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万理之理 > 398.古尔巴托夫

398.古尔巴托夫

        巨人星严寒的气温透过冰冷的冰晶石,让宏伟的墨尼斯特宫显得更加的冰寒刺骨。

        整座宫殿的平均温度一般都会在零下三十度左右徘徊,今天这里则更加的寒冷,冷的能够冻住帝国人的魂魄,因为那个象征着暴虐严酷的王座终于不再空闲,它的所有者,帝国皇帝,古尔巴托夫此刻正端坐其上。

        古尔巴托夫赤裸着上身,徘徊在空旷大厅里的寒风完全奈何不了他钢铁一般的肌肉。

        禁锢着费奥法尼亚的女神雕像就镶嵌在王座正后方的墙壁上,费奥法尼亚只要低下头来就能嗅到哥哥的气味。

        虽然费奥法尼亚失去了眼睛,但哥哥伟岸的形象早已深刻在她的心底,不过即便在费奥法尼亚的印象中,古尔巴托夫也不是个英俊的人。恰恰相反,古尔巴托夫的样貌就像是一块粗粗凿刻出来的石像,处处透露着粗粝冷硬,但就是这样一幅粗粝的相貌,与他的伟岸身躯结合在一起,却能迸发出无比惊人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的臣服畏惧。

        费奥法尼亚的鼻端嗅着哥哥的味道,口中轻声的向古尔巴托夫陈述这一段时间里所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关于国王星系的一切,另外还包括之前被高帅所消灭的第五舰队。

        妹妹在她的哥哥耳边低语,换做旁人,这画面一定十分温馨。

        可惜,在墨尼斯特宫所展现的却是无比残忍的画面--费奥法尼亚的四肢被截断固定在雕像里,眼睛被挖出,只露出两个深邃的空洞,甚至就连舌头都被割去,而且这一切还都是她的哥哥亲手所为。

        不过费奥法尼亚却不这么认为,她的脸上罕有的露出笑容,因为只有哥哥坐在她身前的时候,才能让她感觉到这个冰冷世界中还存在唯一的一丝温暖。

        禁锢着费奥法尼亚的女神雕像微微朝前倾斜突出,整体上几乎与巨大的王座融为一体,费奥法尼亚只需轻轻的垂下她那小巧的头颅,就能将声音传到她的哥哥,古尔巴托夫的耳边--虽然只是合成的电子音。

        这是费奥法尼亚最为享受的一刻,她可以和哥哥近距离的说话,甚至能够感觉的到哥哥的体温。

        当然,这只是费奥法尼亚的感觉。在其他人的眼中,这根本就是一幅无比恐怖的图画,一个是暴政执行人,另外一个根本就是暴政的化身,这是恶魔在低语,轻柔的声音里蕴含的全都是死亡。

        事实上费奥法尼亚也确实是在诉说死亡,不论第五舰队的毁灭,还是国王星系的惊人爆炸,他们背后所代表的都是无数生命的终结。

        这份终结不仅在遥远的边荒地带,同样也在古尔巴托夫境内,比如特鲁斯家族的结局。

        “特鲁斯已经战死,如何定罪?”费奥法尼亚请示道。特鲁斯率领的第五舰队全灭,这几乎是近千年来帝国战场上损失最大的一次了,哪怕特鲁斯已经死了,依然不能逃过惩罚,毕竟他的家族还存在。

        “既然特鲁斯死了,他的家族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古尔巴托夫轻描淡写的说道。

        只是古尔巴托夫口中轻飘飘的一句话,但对于特鲁斯家族来说却是彻底的灭顶之灾,这个帝国著名家族,总数超过一万人都将因为这句话被处死!

        “至于洛巴诺夫那个胆小鬼。”古尔巴托夫根本就不在意特鲁斯的生死,近万人的特鲁斯家族同样不值一提,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他的哥哥的身上。

        “国王的沙堡?只会躲藏起来,根本就是懦夫行径!”想起洛巴诺夫,古尔巴托夫就无比的愤怒,哪怕现在人已经和他的恒星系一起灭亡了,古尔巴托夫依旧止不住心中的怒气。这并不是因为亲情,而是因为洛巴诺夫作为他的亲哥哥被人杀死,实在是丢了帝国皇帝的脸!

