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燃钢之魂 > 第四十章 什么才是宝物

第四十章 什么才是宝物

        对于前去帝国宝库拿什么宝物,乔修亚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实力到了他这一步,不是超凡级的魔法物品已经不能带来战斗力上的提升,他的身躯和斗气便是最好的铠甲和附魔,他的双拳便是最强的杀戮机器。

        更何况,他已经有了非常趁手的武器了——战士侧眼看向两个正在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说什么的少年少女,露出了一丝微笑。

        假如他真的拿了把什么武器回来,家里肯定就要闹起来了啊。

        但不管怎么说,既然伊斯雷尔做出了决定,那不拿白不拿,于是在对这位豪爽的皇帝陛下行礼告辞后,诺查丹玛斯便带着乔修亚等人前往了其他宫殿所在。

        “秘库之中也未必有多么好的东西。”

        路途中,老法师摇着头,悠悠的说道:“那些都是一些限定了某些条件才能使用的物品,作为皇室的收藏,它们肯定都强大非常,可能不能使用,却要看人的素质。”

        听到这里,乔修亚想起了自己收藏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比如女性专用,他戴都戴不上的炎之双蛇戒,只有他一个人能看见,至今为止都不知道有什么用处的燃钢碎片,于是战士便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的确如此,好用的基本都自己用了,暂时用不上,或者没法使用的才会收入库藏。”

        “不是这个意思……但能理解就好,我说着这些,并不代表里面的东西都不实用。”

        一路上,他们遇到了不少皇宫工作人员,他们在看见乔修亚一行人的时候,都恭敬的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站在原地,而诺查丹玛斯带着他们穿过数个明暗门户,经过几处没什么人的走廊,来到了一处比较静谧的宫殿中,一边走着,老法师一边解释道:“伊斯雷尔的实力过于强大,作为一名传奇级的龙骑士,就算有些好东西,他也实在是用不上,所以只能放进珍藏。”

        话毕,他们便来到了一个隐藏在宫殿群深处的花岗岩大厅中。

        这大厅的对面,有一扇尘封的大门,上面流动着明暗不休的魔法符文,光芒闪烁,释放着强大的寒冷波动,整个大厅犹如北方极地,却没有半点冰霜。

        “科瑞克斯的七重时空禁锢?”

        原本一直都没怎么说话的布兰登却突然开口,他表情惊讶:“极意级的七重复合,时空和咒能系的联合魔法?哪怕是皇室宝库,这种级别的防御也是最高档的了!”

        “当年我设下这个法阵的时候,可花了不少时间。”

        而老法师伸出了手,一阵幽蓝色的光泽从他指尖窜出,接触了法阵,诺查丹玛斯笑道:“既然伊斯雷尔他说随意挑选,那就自然无需对帝国的皇帝陛下客气,要是乔修亚不拿一件好东西回去,他自己都会觉得没面子。”

        说话间,他便轻松的解除了门上那强大的防御魔法,尘封的大门缓缓开启,众人缓缓来到其之前。

        “请吧,乔修亚,其他人就呆在外面。”

        老法师如此说道,他看上去有些神秘:“里面的东西,说不定于你而言非常合适。”

        一个皇室的秘库,究竟是什么模样?

        或许金碧辉煌,或许满是珍藏,强大的魔法物品释放着虹光,将整个宝库充满了绚丽的色彩……

        乔修亚想过许多种可能。

        但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个如同博物馆般,满是古物的普通房间。

        没有珍贵的宝石和魔法材料,没有强大的附魔武器和防具,没有记载着强大法术的魔导书,只有一排排遍布了锈迹的残兵旧铠,破刃碎甲,一旁的架子上也只有着没有任何光华转动的瓶瓶罐罐,似乎也不是什么珍惜的药剂。

        “倒还是真的令我吃了一惊。”

        微微眯起眼睛,乔修亚并没有因这一幕失望,他反而被这反常的一幕挑起了兴趣。

        之前的七重禁锢法阵的精密之处,就连他也暗暗心惊,诺查丹玛斯作为帝国的首席大法师,就算没有进阶传奇也相差不远,能让他慎重其事为其布置如此强大法阵的宝库,必然有过人之处。

