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燃钢之魂 > 第一章 是谁偷袭我?!

第一章 是谁偷袭我?!

        阴沉的天空,潮湿的空气。卍.卍卍

        托马斯大峡谷,尸横遍野的战场上,战事暂时告一段落,一小队兽人正匆忙的朝着谷顶撤退。

        低俗的咒骂伴随纷乱的脚步往谷顶侵袭,它们的声音杂沓无比,惊动了徘徊的食腐鸟。

        乌鸦、秃鹫和尸鸥,不舍面前满是残肢内脏的尸堆,又害怕被流矢打中,盘旋在尸堆周围不住鸣叫,仿佛被这沙哑的声音所吵醒,尸堆里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出了轻微的响声。

        不远处,三名兽人组成的小队突然停下了脚步。

        “声音!”一个体格健硕,皮甲残破的绿皮兽人抖动獠牙,它眯起眼睛,用阴冷的眼神扫视周围:“是人类,我去宰了他。”

        说完,它便朝着尸堆走去。

        “快点。”其他兽人催促一声。

        黑暗中,凭借敏锐的嗅觉,在一阵搜寻后,这个强壮的兽人迅找到了一个被掩盖在残肢中的人类。

        这个深受重伤的战士仍在昏迷,身旁全都是兽人的尸体,全身铠甲破损不堪,手中大剑锋刃卷曲,剑身甚至有碎裂的痕迹,他看上状态非常不好,虚弱的似乎随时都会死去。

        轰!雷霆撕裂天空。

        “死!”随这雷鸣,这兽人举起了手中大斧,然后奋力朝着眼前眼前人类的头上砍去。

        啪!闪电照彻黑暗的夜空,在这强光下,这个兽人似乎看见了一个冰冷的眼神正在和他对视。

        转瞬之间,昏迷的战士睁开眼睛,左手伸出,击打在它的手背神经处,突如其来的麻痛感让兽人忍不住松开了手中的短斧,而战士随后趁机擒拿住手腕,破坏它的重心,轻松的就将其摔倒在身旁。

        “唔?!”一切生的实在是太快,壮硕的兽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本能的吐出一口气,而此时,如钢钳一样的左手已经攀上了它的脖颈。

        “嘎巴。”

        左手慢慢收紧,强大的力量正在一点一点的捏碎这个兽人的喉管和脊椎,它奋力挣扎,却没有丝毫用处,随着逐渐增大的力道,它的瞳孔开始散乱,在兽人逐渐模糊的注视中,重伤的战士缓缓坐起,他的眼神如同钢铁一般冷酷。

        片刻之后,这个兽人不再挣扎,气息彻底消失,一动也不动。

        松开手,尸体跌落在地,名为乔修亚的战士沉默了一会,他转动干涩的眼球,环顾四周。

        遍布残肢的峡谷战场,浓厚的血腥味涌入鼻腔,冰冷潮湿的铠甲贴紧身躯,右手和武器被血痂凝结在一起,无法松开。

        “阴天,兽人,战场……”

        他缓缓的说道,似乎每个字沉重无比:“托马斯大峡谷?!”

        “这不可能——我应该是在灰烬之墟副本的娜亚要塞,和战友们与恶魔崽子们打一场硬仗!”

        脑海中闪烁过遍布苍穹的流星火雨和灼热的空气,大地之上,熔岩如河流流淌,而现在,天空阴云密布,空气潮湿无比,完全是两个世界。

        感到一阵胸闷,乔修亚喘了口气,而此时,零散的雨点随风落下,不多时就化作狂风暴雨。

        一阵酸痛从全身上下传来,他这才现,他身体的许多地方都因为过重的伤势而不能自由行动,急需修养,不过,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传奇战士,乔修亚早就经历过无数次近乎绝望的战斗,从血战中挣扎幸存是家常便饭,这种伤于他而言不算什么。

        “啧,非常古怪……星坠853年,纷争大6第三版末期,托马斯大峡谷被传奇之战夷为平地,我甚至亲身参与其中。”

        再次环视四周,乔修亚喃喃自语,他抹去眼前血色的雨水,还是有些不敢置信:“我怎么会在这里?”

        阴云在峡谷上方翻涌,隐约有雷霆在其中闪动,远方的号角声随着风传达到战场各地,雨水冲刷血痂,红色的血液汇聚成溪流,流淌在地面。

        “不对。”

        在冰凉的雨水冲刷下,他的思维逐渐清晰:“我应该是死了。”

        记忆浮现——那是个令人憎恶的阴天。

        娜亚要塞,玛利亚之墙,熔岩覆盖大地,恶魔潮水般涌来,遍布流星火雨的天空被翼魔遮蔽,属于恶魔的庞大浮空战舰将整个要塞笼罩在阴影之下,巨石被火油点燃,如同雨点一般陨落在要塞之中,烈火焚烧产生的硝烟直冲云霄,在传奇强者们攻击造成的巨大轰鸣和波动中,战争白热化,双方进行惨烈的厮杀。

        但就在所有人都浴血奋战时,一把剑刺中了乔修亚的后腰,最为怨毒的符文和诅咒浮现,随后他的记忆就彻底模糊了。

        “谁******偷袭我?!”

