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六十一章 施暴者

第六十一章 施暴者

        汪栋梁答应尽快去打听,程晓羽请汪栋梁吃了中饭,两人就分开了。看着有些空旷的京城街道,四处挂着大红华夏结的路灯,程晓羽心里却没有一点喜庆的感觉。

        程晓羽回了酒店,将笔记本从包里拿了出来上网,他先登录了校友录,又登录了他们班级的留言簿,已经差不多半年没人留言了。看着校友录惨淡的用户活跃度,对程晓羽来说也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实话来说做经营并不是他的长项,空有宝山而不进去挖掘一番实在也让人心有不甘。

        程晓羽放下自己漫无头绪的思绪,开始看他关注的华夏三大音乐网站。此时的音乐网站由于版权保护的严厉,还是比较赚钱的,但它也只是音乐内容的中间商,命脉还是控制在内容商手中(唱片公司)。一张当红明星的专辑专属下载权往往会有几方网站来争抢,后面现这样做得不偿失,而三大网站做大以后由于掌握了华夏大部分流量,开始形成默契,并成立了音乐网络联合会进行协调。这样让三大网站进入良性竞争,不在争夺专属下载权,而采取下载分成的模式,所以大明星的歌曲三大网站都有下载,这样就是付出更小的代价,而利益均沾。只是一般大明星的专辑会在实体cd在音响店上架一个月以后才会在网站开放下载,在这一个月之内,可以根据内容商的要求,付费试听或者免费试听一部分曲目。当然也可以点击购买,由网站直接帮你把netbsp;      而三个网站的又各自有侧重点。知了音乐网是最早的音乐网站,曲库比较全,主推流行音乐,还有大量的音乐人做驻站乐评。青衣音乐网,则侧重传统音乐,古典音乐,歌剧和戏曲的曲库是华夏最全的,也兼做音乐会举办,音乐沙龙,流行音乐也做的不错。gg音乐网依托于gg聊天软件,后来居上,有最广泛的用户群体。在音乐方面是主打流行和原创。聚齐了一大批网络原创歌手,还有专门独立的原创音乐榜,推出了不少人气很高的新人。

        知了和青衣音乐网也有新人自己录制了歌曲上传,但相对来说,这两个音乐网站并没有向gg音乐网单独的榜单,所以新人相对很难出头。

        因为有音乐网络联合会的存在,所以三大网站的榜单都是统一的以下载量和试听量为评判标准。每年还会由三站联合举办华夏音乐盛典,目前是华夏流行音乐的最高奖项。

        程晓羽在gg音乐网上注册了一个叫Jay‘spoison的用户名,标签里贴着自由音乐人。但现在作品栏里还没有音乐上传。

        gg音乐网与创作者也是按照下载来分成,当然每音乐的下载价格则由创作者自己设定,你要设成1ooo块都一都可以,免费也行。自主性很大。

        一般情况下做为不出名的自由音乐人,为了先打响知名度,上传的歌曲都会是免费试听,免费下载来博取好的点击量下载量,以求能上榜单。

        等有了一定的名气,有了固定的粉丝才会选择收费下载。更有许多人上传音乐只是为了博得唱片公司的注意,以期成为签约歌手,这样做有才华的歌手,会更容易成功的签约唱片公司,但是真正能火遍华夏的却不多。

        程晓羽原本录了一《晴天》打算上传一次试试水,但却纠结到底是在知了上传还是在gg上传。虽说两个可以一起,但程晓羽的强迫症却不允许他三心二意。所以他也一直没做决定。

        今天他终于决心以下,在gg注了册。打算回sh就多录几歌上传。至于罪恶王冠早就被王鸥在三个音乐网上注了册,标签是乐团。作品因为都还没有时间录制,也都还没上传。只是王鸥传了几个质量不错的视频上去。

        程晓羽又在网上查阅了一下关于瘦狐的资料,但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下午的时候接到苏巍澜的电话,叫他去王桥镇派出所做下笔录,签个字。等下就有司机来接他,并给了他司机的联系电话。

        苏巍澜对程晓羽语气倒还不错,毕竟他每年都从上河唱片领了不菲的分红,而且上河很多明星的演唱会都是他们公司筹办的。明星的巡演都由唱片公司承办,但一般也就去一线大城市。至于二线城市的演唱会由于风险问题,很多都承包给像苏巍澜这样的文化传媒公司。

        苏巍澜当然没把程晓羽当回事,如果真的有结交的意思,下午自然会亲自送程晓羽去王桥镇派出所,而不是派司机去了。在他看来程晓羽确实也没什么结交的价值。昨天要不是周姨打了电话给他爹,他爹吩咐了,他也不会跑那么一趟。

