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燃钢之魂 > 第十六章 回忆的过渡章节

第十六章 回忆的过渡章节

        “……这里是哪?”

        当要塞守备长,金发的骑士佐尔艮从自己家那张黒木浮雕硬床上苏醒时,这位中年男人不禁感觉自己浑身难受,身体异常虚弱,整个人似乎被掏空。

        睁开眼睛,双目一片模糊,现在,佐尔艮感觉自己似乎还停留在那个抵御狂兽的战场上。

        稍稍回忆,极寒的风声和狂怒的兽吼便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耳畔,疯狂的巨兽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城墙,践踏它的废墟,而黑色的兽群急奔着朝着城内涌去,宛如洪流般不可阻拦。

        这场景令骑士感到了一阵发自内心的绝望,但他毕竟也不是什么蠢货,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假如情况真的是这样发展的话,他现在怎么可能还好好的躺在自己的床上?

        “我居然活着,还从斗气爆发的昏迷中苏醒了过来,看来战斗早已结束。”

        低声自嘲了一句,佐尔艮侧眼看向从窗射入的金色阳光,金色的光柱照射在床边的床头柜上,其中能看见腾起的灰尘飞扬,他突然想了起来:“对,是乔修亚少爷。”

        在巨兽攻破城墙之时,佐尔尔艮整个人都因为过度爆发斗气而迷迷糊糊,陷入了半昏迷状态,但他还是能感应到有一股庞大的力量从天而降,将那巨兽迅速斩杀,而拥有这份实力的,毫无疑问只有那位摩尔达维亚的新任的黄金级领主了。

        一手捂头,一手撑床,就算已经清醒,金发的骑士感觉还是有点晕,他尝试从床上坐起,但是一阵猛烈的酸麻痛楚顿时袭遍全身——尤其是体内的内脏,现在他每吸一口气,吞咽一口口水,都能感觉到如电流经过一般的抽痛。

        “内脏受损过度,应该是上次我斗气爆发带来的后遗症。”

        强忍这种不适感,佐尔艮慢慢的坐起,他现在身穿睡衣,伤口被紧紧的包扎着,看样子那群医疗人员还帮他洗了个澡。

        “这次倒是比以往好很多。”

        以前骑士也受过类似的重伤陷入过昏迷,但不管怎么样,在医疗后送回家时基本都是光着身子的,没想到这次居然这么贴心,居然还为他套了件衣服。

        至于这伤势,骑士早就习惯了。

        斗气是意志和肉体的结合,是生命在物质和精神方面的双重显现,斗气爆发等同于极度压榨自己的肉体和精神,从身体的最细微处迸发出最强大的力量,这种技巧很简单,无非就是解除自己身体对自身的保护,甚至是路边的佣兵也会,但由于强大的副作用,所以除了生死关头几乎没人会轻易的使用。

        可作为年年都呆在前线的军人,他们遭遇生死关头的次数比所有人都多,斗气爆发虽然会造成半个月到三个月之间的虚弱,但肯定比身死当场要好,佐尔艮深以为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虽然隐藏的伤势让他很难突破黄金境界,但假如不这么做,他连四十岁都活不到。

        在以前,佐尔艮曾听老领主说过,有某种特殊的呼吸法能让斗气在瞬间爆发,没有副作用的同时还能磨练身体的适应性,但很明显,这必然是某种绝不外传的绝密技巧,别说是他了,哪怕是老伯爵想要得到都非常困难。

        “我的实力还是太弱……假如能突破黄金屏障,进阶荣光之境的话,那这次黑潮绝不至于这么惊险。身为臣下,不能为主上分忧,却要让领主大人亲自赶来救场,真是绝大的耻辱。”

        摇摇晃晃的站立起来,金发的中年骑士叹息了一声,然后便走出卧室,来到了大厅之中。

        这是一个有着浓厚军人风格的大厅,巨大的白熊头颅保持着生前狰狞的面孔,被挂在满是灰尘的壁炉之上,在隔窗传来的阳光下拉出一道长长的阴影,能够看见墙角处有保养武器用的工具和瓶罐。两三把椅子零散的摆放在左侧的桌旁,似乎有人曾经在这里坐过一段时间,然后忘记收拾就离开了一样。

        黑森林要塞中,每一个战士都拥有自己的房子,有妻子子女的自然是住在一起,但绝大部分屋子都是单身的战士一个人居住。作为要塞守备长,佐尔艮自然是拥有一套不小的房产,不过如今已经四十三岁的他现在还没有娶妻,所以这套独栋双层的小楼很遗憾的没有自己的女主人,自然也没人收拾。

