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12章 抄本经

第12章 抄本经

        “今天抄的是开刀接骨止痛水。这个法术,有四种咒语。你今天必须将第一个咒语记下来。要一字不差,错一个字,打一板子。”老道士递给张叫花一张黄纸,上面写了很多字。本来张叫花才上过学前班,在学前班里,最多就是学会了“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还有“b-p-m-f-d-t-n-l”。这黄纸上的字,本应该不认识的。但是张叫花却发现他竟然认识上面的字。

        上面写着:弟子奉请华佗刺令,梅山院内猖兵,东西南北中五五二十五路猖兵,弟子叫去便去,叫来便来,杨经武将,孟一孟二孟十三郎,封刀封血,封到刘三郎名下,肿处退消,热去退凉,痛处则止,吾奉太上老君,亲来敕令。

        然后老道士就解释了,“这个开刀接骨止痛符请的神是华佗祖师。用五雷号令请东南西北中五路猖兵。功效是消肿退热止痛。你可记住了,错一个字就不灵。”

        “这个符管用么?”那个无法控制的声音又想起,这一回倒是问了张叫花也想问的话。

        “拿手来!”老道长神色一凛。

        张叫花想将手缩回来,但是身体却不受自己控制,嫩嫩的小手自己伸过去。

        “啪!”

        竹制的戒尺重重地打在小手手心,那只小手连忙缩了回来。

        张叫花清晰地感觉到那种痛,刺入骨头里面的那种痛。张叫花感觉一种非常伤心的情绪,有一种想嚎啕大哭的想法。

        “不许哭!”老道士又用戒尺重重地拍在桌子上。

        “啪!”

        小身体又是一缩,吓了一大跳。

        这个咒语总共八十二个字,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老道士也没说怎么断句,也没有读一遍,就让张叫花抄写。虽然只是抄写一遍,难度也是挺大的。抄到了“降魔救主显威灵”,结果写成了“降魔救主显灵威”,结果被老道士直接撕掉,手上打了一板子。

        八十二个字,抄了好多遍,抄错了好多回。张叫花的小手都仿佛打肿了。最后才算是把这个符咒抄好了。

        抄好之后,老道长用酒娘调和朱砂来断句。然后将这一页纸收起来。

        “这个等你出师的时候,师父会还给你。”老道长这一次和颜悦色地说道。

        一晚上,张叫花就学了这一道开刀接骨止痛水咒语。也不知道以后怎么用。

        早上,张叫花被娘叫了起来,“崽崽,要去放牛了。”

        牛在农家虽然干的是累活,但是干活的牲口在农家无比的珍贵每天都是要想着法让它吃饱。中午的温度高,牛不能放出去吃草,得趁着早上、傍晚的时候,将牛放出去。

        张叫花昨天晚上在梦中被老道士用戒尺打了好多下,竟然到现在还能够感觉到痛,“娘,昨天晚上,我师父打了我好多下。我的手好痛啊。”

        张叫花不停地向着手吹气。据说学了水法的法师吹一口气就能够消除疼痛,张叫花这样吹了一下,也感觉似乎痛觉轻微了很多。

        刘荞叶看着张叫花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笑,“你师父昨天晚上让你干什么了?为什么要打你呢?”

        “我是师父好凶恶啊。让我抄好难写的字,我写错一个,就打板子。”张叫花连忙向娘告状。

        “那你写给娘看看呗。”刘荞叶心中一动,她想要知道崽崽做梦这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偶尔做一次梦,没什么好奇怪的。每天做同样的梦,就不对劲了。

        刘荞叶在家里找了一只张叫花上学前班的铅笔,又找了一张稿纸。让张叫花在上面把晚上做梦写的东西写出来。

        张叫花却连忙撒娇,“好难写的。娘,我要去放牛去了。”

        “你要是写好了,娘给你吃糖果。”刘荞叶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块硬糖果。

        糖果果的力量是无穷的,张叫花连忙坐到了凳子上,拿起铅笔就开始写梦中抄写过的内容。在梦里,张叫花抄了几十遍,一晚上都在抄那八十二个字。现在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张叫花才歪歪斜斜地将“弟子奉请华佗刺令”几个写出来,刘荞叶便已经张大了嘴巴。她知道这些字里面不可能全部能够从学前班学到的。学前班也不可能会教这门一句。那么只能说明,张叫花梦中的事情是真实的。

        刘荞叶心惊不已,“谁会在梦里教张叫花呢?”

        片刻,张叫花已经将八十二个字全部写了出来。

        “宝崽,你知道你师父让你抄的是什么吗?”刘荞叶将手中的糖果果递到崽崽手中。

        “开刀接骨止痛水。师父说,可以消肿退热止痛。娘,我去放牛去了。”张叫花记性不错,老道士的话他一字一句全部记得。

        “去吧去吧,路上小心一点。”刘荞叶在崽崽头上抚摸了一下。崽崽呀,这究竟是福是祸啊。

        张叫花很高兴,一路上蹦蹦跳跳的,金虎几个也一个个欢喜得很。好久没有去放牛了。张叫花家的水牛看到张叫花的时候,也欢喜地向张叫花晃了晃脑袋。就算是牲口,也记得谁对它好。

        张叫花将牛圈上的木栓取了下来。那年头,牛圈都是单独建在离房屋一段距离的地方,因为牛非常容易吸引各种牛蝇蚊虫。而且那年头,小偷也不太敢将主意打到耕牛上去。因为破坏农业生产是很严重的犯罪。盗耕牛是要重判的。而且销赃也不是那么容易。但是几年之后,牛圈全部搬到了房子里。甚至有人为了防盗,与牛住在一起。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听话听话,不许当小偷!”张叫花将水牛牵出来的时候,在水牛头上拍了拍。一头一两千斤的大水牛,在一个六七岁的小屁孩面前温驯听话,很是怪异。

        金虎等人也学着张叫花的样子轮流在大水牛头上拍了拍。大水牛的奇怪地哼哼了几声,便老老实实地跟着张叫花往前走去。

        路两边都是水田,水田里现在满是郁郁葱葱的禾苗,这可比山里的茅草要嫩得多。田埂边往往还套种了黄豆。水牛食草,对草的种类需求,并不是很严苛。而且早上刚从圈里出来,腹中空空,很容易受生理冲动所控制,趁着主人不注意,猛地扭头狠狠地偷几口吃。尤其是张叫花这么大的孩子放牛的时候,牛要是犯起犟来,根本控制不住。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