        程晓羽也没有在意别人的轻视,他有自信积蓄能量,然后一飞冲天。

        派的车是上河京城分公司的车,没什么特殊的一辆奔驰s系,苏巍澜倒也不至于故意去针对程晓羽,派辆破车过去,砢碜他。毕竟还要给二叔苏长河面子,也不能让程晓羽在外面丢了苏家的人。

        程晓羽刚到王桥镇派出所院子里下车,就被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拦住了,狭长的眼睛和郑龙如出一辙。脖子上挂着一个金链子还系着个墨绿色观音玉牌。

        程晓羽觉得喜感,往往这些经常作恶的人,最喜欢祈求宗教的庇佑。程晓羽一看面相,就知道是郑龙的亲戚。也没打算理他,绕开就想进派出所。

        郑军连忙跟了上来,却又不敢拉拉扯扯,平时威风凛凛的他,现在卑微的跟在程晓羽后面。奔驰上下来的戴着墨镜强壮黑人司机上前拦住郑军,一看就是专业保镖。郑军无奈只能离远点慢慢跟在后面,进了派出所的一个办公室。

        录口供的是昨天那个五十多岁的民警。一看程晓羽来了,立马站起来,替程晓羽拉开座位。琢磨了一下道“程晓羽同学,您先坐,我跟你倒杯茶,或者你要喝什么饮料我现在吩咐人去买。”

        程晓羽笑着道“不用了,就来杯茶吧。”屁股刚一坐下,就看见了斜对面的拘留室。拘留室的门都铁栏杆门,里面的情况一幕了然。昨天那群协警小弟都在里面,彪哥也拉耸着脑袋站在里面。

        拘留室是水泥地板,里面没有暖气,没有被子,也没有坐的地方。更残忍的是里面还不许穿鞋。一群人在拘留室里都被冻的鼻涕横流,抱着胸走来走去,靠运动取暖。有三个昨天动手打了程晓羽的更惨,被拷在铁窗户上,不能蹲,不能坐,只能打着赤脚,有气无力靠墙站着。看见程晓羽坐在外面,脸都不敢朝外看,只能面向墙壁,生怕被程晓羽看见。

        这房间平时也不是做笔录用的,只是派出所为了让程晓羽消气,特意把笔录安排在这里。老民警从隔壁端了杯热茶,小心翼翼的搁在程晓羽面前道“不好意思啊,也没有什么好茶叶,您将就着喝两口。”

        程晓羽道“没事,您有什么情况要问,随便问。我会如实回答的。”

        老民警马上到对面坐定道“就几句,就几句,随便问问,您在签个字就可以走了。这帮人一个都好不了。”还朝拘留室啐了一口。拘留室里也没人敢做声。

        这时候郑军佝偻着身子走进来,扑通一下就跪在程晓羽面前老泪纵横道“羽少,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们吧,要不就抓我一个人,我什么罪都认,我儿子和兄弟们能不能不追究了。他们都不懂事。”说完就大力的开始给自己扇耳光。

        老民警见这一出,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站起来,想扶往日的金主郑军起来,看着程晓羽却又不敢。只能喃喃的道“郑老板,你这是何苦呢。”

        程晓羽看了看郑军已经被扇的通红的脸也是有点不忍,但现在郑家的命运也不是他说的算。为了彰显事情的合理性,他们的命运已经注定了,肯定是黑社会团伙性质,郑军自己都跑不了。

        华夏的大部分土豪攫取的金钱里,都有原罪,只要想查,就不会有一个清白的。最低程度都是偷税漏税,如果只偷税漏税的都算是最有良心的。

        程晓羽虽然不忍,却也没有一丝同情,沉声道“当你们伤害他人的时候,就要有被伤害的觉悟。法律该如何判就如何判,我也不会干涉司法公正。”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正气堂堂。其实他想干涉也干涉不了,他要干涉的了,估计郑龙这辈子就在监狱里交待了。

        郑军却还是不起来,老民警也劝道“郑老板你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

        郑军从怀里掏出支票本道“羽少,您就行行好,为表达歉意,您说个数,只要我有,全都是您的。”

        话还没落音,程晓羽就站了起来道“子不教,父之过。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这钱我不会收,你还是留着打点下牢里的人,能让你儿子过的好点吧。”说完程晓羽就跟老民警道“我签个字就算了吧,笔录你就按汪栋梁的写。”

        老民警赶忙把本子递过来,让程晓羽签字。还直夸程晓羽字写的好。

        程晓羽走出拘留室,老民警送了出来,郑军还悲凉的跪在里面。拘留室里面一群昨天的施暴者,看着跪在外面的老大,赤着脚哭成一片,可笑的是,这个时候他们是最祈求法律能够公平的人。

        而程晓羽又何尝不是一个施暴者。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