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燃钢之魂 > 第五章 老管家

第五章 老管家

        寒风荡过平原,将雪尘掀起浪潮,漫漫大雪中,有一个人骑着马,逆着风朝着北方前进。?ap;?    ?

        顺着大道,乔修亚驾驭着战马,进入了摩尔达维亚领的边界,马蹄踏下,溅起点点冰渣。

        一路走来,道路上的人流越来越多,不仅仅是来往的地行龙商队,还有许多打着各类旗号的马车,他们或许是商人,也有可能是单纯去游玩的有钱人,毕竟一般的平民也不会在冬天消耗宝贵的热量。

        至于路边那些赶着冬狼雪橇的,基本都是渔民或者猎人,由于要前往没有路的水边和森林,不方便骑马乘车,所以雪橇是最好的选择。

        “冬狼啊……”

        注意到那一群拉着雪橇,欢快跑动的白色大型犬类,乔修亚不由得摇了摇头,这名字听上去帅气,实际上它习性其实和哈士奇差不多,他记得自己当年还养过一只,帅倒是帅……

        记忆回到很久很久之前,那个时候,纷争大6刚刚开服,自己还是一个人在远南打拼,偶然在拍卖会上看到了一头冬狼,原本压根不打算养战宠的他莫名其妙的就买了下来……

        “等等,那是谁?”前方似乎闪过一个熟悉的黑色身影,乔修亚的回忆被打断了,他的目光瞬间聚焦,看向远方,那个从主城方向来的人影,下意识的喃喃道:“好熟悉。”

        仅仅一眼就让他感到眼熟,这状况不由得让乔修亚认真起来,他催动马匹接近那个慢悠悠的身影,但越是靠近,他就越觉得熟悉,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出那是谁。

        直到一会之后,他和那个人面对面的时候,疑惑才被解开,乔修亚惊讶道:“老管家……凡?!”

        而名为凡,穿着黑色管家服的老人在听见声音后则是有点惊讶的抬起头环顾了一下,然后在现乔修亚后,便微笑着下马,彬彬有礼的鞠躬道:

        “啊,好久不见,乔修亚少爷。”

        没有回话,乔修亚双眼中满是惊疑不定的困惑,他同样下了马,连忙走过去将老管家扶起,然后迅皱眉道:“你的头……手?!”

        他有些粗鲁的握住老管家的手,认真的看着,而老人也仅仅是微笑着注视乔修亚,任由他看。

        那是一只老人的手。

        皮肤已经松弛,皱纹覆盖在其上,靠近的话,甚至能隐约看见青色的血管和筋腱,而手臂上的肌肉早就不复往日的强健。

        注视着这双手,乔修亚感到有一股无名的怒火自内心深处升起。

        那是属于这个世界乔修亚的愤怒。

        凡,拉多克里夫家的老管家,自此身出生开始便一直照顾着他,他们一同生活了十几年,关系和父子没有任何区别,甚至可以这么说,凡比乔修亚的父亲更加关心他。

        实际上,正是对这位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老管家太过熟悉,所以他才会为这双手而感到惊愕和愤怒。

        在眼前的这位男人身上,时光留下的痕迹无处不在,纵然那一头白被梳理的整整齐齐,但还是流露出衰老的气息,无数细小的皱纹遍布在他的脸上,虽说让他的脸庞更加棱角分明,可这也让人再次确认了他的衰弱。

        依照常理,似乎很正常,这位叫做凡的中年男子,和其他家族的老管家并无什么不同,而他的外表与他的年龄正相称——毕竟凡和他的父亲同岁,而父亲也已经五十多了。

        五六十的中年男子,历经风霜,身经百战,满头白并不是件很奇怪的事情。

        但这就是不正常的地方。

        无论是凡还是乔修亚的父亲,都不是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

        先不说其他的,凛冬伯爵贝鲁奥·德·拉德克里夫是一位黄金阶的骑士,这意味着他的自然寿命有两百年,注意保养活个三百年也不是难事,五六十岁对这种人来说甚至还处于全盛期。

        而凡……

        当乔修亚出生的时候,凡看上去十八二十岁,当乔修亚在领地四处乱跑,一旁照看着他的凡看上去十八二十岁,当乔修亚能够挥舞巨剑父亲在一旁冷着脸指导的时候,在旁边静静笑着,端上茶水的凡看上去还是十八二十岁,哪怕是当乔修亚已经参军,因军官学校放假而回领地的时候,第一个跑出来欢迎他招待他的凡仍是十八岁二十岁左右的模样。