        首先是那些药剂,乔修亚看向那些尘封的瓶罐,他能感应出里面其实蕴含着强大的力量,但似乎都是某种特殊血脉,似乎是血脉觉醒药剂。

        这种药剂,能为人赋予一丝超凡生命的血脉,从而觉醒出种种能力,而且几乎没有副作用,唯一称得上缺点的地方,就是非常看相性,假如不符合要求,完全无法使用。

        扫过这些药剂,乔修亚知道,里面蕴含着包括着各种巨龙在内的强大血脉,哪怕是妖精这种几乎只存在幻想之域的半虚幻生物都有,每一个药剂的价值都比一把神兵坚铠更高,因为血脉能够稳定的传承,而武器却未必。

        但这些药剂于乔修亚而言,都没有什么作用,战士早已过了需要血脉药剂的等级,他假如再进一步,极意级的力量自然能够将自身的生命本质彻底超凡化,他的后裔也会自然而然有着一些特殊的天赋,完全无需使用这些会改变自身生命本质的药剂。

        药剂虽不显眼,但却异常珍贵,这让乔修亚对那些古旧的装备也提起了兴趣,说不定那就是一些隐藏起来的强大装备?就如同契约之前的神机那般,虽然浑身遍布锈迹,但一旦觉醒,就化作锋锐无比的利刃。

        一步一步走过,战士缓缓的看过一件件老旧的武器或者是其他装备,从摆放的模样能看得出来,这些东西都是被异常慎重的保管着,它们的上面哪怕一丝灰尘也没有,遍布整个大厅的净化法阵将环境维持在了最好的状态。

        可是为什么?

        乔修亚的眉头皱起,他能看得出这些武器明显都已经彻底残破,而且并非是隐藏,而是事实如此。

        它们的锋刃不在,刃口甚至有些残破,更别说那些铠甲了,它们的甲片早已腐朽,连接着关节处的皮革就算再怎么保养,如今也已劣化到不能使用的地步。

        保管这些东西,真的需要如此大费周章吗?就连那边的药剂,保管都没有这里用心。

        不解的伸手,拿起了一杆残破的旗帜,乔修亚疑惑的注视着这旗杆都有些微微弯曲,战旗都已经残破的旗帜,战士轻声自言自语道:“你有何过人之处,能被放置于此?”

        说话之间,他的精神扫过,而这杆旗帜似乎察觉了什么,它微微震动,仿佛诉说。

        而乔修亚,却于此看见了一个幻境。

        那是一片尸山血海的战场,太阳微微西沉,而在夕阳的光芒下,能看见无数战士正在奋力和敌人搏杀,旷野的大地上血流成河,世界仿佛炼狱,而在仿佛要震破天际的喊杀声中,一个漆黑无比,仿佛能够吞噬一切的黑色裂缝高悬于天,无数怪物从中涌出。

        那是异常庞大,遍布黑色甲壳的怪物,它们有着巨大的双角和长长的尾巴,以及宛如蝙蝠般的双翼。

        名为恶魔的怪物。

        而就在这人与恶魔的战场中,在这太阳将落的晦暗光芒中,一位手持长枪的战士缓缓站起,因为脸上遍布血痂,所以看不清面容,他浑身都是伤口,仿佛下一刻就要倒下,但就在此时此刻,他的身影是如此的高大,这战士踏在一只恶魔的尸体上,挥舞着手中的旗帜。

        风中,似乎有声传出。

        “战斗还未结束——战友们!”

        那声音铿锵有力,仿佛能穿越时空:“随我冲锋!”

        幻境于此结束,而反应过来的乔修亚震惊的注视着手中残破的旗帜,下意识的将它握紧。

        “第二次深渊战役?!不……它还未发生,这是更早,更……”

        声音缓缓低沉,战士的面色渐渐变得肃然:“上个纪元——深渊的第一次入侵!”

        这杆旗帜,来自千年之前!