        走到桌旁,随便拿了个杯子倒了点水喝,由于壁炉还没有燃起,房子中的温度非常低,壶中的水虽然还没有结冰,但也凉彻心扉,不过佐尔艮需要的就是这个,借助冰水带来的刺激,他的大脑终于彻底激活,走路也不在摇晃。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外传来了冰雪被践踏的声音,还没等骑士转头,只听见钥匙入孔的咔嚓一声,门就被打开了。

        手拿钥匙,一身皮袄的白发法师和蒙面战士就这样出现在了佐尔艮的面前。

        “……快把门关上!你们这群进门不敲门的家伙。”

        门外零下二十度的冷风吹来,哪怕是白银级别的骑士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佐尔艮近乎是低吼道:“而且解释一下,你们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

        “别生气,我的朋友,你都昏迷三天了,我们不拿钥匙自己进来,还指望你能开门?”

        冯顺手关上了门,然后摇了摇头,他摸了下自己雪白的胡子道:“伤员太多,医疗室床位不够,只能把你送回自己家静养,对于这点,你应该感谢我们把你抬了过来。”

        “……那我是不是现在还要感谢你们的探望?”

        “探望你只是顺便。”

        站在一旁的基利还是带着蒙面头盔,就算是没有穿铠甲也是一样,他耸肩道:“谁会关心你这样一个老男人?不过是钟楼通讯阵那边传送来了一封信件,署名是摩尔多瓦的斯卡雷特。斯卡雷特家可是和拉德克里夫家等同的伯爵家族,我觉得事关重大,有必要把你一起叫上,我们三个人一齐去拜见领主大人汇报一下情况,然后送上此信。”

        ——塔楼会议室。

        乔修亚坐在塔楼的那间会议室中,皱着眉头似乎正在回忆些什么,他的面前摆着一本黑色封皮的笔记本,上面已经写了不少东西。

        由于三十年前半身人对造纸工艺革命性的改良,如今干净整洁的纸张已经并不珍惜,甚至连报纸行业都发展了出来,像是这种笔记本只需要两枚银币就能买到,平民都能负担得起。

        现在,战士正在回忆,并尽可能的总结北地帝国的相关情报。

        和其他人类聚集地不同,北方帝国是一个结构非常简单的政治势力。

        东部平原和西部山脉中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国家,他们之间互相征伐,一直都在进行混战,复杂的局势足以令百人级的幕僚团烧爆脑袋,而远南议会议员之间的明争暗斗更是消耗智商。

        和它们不同,在辽阔的北方大地上,只有三个势力——皇室,贵族和教会。

        皇室自然不必多言,皇帝的实力是一部分,中央军队和五支直属的精锐军团是另外一部分。

        而贵族稍微复杂一点,帝国所册封的贵族数量是整个纷争大陆中最少的,从男爵到公爵,总数加起来甚至不超过百人,这种数量只能说是不可思议,因为甚至东部平原中某些比较大的王国的贵族数量都比它多,但和这数量相反的是,每一位贵族都拥有不小的势力。

        因为黑潮和各类零散的魔兽,帝国对私兵的限制很是宽泛,好比摩尔达维亚,区区一个伯爵领就有近百名骑士名额,数千的私兵,甚至还可以在边境建立要塞,这扔到东部平原都能算是一个小国了,而数位公爵的私兵有着堪比帝国中央军团的素质。

        七神教会则有着民心,不过在这个诸神沉默,不干涉世间的年代,他们也基本上也从不发言,大部分情况都是当一个默默的看客。

        这就是乔修亚大致知道的一些信息,前世的记忆加上这辈子受到的教育让他能够记住帝国每一位大贵族的姓氏和纹章,还有一个大概的派系划分和基本民俗的常识,但也就仅仅如此。

        相比起他对远南深刻而详细的认知,这点东西只能称得上聊胜于无。

        “居然只能回忆起这些,有关于魔兽和各类龙兽的分布半点也没有。看来只能等会问问冯和基利他们,这附近哪里有混乱属性的魔物了。”

        叹了口气,虽然乔修亚是纷争大陆这款游戏的骨灰级玩家,但他也并非全知全能的,作为当初远南最大战团的团长,他的确知道很多普通人无法得到的情报,但这也不意味着乔修亚能跨服务器得知其他地域的怪物遍布信息。

        看向系统。

        “职业任务……被狂龙病毒感染的狂兽和巨兽虽然看似疯狂,但只不过是因为狂化,压根算不上混乱属性。”

        他喃喃道:“混乱属性的怪物,除了恶魔还有哪个是?”

        ====

        推一本朋友的书,起点的《螺旋之座》

        我是完全不会写装逼剧情的,多亏了他教我……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5/25748/119223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