        过去的乔修亚曾向自己的父亲询问过这个问题——就算这是一个魔幻的世界,但青春不老依旧是个难题,除了精灵之外,他很难想出有什么种族是天生容颜永驻的,但是用不着曾经的拉多克里夫家主大人回答,他自己其实也知道,一个黑头,眼睛是金红色,有着正常耳朵的人,不可能是精灵。

        但也绝不是人类,这点毫无疑问,他必然是长生种。

        一直到最后,伯爵大人都没有正面回他这个问题,只是模模糊糊的说了几句“反正你以后一定会知道的。”“这种问题没有意义。”之类的话。

        其实对于这种问题,纷争大6上的人类其实一点也不在乎,乔修亚也一样,身边的长生种那么多,指不定你经常去喝酒的酒吧的老板就是一个精灵,谁有耐性一个个求证?

        但是这次不同——能让一个长生种衰老成如此模样的事情,毫无疑问和最近生的一系列事情有关——和乔修亚父亲的死有关。

        镇守之地,究竟生了什么?

        “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乔修亚抬头直视眼前的老人的双眼,态度咄咄逼人:“回答我!”

        自穿越之后,战士总是有种不真实的迷茫感,虽然这里的一切都毫无疑问是真实不虚的,可他却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感触,一切都是熟悉又陌生,若即若离的。

        但现在不同了,心脏剧烈的鼓动,血液伴随着怒气涌遍全身,乔修亚的双眼冷酷无比,仿佛要刺穿虚空,直指那不知名的敌人。

        “镇守之地……”白的管家似乎在犹豫,他沉吟了一会,道,“我的少爷,你现在还不能知道。”

        “为什么?”言辞近乎威逼,乔修亚向前踏了一步,仿佛没有丝毫情面的质问着。

        “因为少爷你没有‘资格’。”并没有在乎乔修亚的质问,凡和过去一样,以轻快的语气回答道,“想要知道,那么就必须继承你父亲的称号,成为摩尔达维亚的主人,守护这片土地的领主,这是不能违背,刻在我骨子里的契约。”

        “资格?!”

        短暂的惊叹一声,乔修亚感觉到一种不可思议的荒唐,“凛冬伯爵贝鲁奥只有一个后裔,那就是我,唯一的继承者!他死后甚至都不用皇帝授予头衔就能自动继承爵位,我,乔修亚,是这片土地天然的领主!”

        “现在你和我说我没有资格?那么谁有?那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叔叔?”说到这里,乔修亚不由得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眼神凶恶的说道:“也对,他也有继承权,那么杀掉他就好了。”

        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白的老人用略显黯淡的金红色眼睛看了看乔修亚左右手的手腕,然后皱了皱眉,将视线转移到其他地方。

        “‘资格’,并不是什么某种虚幻的头衔,而是确确实实的物件。”仿佛正在斟酌言辞,片刻后,凡开口慢慢说道,而乔修亚也耐心听着:“我并不知道老爷把它放在哪里了,不过你应该知道。”

        “究竟是什么东西?又在哪里?我又怎么可能知道!”

        “请相信我,少爷,这一切并非是我不愿意说,而是不能说。”

        乔修亚并不是会啰嗦的那种人,觉凡似乎是真的碍于‘誓约’不能说后,他也懒得说轱辘话,干脆的调出系统,一言不合便是一个侦查术扔出去。

        【侦查判定……等级碾压性优势,属性碾压性优势……】

        【侦查成功】

        【姓名:凡·阿摩斯】

        【模板:卓越】

        【种族:神机-种族技能:神机化,与血脉相连的契约者共鸣,化身为武器】

        【等级:契约者已死亡,等级强制为1】

        【属性板:契约者已死亡,全属性强制为基础值】

        【体型:中等人形异界生命】

        【生命值:契约者已死亡,生命值强制为基础值】

        【体力值:契约者已死亡,体力值强制为基础值】

        【化身武器:阿摩斯斩龙剑】

        【状态:生命流逝(残余生命1o天)】

        【职业:第六代对荒神用神机/管家】

        【天赋:契约者已死亡,强制抹消所有天赋】

        【技能:契约者已死亡,强制抹消所有技能】

        【装备:黑色管家服】

        【强大的武器,忠心的管家。】

        等等……停一下!麻烦先停一下!

