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燃钢之魂 > 第三十一章 北地战斗种族不就是老毛子吗

第三十一章 北地战斗种族不就是老毛子吗

        城东平民区,某个巷道拐角处,有一扇不起眼的小门,这门是如此的隐蔽,乃至于只要它不打开,就几乎没什么人能现它,不过现在,这门已经被打开,而门后也传来了人交谈的声音。ap;

        “乔修亚……大人,您真的已经杀掉莫泽了?”

        诺兰,灰紫瞳的潜行者,威尔森家下一代继承人之一,原本这个冬日,她这个年龄的少女应该呆在自己的小庄园中,享受壁炉的温暖和丰盛的食物,但由于自己家族兄长的无脑盲动行为,她也只能被迫来到摩尔达维亚的主城,忍受着寒风和暴雪探测情报,甚至是呆在一个狭小的房间中……面对眼前这样的怪物。

        “我不觉得被砍成两半的人还能活,啊,话又说回来,你这位兄长的确不弱,临死的一拳挺重。”

        眼前这个有着黑色粗犷长,黑红色双瞳的高大男人面无表情,他长的虽说不上俊美,但也算有一种硬线条男人独有的魅力,这位名为乔修亚的男人说话间一言一行都如同重鼓锤击,带来令人无法呼吸的迫力,他目光转动,直视着少女的双眼,眼中没有半点温度,只有如同钢铁一般的锋锐冷酷的威压:“克里斯人呢,你难道没带他来这个安全屋?”

        话毕,他双手抱在胸前,等待着潜行者的回答。

        “不不不,他这个,是,自己走了。”

        感到由衷的恐惧,诺兰觉得自己的喉咙有点干,脑袋乱哄哄的,在本能影响下,她下意识的扫过周围,这里是她特意挑选过的安全屋,隐蔽不引人注意,而且非常适合逃生,身后的窗户,左侧的壁炉都只需要轻轻一撞就可以脱离这个屋子,接下来只要使用【存在消失】,【人类隐蔽术】,【深度潜行】这几个技能,她就能逃出生天。

        “说话。”

        轻轻两个字震荡诺兰的耳膜,让她的意识回到了身躯,被恐惧刺激的有些溃散的理智也重新凝聚,回过神来的少女不禁轻叹一口气——想的倒是不错,但面对一位黄金级,还是一个能杀死另外一个黄金的强大战士,只要她敢有半点异动,那么下个瞬间,自己的这颗脑袋就会被重拳轰的粉碎吧。

        她还年轻,不打算转职无头骑士,既然如此,那就说吧。

        “差不多两个半小时前,克里斯似乎收到了什么魔法短讯,然后便执意要离开——我本来也没有阻拦他的立场和理由,便由他去了,不过他倒是留给你了一封信,就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我没看也没动过。”

        “又是信。”

        在诺兰小心的注视下,黑的战士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变的更坏,他皱起眉头,走到桌前拿起了这封信:“兄弟一场,既然没针对我,我也没打算杀他,跑的这么快干什么,莫名其妙。”

        对啊,大爷你也没打算杀我,可我和你讲话的时候还是腿软啊!

        “听他随口说的话,应该是他在帝国南方的商会和炼金工房出了点问题,这才这么着急离开的……”

        心中后悔,小心翼翼的解释道,诺兰顿时觉得克里斯这个炼金术师真不愧是施法者,智商的确就是比她高,知道随便找个理由趁乱早点离开,而自己却傻乎乎的呆在安全屋就是不知道走,蠢透了。

        “算了,他的事无所谓。”

        将信放入胸口,乔修亚转头看向灰的潜行者,露出了绝对算不上善意的笑容:“接下来,我们来聊一聊威尔森家支持我那死鬼叔叔,导致主城遭受到莫大损失的问题吧。”

        “这个……”

        “假如不想被我打上门去,就最好认真考虑之后再说话,好了,诺兰小姐,我们坐下来谈。”

