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11章 帮工

第11章 帮工

        傍晚的时候,张有平赶着牛,肩上还挑着一担柴火。扁担与簸箕在摩擦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宛如音乐旋律在乡间小道上飘扬。

        “有平,有平。”张九斤爹张前龙快步走到张有平的身旁。

        “哗。(喊牛停的声音)”张有平将牛绳子一拉,停了下来,“前龙哥,干什么啊?”

        “你这放牛让你崽去不就行了么?崽养到家里怎么行?你能养一辈子?对了,你可以去大队问问,你这种情况应该可以生二胎。”张前龙闹了半天,也没切入正题,倒是好像他有多挂心张有平的事情一般。

        “我们家头胎是个男娃,还能批二胎?再说,家里一个都够我折腾了,还敢生二胎?”张有平摇摇头。如果崽崽不是现在这种情况,张有平或许还有点想法,现在崽崽成这样了,他反而绝了生二胎的心思了。

        “唉,也是。你家一个崽,比别人家几个崽的还能折腾。可苦了你们两口子了。”张前龙很是同情地说道。

        “前龙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张有平自然是知道张前龙不会平白无故地跑过来关心他。肯定是有什么别的事情。

        “是这样。我家的房子不是放了样(画了地基基线)了么?明天就准备正式动工了,你看能不能帮我几个工?”张前龙这才说出了正事。

        “那是一定的啊。建房子是大事。我们兄弟之间不用这么客气。喊一声,我就过来了。”张有平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那年头,还没有到事事讲钱的时候。家家户户相互帮忙,只需要招待吃饭就行了。建一幢房子,只需要基本的材料费用。当然,师傅工肯定是要有工钱的。因为师傅工基本上已经算是职业人了。比如说木工、泥水匠。帮忙的都是做副工的。

        张前龙之所以特意在路上将张有平喊住,自然有他的目的,只见他面露为难之色,接着说道,“有平啊,我知道不应该说伤人的话。但是我家是建房子,这是一辈子的事情。所以有些话我就直说了,你别见怪。”

        “前龙哥,你尽管说吧。”张有平差不多已经知道张前龙想要说什么话了。心中有一丝愠怒,但是却只能压抑着。

        “我家建房子这一段时间,你能不能跟叫花说一声,让他不要到我们新屋那边去啊?”张前龙说这话的时候,不敢超张有平脸上看。他知道此事张有平的脸色肯定会很难看。

        正如张前龙所预料的那样,待他话音刚落,张有平立时脸色铁青,搭在扁担上的手青筋都鼓了起来,半晌之后,张有平才说道:“前龙,叫花不会去你家新屋去的。你放二十四个心。”

        张有平对张前龙的称呼少了一个“哥”字,说完之后就头也不回赶着牛就走了。

        张前龙有些尴尬地看着张有平的背影,“唉,这都是什么事?”

        张有平回到家中,心细的刘荞叶很快发现了张有平的脸色不太好。

        “有平,怎么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刘荞叶关切地问男人,男人是家里的一片天,这片天要是塌下来了,家就完了。

        “没事。对了,明天我要去前龙家帮忙。他们家要建新屋了。你让叫花在家里好好待着,千万别过去。怕别人不待见。”张有平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他不想一家人都来承受这种不愉快。说完之后,张有平看了一眼,坐在门槛上拿着罗盘在不停地拨弄的崽崽。

        刘荞叶是个精明的女人,听了男人这句话,便立即知道男人外面听了别人的话了。

        “我们宝崽又不是没饭吃。干什么要到别人家去?随便他们建新屋也好,建龙宫也好,没什么好看的。别说别人不高兴咱们宝崽去,就算是八抬大轿来请,咱们宝崽也不去。宝崽,娘说得对不对?”

        张叫花觉得手中的罗盘是个很高级的玩具,在梅子坳的小屁孩里,这玩具绝对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听到娘的话之后,头都没有抬起来,“娘,我明天想去放牛。”

        “这么聪明的崽崽,老是闷在家里也不成,他想去放牛,就让他去放牛吧。”刘荞叶用征询的目光看着男人。

        张有平想了想,这一段时间他要出去帮工,家里的活全部要婆娘一个人去干了,确实没有时间放牛了。

        “崽啊,你能够保证你不去塘里洗澡么?”张有平问道。

        “我保证不去塘里洗澡。”张叫花兴奋地说道。

        张叫花的瞌睡还是很多,入夜就开始犯困了,哑巴家的十四寸黑白电视机的声音开得老大,蓝天六必治“牙好,胃口就好,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的广告声,对张叫花也没有任何吸引力了。虽然知道这个广告之后,就会有电视连续剧。张叫花在门槛上坐了一会就睡着了。

        刘荞叶将崽崽抱起来,准备放到床上去,“有平,咱们宝崽最近瞌睡还是这么多。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要是抽个空,我们带他上医院检查一下,你看怎么样?”

        “要得。可惜电视机又买不成了。我还准备攒点钱,过年之前买部电视机回来。”张有平惋惜地说道。

        “电视机看不看无所谓。崽崽不比电视机重要啊?”刘荞叶抱怨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现在村里都不待见崽崽,我怕他想去别人家看电视会受气,所以才想买台电视机放家里,以后崽崽就不用去别人家看电视了。但是崽崽看病重要。等帮完工,我去镇上转转,看有没有地方打副工。转点钱回来。有了电视机,崽崽也有事干了。”张有平搓了搓手,空有一身的力气,却找不到一个能赚钱的路子来。

        张叫花一进入梦乡,老道士就出现在他面前。

        “今天晚上抄本经。要认真抄这上面的字,一个都不许错。错一个,要打板子的。”老道士很是严厉地将竹板子用力地在桌子上敲了一下。

        “啪!”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