        乔修亚感觉有点不大好——过度意外的信息量让他狠狠的吃了一惊,表情都变得古怪起来了。

        神机?乔修亚依稀记得,穿越前自己的战团中有一段时间经常提到这个词,论坛上也是非常火热,据说是一个珍惜级的契约种族,具体的能力他当初因为专心开荒传奇副本【万界祭祀场】没怎么关心。

        记忆渐渐清晰,乔修亚回忆起了许多信息,神机的契约任务的确就在北地帝国,难度非常大,还限制时间,等他攻略完万界祭祀场的时候已经结束了,全世界只有不过十个人契约成功,那群幸运儿还故意一起隐瞒情报,搞的整个任务过程都迷雾重重,时间流逝,热潮降温,神机也成为了传闻中的种族。

        但现在对应看来,神机的能力应该是化身为武器了!而且等级肯定非同凡响,好比老管家化身的阿摩斯斩龙剑,那可是凛冬伯爵赖以成名的强大巨剑,曾经斩杀过十二条白龙,强逼北地白龙原签订和平契约!

        而神机任务起者……似乎就是摩尔达维亚的拉德克里夫家!

        深埋在记忆深处的信息逐渐复苏,乔修亚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通过两个世界的情报对比,他忽然现,自己所在的拉德克里夫家族曾经参与过游戏中的历史进程,通过零散的信息,他甚至能猜测出自家镇守之地中究竟镇守着什么东西,而现在所谓的异变又是怎么回事!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可真是了不得的东西啊。

        不过相比起这些,现在更重要的是凡的生命流逝状态。

        “凡。”乔修亚看着眼前的老管家,眉头紧皱,如今真相已经被他大致猜测出来,于是便干脆的将话挑明了说:“你时日无多。”

        “……”凡沉默不语。

        “就算你不说,我也能大概猜出来……但这已经不重要了,要知道,以前我一直认为,当我继承了家族后,你还是我们的管家,我儿子继承了家族,你依旧是我们的管家!”乔修亚只是直视着凡:“你是我最重要的家人,我只是想知道你身上生了什么,仅此而已!”

        “……”凡抬起头看向乔修亚,原本的那双红色而边缘带金边的眼睛已经因为生命力的流逝而变得不再明亮,它们浑浊,但是依旧锐利。

        “我很感动。”终于开口,他似乎下定了决心,用极其严肃的声调说道,“可誓约就是誓约,我最多告诉你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我——如你所见,并非是人类,在许久之前,我和我的长辈与拉德克里夫家长子一系定下契约,为你们服务,这契约让我们同生共死,现在老爷死了,我自然也命不久矣。”

        说到这里,白的老人鞠了一躬:“我很抱歉,没能保护好老爷。”

        “其他的我不能多说,哪怕是你猜出来了,我也不能说。除非你成为了家主,除非你承担起拉德克里夫家族那最沉重的一份责任,不然我将不能告诉你真相。”

        大雪中,沉默蔓延。

        半响之后,乔修亚才开口道:“我大概明白了。”

        战士叹了口气,将身上的积雪抖开,这叹息被寒风吹的支离破碎,消失在了飞雪中:“那么,现在只剩下十天寿命的你,如今又要去哪里?”

        “……不必为我悲伤。”摸了摸自己的那匹马,白的老管家看着面无表情的乔修亚,轻笑道:“为了履行责任而死,是战士最为荣耀的终结,无论是老爷还是我,都无愧于心。”

        “现在我想说的,只有一件事。”转过身,凡背对乔修亚,说了这么一句话,他的音调意味深长:“现在,我们的家中有群不之客,比较遗憾的是,我现在状态欠佳。”

        “那么,我会把这些垃圾扫掉,就和你以前做的一样。”乔修亚明白他在说什么:“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那么,祝你好运,我的主人,”

        “……再见了,凡。”

        老管家登上了马鞍,朝着和摩尔达维亚领相反的方向飞驰而去。

        而乔修亚则是冷漠的看着远方。

        “成为那个镇封之地的领主吗。”他低声道,然后冷笑了一声。

        视野的尽头,是被大雪遮掩,只有模糊影子的主城城墙。

        那个不远千里来到北地,试图和他抢夺爵位的叔叔,就在那里。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5/25748/116459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