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月老志 > 第1205章 天风

第1205章 天风

        洛玄音挣扎着要下来,也不等明钦蹲低,明钦害怕她崴到,忙道:“小心点。”

        洛玄音双足落地,还觉得脸上火辣辣地,心中百味杂陈。

        明钦不待吩咐,把洛咏言也放了下来。洛咏言身体虚弱,好在到了安全之地,相信禁军一时找不到这里。

        “你身上有火种吗?”

        明钦摇了摇头,修行者本领高强,取火并不困难,况且他有雀脊剑之类的妖兵,哪里用得着什么火种。

        明钦潜运神念,将雀脊剑取出来,这柄剑是火雀脊柱所化,色彩瑰美,好像红珊瑚一般。

        雀脊剑散出融融光亮,不但照得洞中清晰可见,还充满暖意,对于虚弱的洛咏言来说是再好不过。

        洛玄音游目四顾,感叹道:“这里一点都没有变。”

        洛咏言奇道:“姐姐这些年没有来过这里吗?”

        洛玄音微微摇头,这里有她们全身生活过的痕迹,现在父祖叔伯都已不在,来到这里徒然勾起伤心往事。

        洛咏言明白洛玄音的心境,岔口道:“姐姐,你可知道父祖当年为何从兜率天迁居于此?”

        洛玄音怔了一怔,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有仇家逼迫吧。”

        “你说会不会和佛国宝藏有关?”

        洛咏言道:“咱们当初住在这样的地方,不数年便家资巨万,成为海市城数得上的富户。父亲和爷爷很可能找到了佛国宝藏。”

        洛玄音心中不悦,想不到洛咏言重伤如此,还惦记着佛国宝藏,讥讽道:“你不是说洛家迹全都是金乌教暗中支持吗?”

        洛咏言不以为意,“谁知道呢?你说天风洞会不会跟佛国宝藏有关?”

        洛玄音吓了一跳,事实上天风洞极为深窈,小时候长辈便告诫他们不要在洞中玩耍。

        “姐,你可还记得佳良?”

        佳良是洛家姐妹的堂弟,他就是在天风洞失踪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之后不久洛家就搬出了天风洞。

        “别说了,怪渗人的。”

        洛玄音不通术法,当然不像修行者胆子那么大。提起死去的幼弟,她顿觉得毛骨悚然。

        “其实后来我偷偷进里面看过,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洛咏言语气森然地道。

        洛玄音心头咯噔一跳,生怕洛咏言看到什么诡异的场景,转念一想,她既然能好端端站在这里,想必洞中也没那么可怕。

        “看到了什么?”

        洛咏言笑道:“也没什么。,也没敢走得太远。”

        “咏言——”

        洛玄音和洛绮看到洛咏言从半空中摔落下来,也赶忙跑上前去。

        “小海,咏言她怎么样?”

        洛玄音不通术法,自然看不出洛咏言的伤势有多严重。

        明钦抓起洛咏言的腕脉导入两仪气,纳兰青冥箫音太过霸道,胜过洛咏言的幽沉气十倍,洛咏言受到箫音冲击,已然损伤脏腑。虽然纳兰青冥只吹了寥寥几个音,却都是她毕生精诣所聚,非同凡响。

        纳兰青冥鼓荡金翅翩然降落,冷淡道:“绮儿,咱们走。”

        洛绮迟疑了一下,站起身来就要随她离开。

        洛咏言忽然睁开眼睛,手掌紧紧抓住明钦的手臂,指节因为过度用力而白。

        明钦明白她的意思,大声道:“慢着。”

        纳兰青冥眼见明钦背生金翅,只是和金翅鸟的样式颇不相同,心中也有几分奇怪。金翅鸟是金翅大鹏的后裔,大鹏则是凤凰九子之一,明钦的金翅属于中央凤凰血脉,也算有些渊源。

        “怎么?你也是金乌教的人?”

        “师傅,他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海暴。”

        洛绮和海暴同为四大魔将之一,海暴也是洛绮的主要对手,而且他好+色无耻,对于洛绮自然也使过不少手段。只是洛绮乖觉,本领未高,让他无法得逞。

        上回洛绮落入明钦手中,原以为难逃一劫,岂料明钦竟然忽善心,将她放了。洛绮虽然没有向纳兰青冥提起此事,对他的恶感却并未稍减。

        “海暴?”