        因为皇帝的怒火,莫尼斯特宫的温度好像更低了。

        “虽然我的那个哥哥是个胆小鬼,又快要老死了,可就凭边荒地带的那些虫子还威胁不了他。”古尔巴托夫冷声说道,“告诉我,那个庇护了第二性的男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费奥法尼亚闻言,心里猛的一颤,古尔巴托夫的问题让她再次回忆起曾经无比恐怖的一幕,那个男人看过来的眼神几乎让自己失去所有力量,那种紧紧透过眼睛就能让自己感到深入灵魂的恐惧,以前也只在父亲和哥哥的身上才出现过。

        不过费奥法尼亚仅仅失神片刻就恢复了过来,就连古尔巴托夫都没有察觉出异样来。

        “他的身上有着和我们一样的东西。”费奥法尼亚平静的说道,她奇怪的隐瞒了高帅让她几乎臣服崩溃的关键。

        “和我们一样的东西?”古尔巴托夫猛的站起身来,高大的身躯让他的视线竟然和费奥法尼亚持平,他右手一把捉住费奥法尼亚精致小巧的下巴。古尔巴托夫的手掌是如此巨大,仿佛只要那粗大的指头轻轻一捻,就能将整个下巴捏的粉碎。

        “我能感觉的到他也拥有和我们一样的神秘模块。”费奥法尼亚虽然没有了眼睛,但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哥哥的愤怒,尤其是牢牢捉住自己下巴的巨手。

        费奥法尼亚的下巴被捏的生疼,不过她清楚哥哥的愤怒并不是针对自己的。

        三千年前,父亲将神秘模块赐予了自己和哥哥,听父亲说,这个模块来自一个失落的文明,能够更高效的利用灵魂之力,提升使用者的能力,尤其是其中固化的公式,更是超越了目前人类科技的巅峰。

        灵魂之力的使用需要使用者对其所在世界的了解,了解的越深,灵魂之力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也就越大。就像一个人如果掌握了跑步的技巧,那么同样的身体素质下,他一定跑的比没有掌握的人快。

        费奥法尼亚自幼对声音敏感,她的主攻方向也在这一方面,所以她最终收到的礼物也是有关聆听方面的模块。

        同样,古尔巴托夫也有一块,但是和费奥法尼亚不同的是,虽然古尔巴托夫也因此变的更加强大,但他却无比痛恨这个在自己额头留下抹不掉的印记的东西,在他看来,这个东西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自己,乃至所有人:古尔巴托夫天生没有成为领袖级眷顾者的资质,他就是个废物,只能够依靠外力的可怜虫!

        古尔巴托夫甚至觉得这并不是父亲送给他的礼物,而是在刻意羞辱他,这个仿佛烙印在额头上的标记就是耻辱的象征!

        “原来是个和洛巴诺夫一样,需要依靠外力的废物!”古尔巴托夫冷哼一声,松开右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中央大厅。

        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费奥法尼亚看着哥哥远去的背影,心里想到。自负的哥哥的眼中只有领袖级眷顾者才配做他的对手,否则就算那个人消灭了第五舰队,还毁灭了国王星系,在哥哥的眼中也不过是一万年的悠长生命里所遇到的那些形形色色的敌人中的一个而已。

        也许哥哥很快会向下达剿灭的命令,可能是新任的第五舰队,也可能是从更加精锐的第三或者第四舰队调拨一部分,但并不会动用帝国的真正战力,更不会亲自出手。

        “这样就好,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费奥法尼亚空洞的眼睛望着边荒地带的方向,心道。

        ==========

        ps:果然没能完成双更,被谜之音说中了,呜呜呜~~~t_t

        ps2:第400章脚脚醒来接着写。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36/223318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