        ========================

        星坠831年,冬十一月六日,黑森林要塞,难得一见的晴天。

        冬日的阳光算不上温暖,但好歹也能带来一点热量,对于站岗巡逻的骑士们来说,的确算是好天气了。

        但是要塞的会议室中,却和外面完全不一样,充斥着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

        这是由白色的岩石建造的房间,黑金间隔的地毯铺满大厅,褐色松木加工而成的长条形会议桌摆放在中央,几位身穿铠甲的强大骑士坐在桌子的四周,所有人都低头不语。

        “白银骑士,五十五人,精锐北地战骑,一百二十人。”

        会议室的左侧,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说话的是一位带着蒙面头盔的高大战士,声音被头盔遮挡,显得有些沉闷,他一字一顿的说道:“整个要塞一小半的兵力,全副武装,准备完全,随时都能出。”

        “法师团十六人,其中耀灵牧师九位,白银法师六位,还有一位是冰霜术士。”

        第二个声的是位于会议桌右侧的白老者,他带着单框眼镜,手握魔铜法杖,长相凶狠,一眼看去与其说是法师倒不如说是战士,他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漏出来的:“触卷轴全部带满,轰出去至少能轰塌一片城墙。”

        “基利,冯,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废话什么,给我好好说人话!”

        重重的拍桌声响起,会议桌的最前端,一名金中年骑士怒哼一声,大声道:“管你们准备了多少,现在全都不需要了!动作这么慢,一个个还好意思拿薪水,好意思号称效忠于老领主!”

        “佐尔艮你别以为你是要塞守备长我就不敢动手了!”

        顿时一声巨响,蒙面骑士毫不示弱,他拍桌站起,指着金中年骑士的鼻子怒道:“当初下令决定先看看情况的不就是你吗,现在装什么先知先觉,有本事你那个时候就派兵过去把主城打回来啊!”

        “没错,你这家伙别以我我是法师就不能动手了,我冯·劳伦斯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北地人就他妈没有不能拿剑的,你要不把话解释清楚咱们现在就去外面单挑!”

        白法师将法杖一扔,法师袍一撸,顿时露出了满是刀疤创口的健壮手臂,看那肌肉,至少能空手打死一只熊,这位塑能师兼职狂战士的北地特色法师二话不说就呼唤了一个炎爆术在手里,看上去随时都会扔出去一样。

        会议室顿时就从极静转为极动,眼看三位要塞管理层马上就要在会议室中一言不合动手决斗,他们那些早就习以为常的的下属都立刻上前,拉住这三个战斗种族出生的家伙,一阵阵好言劝说。

        一阵折腾后,守备长,法师团导师和骑士团团长三位要塞最高长官都泄了一些情绪,稍微冷静了一点。

        “耻辱啊!”

        又是重重的拍桌声,这次是名为冯的白法师率先动手,他表情看上去非常痛苦:“这是莫大的耻辱!”

        “作为骑士,没办法为主上带来荣耀不谈,居然还丢失了主城!”

        蒙面的骑士虽然看不见脸,但声音异常悔恨:“倘若领主大人仍然在世……啊!”

        “你们两也别多说了,谁能想到乔修亚少爷……新任的领主大人居然这么能打!”

        叹了口气,金中年骑士佐尔艮也是一脸不解:“也真是奇怪了,少爷他,不,领主大人他只要来黑森林要塞,哪怕是拼着不管黑潮,我们也要全数出动,把主城给打下来,他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动手?我们一点消息也没收到,要不是埃尔森传回了消息,我们还不知道领主大人已经从黑鸦军团回来了。”

        “大人自己一个人就能轻松弄死二三十个白银骑士,单手就能把主城打下来,要你我这群废物干什么。”

        冷哼一声,基利将自己的蒙面头盔摆正,沉闷的说道:“一名骑士,不能为主上分忧,还让主上亲自出手面对危险,我现在羞愧到想要自杀,只求黑潮赶快来临,让我多杀几头魔兽,以其血洗刷耻辱!”

        “现在,赶紧让城卫军那群人回去,主城需要他们维护秩序。”

        最后一句命令,为会议室中的议论和争执划上句号,

        类似黑森林要塞中的这种惊叹,在整个摩尔达维亚领传播,各地的领地骑士,乃至于其中生活的矮人们也同样为此消息而震惊。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5/25748/118155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