        纳兰青冥心下恍然,她收洛绮为徒是机缘巧合,她避世清修,对于天界争斗一向不怎么关心。但师徒见面,洛绮也会说一些蜃龙会的事,纳兰青冥也知道海暴这么一号人物,不过洛绮对海暴观感极差,当然不会说他什么好话。

        “原来是蜃龙王的公子,你想说什么?”

        明钦心念电转,她知道洛绮是洛咏言的亲生女儿,洛咏言一直想补偿她,当然不希望再度分离。洛咏言还不知道洛绮已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是洛绮无所表示,显然不想认她这个母亲。事关她们母女的隐私,自然不合适在这里说出来。

        “阁下的箫艺确实高妙,为在下生平仅见。不过方才听你提起《好山色》,你的境界比起《好山色》确实差之甚远。”

        “你知道《好山色》?”

        纳兰青冥目露怀疑之色,《好山色》和《广陵散》一样,已成千古绝响。正如《广陵散》带着嵇中散的烙印,《好山色》也随着苍水先生湮没无传。纵然曲谱仍在,恐怕也演奏不出他们的心境。6游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曲谱也是一样。文章和曲谱表现的都是创作者的志趣和心境,旁人的演奏技巧再高,也难以理解其中不可言传的深心用意。书画、文章、曲谱,临摹的再神似,演奏的再纯熟,也只是一个学习者。所以说,‘知音难觅,解人难得’。寻章摘句只是经师学问,六经注我才是贤者气象。

        习学者总是要继长增高,自出机杼,入乎其内,出乎其外,才能学有所立。

        明钦笑道:“阁下虽然未见《好山色》,想必也在极力揣摩苍水先生的心境。可惜解人难得,依我看来,你是误入歧途了。”

        “是吗?”

        纳兰青冥自负箫技无双,音声之道已步入天籁境界,《好山色》是箫中名曲,世间无出其后,自然也是她的心病。嵇中散临刑,抚琴独奏,感叹说,《广陵散》从此绝矣。后世却有广陵散的曲谱流传,而且不只一种,无非是琴师的仿作。

        《好山色》不可复得,就算有曲谱流传,箫技也能和苍水先生一较长短,无他那般心境,也吹奏不出《好山色》的委曲微妙之处。这也是纳兰青冥想要仿作,却始终不成功的原因。她虽然极力揣摩苍水先生的心境,却始终隔着一层。她吹奏的箫音哀风飒飒,天地悲鸣,自负已经得着几分。明钦却说她是误入歧途,她自然不服。

        “岂不闻,‘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诗乐同理,苍水先生粹然儒者,怎会谱写这等悲风萧索的曲子。到底是蛮夷之人,不知中道之博大,此曲名为《好山色》,他若非对这山水、这天地满怀热爱,又岂能为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苍水先生是为了大好河山、黎民百姓而慷慨赴死的,他是怀着无比的爱意而死的。你心中没有爱,就算再修炼一百年,一千年,也谱不出《好山色》这样的曲子。”

        明钦这段话好似阵阵风雷撞击在纳兰青冥的心坎上,她虽然精通音律,对于天族文化却濡染不深。她先入为主,只道苍水先生壮志未酬,眼看着大好河山被金翅鸟吞并,定然满怀悲愤,《好山色》应该寄托着他的无奈和愤懑,应该悲风萧瑟,呼天抢地才对。

        想到自己有可能完全错了,不但错会了苍水先生的心境,而且音声别有一种境界是她未曾梦见过的,脸色顿时阵红阵白,喃喃道:“难道天籁还不是音声之道的最高境界?”

        洛绮眼见纳兰青冥默然不语,神情失落,显然对明钦一番话感触很深。心中大是诧异,她和海暴自幼相识,对他颇为了解,海暴哪里懂得什么音声之道,他居然能听出纳兰青冥的曲风不对,岂非咄咄怪事。

        “师傅,你不必听他胡言乱语。苍水先生故去已久,谁能知道他所思所想。这小子说得轻巧,他若真有本事何不谱一曲《好山色》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

        “话不能这么说。”

        前人虽死,后人读前人之书,神交古人,对人其人的思想便可有所了解。如果前人思想不可知,纳兰青冥又何必费心揣摩苍水先生的心境。

        纳兰青冥收拾心情,反诘道:“海公子言之凿凿,何敢如此自信。莫非你见过《好山色》的曲谱?”