        而系统鉴定的结果,也出现在乔修亚的眼前。

        【达尼尔的遗志】

        【黑铁级破损武器,平平无奇的普通战旗,但其中蕴含着一名人类士兵发自灵魂的呐喊,这力量让它经历了千年的时光依旧没有彻底损坏。】

        【——冲锋,哪怕是死亡。】

        “难道说,这些武器……这些铠甲……”

        手握战旗,战士环视整个密库中,占据了近半位置的残破装备,就算是以他的见识,心中的震撼也难以平息。

        将手中的旗帜放下,乔修亚又拿起了一张因高热而彻底变形的巨盾,这盾牌上似乎绘制了什么图案或者法阵,它曾经应该是一件附魔装备,但却被时间磨灭,战士将其抬起,用精神灌注其中。

        这次出现的幻象便不是战场,而是深山中的溪流峡谷,数个人影正在和一个巨大的身影战斗,而伴随着一声响彻天空的龙鸣,无论是谁也知道了它的身份。

        一头巨龙。

        这头巨龙正在袭击一支队伍,这队伍中有不少老幼妇孺,他们在巨龙的威压下瑟瑟发抖,而前方战斗的数个身影虽然强大,但在巨龙的面前却无法占据主动权。

        但不管怎么说,人类的配合总是比单打独斗的巨龙要强,随着时间推移,巨龙渐渐的落入下风,而就在这头巨龙察觉自己将要败亡的时候,它怒吼着对着队伍中的妇孺吐出了一口炽热的龙息。

        “不!”

        震惊的怒吼从正在战斗的几个身影中传来,可一个人影却在这个时候从人群中窜出,那是一名年轻的女性,她举着一张比她身体还要巨大的盾牌,牢牢的挡在龙息之前,将身后的队伍完全挡住。

        轰!

        高热的光束直接命中在盾牌的中央,瞬间的高热足以融化金属,附魔过的坚固盾牌也开始出现了崩坏变形,金属上传来恐怖的高热,足以烤焦战士的血肉,更何况这个只是凭借一时爆发才能举起盾牌的普通女人。

        但在这样的高温下,这个年轻的女人也没有任何退缩,她尖叫着,哭喊着,倾诉着自己的痛苦,但却仍没有松开支撑着盾牌的手,哪怕是那双手已经被彻底烤焦,化作枯干的骨也是如此。

        龙息结束了,前方战斗的身影彻底斩杀了这头巨龙,可年轻的女人已经在龙息的高温下彻底化作焦黑的尸骸,但哪怕是死亡,她也没有退后过哪怕是一步。

        【艾拉的守护】

        【白银级破损盾牌,过于沉重的巨盾,曾经有着强大的防御能力,但由于小规模的战斗中显得过于沉重,所以不怎么被使用,直到一名母亲,为了守护自己的孩子而举起了它。】

        【——一名母亲的爱,便是坚持的守护】

        “原来如此……珍贵的并不是武器本身,而是其中蕴含的历史和意志……”

        ——对于一名战士而言,武器和铠甲不过是用于战斗的工具,而真正在战斗的,是他自己本身,是他的意志。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乔修亚的表情逐渐冷静了下来,他看着眼前的无数残破的装备,知道其中蕴含着什么,眼中出现了丝丝敬意,并理解了这些装备的价值。

        这些都是蕴含着一名战士,或者是一个人灵魂和信念的兵器,它们固然残破,但其中的力量却能让人理解何谓荣耀,何谓坚守,何谓战士的责任和坚持……对于乔修亚这样的强大战士而言,它们或许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但却能让一个原本懦弱的人从心灵的深处觉醒出勇气。

        戴尔蒙德皇室历代的皇帝和皇子都有着远超常人的勇武和信念,或许正是因为如此。

        一时间,他居然无法抉择。

        作为装备,它们的价值太过渺小,但作为传家的信物,它们却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我应该,选择哪个?”

        看着它们,乔修亚轻声自言自语道,而仿佛是回应战士的话,一些原本被放置的武器装备便开始嗡嗡作响,发出金戈铁马的厮杀之声,而他第一个拿起的那杆旗帜更是无风自动,残破的战旗飘扬,隐约传来了冲锋的号角,但类似艾拉的守护这种盾牌却没有发出共鸣。

        正如同乔修亚正在选择它们一样,它们中的一部分也选择了乔修亚,而一部分却选择了拒绝。

        但战士却似乎下定了决心。

        乔修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他穿过每一个残破的武器铠甲,庄重而缓慢的步伐神在房间中回荡,战士体会着其中传承了数百上千年,来自灵魂的呐喊或者无声的坚持,将其一一铭记于心。

        “逝去的灵魂们啊。”他开口,声音低沉,却在房间中不住的回荡。

        你们的决意我已铭记于心。

        我会将你们的信念全部背负。

        ——这便是,传承

        (未完待续。)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5/25748/145697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