        回忆到此处,乔修亚顿觉自己那暴脾气要抑制不住了:“自从进阶传奇后我还没死过,处女死本以为会交代在恶魔大君手里,万万没想到是被自己人干了!”

        不过他又迅皱起了眉头……先不管背叛者是谁,就算他没死,也应该是昏迷在娜亚要塞的城墙,怎么会跑到这个尸堆里?

        乔修亚突然有了点不祥的预感,他作为一个传奇战士,躯体自愈的度远常人,可现在撕裂的肌肉还没有痊愈,痛楚也愈加猛烈,****官方又调整痛觉同步率了?而且假如他没死的话,那么背后的伤口又去哪里了?

        那诅咒造成的伤口,没有大神官出手,哪怕是他也不可能痊愈。

        到底是什么鬼,又不是x碧土豆,哪来那么多Bug。

        “总之先给老子起来!”

        挣扎着起身,乔修亚咬着牙忍受肌肉撕裂的剧痛,冷汗从额头流出,将还未凝固的血水冲散,他一手撑地,身上破损的铠甲摩擦,出刺耳的噪音,从缝隙间隐约可以看见,他的腹部有一个贯穿性的伤口。

        强烈的痛楚随着神经蔓延,要不是乔修亚在现实中不是普通人,早就痛的动弹不得。

        站起来后,稍微喘了两口气,乔修亚没有停歇,立马走向附近的尸体堆,他手中的大剑已经碎裂,多年的战场经验让他迅找一把新武器以应对不测。

        在遗骸中翻找,不多时,乔修亚就找到一把还算是完好的长枪,枪头磨损严重,却并非什么大问题,在雨中抖动了一下,他感觉还算承手。

        突然,沉默就被打断。

        “他杀了拖古!”伴随着这声怒吼,从不远处的黑暗中,走出了二个巨大的兽人身影。

        两米高的健硕兽人们说着兽人语,破损的皮甲被肌肉撑得快要裂开,它们的眼睛中遍布血丝,看上去愤怒无比。

        在确定了敌方只有一人的情况下,莽撞的兽人们完全没有思考,便二话不说就提起武器,向前冲锋。

        “嗷!!!!”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手持长刀的兽人,绿色的皮肤如今有些黑,似乎进入了狂暴状态,它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准备用自己强健的体格把这个虚弱的人类彻底击溃。

        然而,一道如飞星般的枪芒闪过。

        带锈的长枪在黑暗中贯穿兽人坚韧的皮肤和肌肉,直入心脏,乔修亚随意的搅动了一下,然后迅的拔出,顿时,强劲的血流混合着内脏从巨大伤口中喷射而出,绿色的血液混杂着雨水溅射到了他的脸上。

        “真是兽人?”有些惊奇的说道,乔修亚转头看了一下残存的那个已经止住冲锋,用惊恐眼神看着他的兽人,有些不解道:“这怎么可能?”

        这兽人看见自己的同伴死的如此简单,心中的惧意顿时就盖过了本能的怒火,它想转身逃跑,却已经来不及了。

        乔修亚随手将长枪从已死兽人的心窝中拔出,提在手里,微微瞄准了一下,然后猛地投出。

        黑色的长枪破开疾风,震开雨水,出尖锐的呼啸,正中这兽人的后腰,将其钉在原地。

        它带着不甘的眼神倒下,温热的血液从致命的伤口处喷涌而出,生命的力量源源不绝的消失,让它的意志归于黑暗。

        “我明明记得系统都通告过,兽人彻底灭绝……唔!”

        乔修亚突然感觉一股剧烈的痛楚在腰间爆,那个被贯穿的伤口现在正在流血:“肌肉撕裂之后还这样运动,果然是太过头了。”

        这具身体的伤势非常严重,不仅仅是肌肉受损,内脏也受到了震荡,经过刚才的战斗,哪怕是分泌肾上激素也没法继续麻痹,现在,他浑身上下所有的伤口都在悲鸣,责怪主人的鲁莽。

        这痛苦是如此强烈,让乔修亚不禁拄着长枪,半跪在地,大口喘气。

        “呼……怎么回事,我作为传奇战士,哪怕是身受重伤,杀三个兽人也不应该花这么多力气。”

        右手拿着长枪,左手伸出触碰泥土,冰冷湿滑的触感在乔修亚手心中滚动。

        “这种触感,鼻腔内的血腥味和身体内部撕裂般的疼痛,哪怕是最高等级的虚拟游戏舱,官方也绝对不可能模拟出来……”

        疑惑在他心中翻涌,不祥的预感进一步加大:“托马斯大峡谷早已化作平地,但现在又再次重现,我原本身处娜亚要塞和恶魔对抗,如今却苏醒在此……”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轰隆!雷霆震响,闪电划破夜空,借着这光芒,喘息着的乔修亚看见了自己倒映在剑刃残片中的影子。

        那是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脸庞。

        “这是谁……这是我?!”

        在看见倒影的一瞬间,乔修亚忽然感到脑袋里有一把锉刀刮来锉去一般,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双手按头,额上青筋暴起。

        然后,就在乔修亚忍耐这突如其来的痛苦时,他回忆起了所有属于‘自己’的记忆。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5/25748/116459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