        “见过。”

        明钦在女娲庙中留存的女娲石上见过《好山色》的曲谱,虽不知是何人留下,但曲谱文字甚古,格式又怪,连精通音律的金王孙和萧菖兰都无法辨识。

        “曲谱现在何处?”

        纳兰青冥眸光一亮,迫不及待地问道。

        明钦淡笑道:“《好山色》是天族的宝物,我怎么能告诉你呢?”

        “好一个狡猾小子。”

        纳兰青冥心头暗骂,明钦已经成功将她的胃口吊了起来,《好山色》是她久欲一见的曲谱,几乎成了她的心病。如今得知世间真有流传,自然想一睹为快。

        这时,金翎从林中飞掠而出,落到纳兰青冥耳边,低声道:“公主,朝廷的兵马向这边来了。”

        纳兰青冥微一点头,“我还有要事在身,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带着金翎等人快离去,洛绮望了洛咏言一眼,转身跟着纳兰青冥去了。

        洛咏言被箫音冲击脏腑,受伤颇重。两仪气虽是天地生力,对于修为越高的人反而作用越小。道行高手对自身真气约束力极强,两仪气只有两气化合才能挥作用,如果对方不信任他,便会本能产生抗拒。纵有两仪气也是事倍功半。

        洛咏言听到洛绮离开,心中一奇,道息更加紊乱。

        明钦听到金翎和纳兰青冥的谈话,皱眉道:“朝廷兵马要过来了,咱们也得赶快离开。”

        禁军虽然攻破海市城,金乌教一众领已提前撤离,禁军自不肯善罢干休,这几日便不断派出兵马在群山扫荡。好在金乌教藏匿甚深,群山峰岭众多,道路难行,有再多兵力也无济于事。

        “姐,去天风洞。”

        洛咏言勉力抓住洛玄音的手腕,眸中露出依恋之色。

        洛玄音怔了一怔,忙道:“好,我来领路。”

        明钦将洛咏言拦腰抱起,跟在洛玄音后面。但山路难行,天色将晚,他不知天风洞在何处,还有多少路程,走不多久,洛玄音便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明钦看不过去,扯住洛玄音的衣袖道:“你走得太慢。我来帮你吧。”

        说着将身一矮搂住洛玄音的双腿举到肩膀上,洛玄音轻呼一声,连忙扶住明钦的脑袋,赧然道:“你快放我下来。”

        明钦哈哈一笑,将洛咏言也举过肩头放到另一边,脚下健步如飞。洛玄音顿有种回到童年的错觉。她小的时候因为被仇家逼迫,举家从兜率天迁来。当时洛家极为困窘,连住得地方都没有,全家就住在山上的一个山洞里。因为洞中山风很大,所以取了个名字叫天风洞。

        后来父祖经营得法,渐渐成为罗刹海市的富户,但旧时的记忆难以泯灭,两姐妹还是会经常到天风洞看看。一晃已是十多年过去了。洛家遭难之后也没有回去看过。洛咏言则投入金乌教,四处活动,之间回过几次海市城也是过门不入。

        通往天风洞的路径一直隐藏在洛玄音的记忆中,指引着明钦快前行,沉埋的记忆也渐渐舒醒过来,想起故去的亲人,不觉泪流满面。

        “是这里吗?”

        明钦脚力极好,即便不使用凤凰金翅和云梭玉步,区区山路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按着洛玄音的指引来到一个漆黑的山洞的外面。

        洛玄音看着洞外的景物,呆呆地说不出话来。

        洛咏言不知何时睁开眼来,轻声道:“是这里。进去吧。”

        明钦答应了一声,扛着姐妹两个进了山洞。

        洞中虽然昏暗,不知何处传来斑驳的光亮。地面上还留着一些破烂器具,明显有居住过的痕迹。

        “放我下来吧。”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2/22509/183704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