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19章 张前龙跑掉了

第19章 张前龙跑掉了

        “娘,娘,你要去哪里啊?”张叫花从家里追了出来。

        “你别来,回家去。”刘荞叶回头冲着崽崽喊了一句,依然飞快地向石山奔跑。

        张叫花也追了上去,他看到娘的那个样子彻底慌了。

        刘荞叶回头看了一眼,见崽崽又追了上来,回头说了一句,“崽崽,你自己小心一点,别摔倒。”

        “娘,等等我。”张叫花心里有些慌。

        刘荞叶顾不上等崽崽了,她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村里人一个个从石山跑回,却依然不减男人的踪影。不由得刘荞叶不往坏处想。心里又不由得想起昨天晚上跟男人的对话,两个人的对话内容兆头有些不大好啊。

        刘荞叶跑得飞快,在弯弯曲曲的田埂上,她一刻都没有停。

        张叫花追得飞快,一不小心脚下就踩了空,踩到了水田里,一只裤腿湿到了膝盖,好在他是赤脚,不用担心鞋子陷入田里的泥浆里。

        张叫花哇哇哭了起来,“娘啊,等等我。”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娘这么不在乎他。摔倒了没来扶一把,哭起来,没来哄一句。他也倔强地追上去,但是娘的身影却是越来越远。

        刘荞叶何尝不想停下来将崽崽扶起来,耐心地安慰几句。但是现在不能啊。男人究竟怎么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刘荞叶的泪水涌了出来,迷糊了自己的双眼,远处的石山开始变得模糊。

        双脚已经有些不听使唤,就是本能地往前跑。

        张叫花远远地看着娘的背影,一边抽泣,一边飞快地向前跑。

        村里人所有的注意力都为满脸鲜血生死不知的张世才所吸引,拖拉机轰隆隆开到了村里的晒谷坪上。

        “快快,把棉絮铺在下面,让世才躺上面。前旺,你赶紧开车!”村支书张德春闻讯赶来,立即在现场展开指挥。

        拖拉机驾驶员刘前旺连忙加足油门,准备送病人去医院。

        “前龙呢?带钱了没有?现在医院不交钱,可不给看病!”张德春猛然想起一事,左看右看,却不见张前龙的踪影。

        “没看到啊。刚刚还在这里。”

        “这混球,肯定是怕出医药费,躲起来了。真不是人,别人帮他们家建房子采石受了伤,竟然不负责任躲起来了。这还是人吗?”

        ……

        村里人七嘴八舌地数落起张前龙来。

        “别吵吵。赶紧找人,把张前龙给找出来。”张德春连忙怒吼一声。张支书的威性摆在这里,他的话还是很管用的。七嘴八舌的村里人立即安静了下来。

        “对,对,赶紧找人。谁看到张前龙了没有?”

        “我看到他往树林走了。刚走没一会。”

        “那还愣着干什么,都去树林里找!就算把村子翻过来,也要把人给找到!”张德春也是来火了,这个张前龙干的太不是人事了。但是不管找不找得到张前龙,伤者的治疗不能耽误。

        “快快,去叫张恩中家的过来,看他们家里有现钱没有,要是有赶紧拿出来,村里各家各户也都凑一点,先把人给救过来。大家放心,这比笔钱,迟早要让张前龙来出。他要是不出,他这房子我保准他建不成。还有他们家听说还养了一头肥猪。到时候村里强行卖了他们家的猪,还钱给大伙。“张德春连番发号施令。

        村里人分头行动,一边去找张前龙,一边则去村里凑钱。还好村里像张前龙这样的人毕竟不多。不一会儿,各家,你十块,我五块,两块一块五角一角的都有。最后好不容易凑了一百多块钱。连忙坐上拖拉机向镇里赶去。这一耽搁,又延迟了不止半个小时。

        此时,刘荞叶已经跑到了石山里,四处呼喊,“有平!有平!你在哪里?”

        刘荞叶飞快地往炸石头的地方跑去,她怀疑男人也许会在炸石头的地方出了事。她的心里此时非常的矛盾。一方面想尽快找到了男人,一方面又不想男人出事。在爆破点找了一会,看到了满地的鲜血,还好没哟看到男人的身影。刘荞叶心中仿佛放下了一块大石。

        “但是,有平没在这里,又会去哪呢?”刘荞叶四处看了看,也没有找到张有平的踪影。

        张叫花终于追到了石山里,看到娘茫然地站在前面,欢喜地冲了过去,谁知道脚上绊倒了一样东西,一个狗吃屎,栽倒在浓密地灌木中,还好都是一些矮小的茅草。只是在张叫花脸上割了几个小口子,对于小屁孩来说,这种受伤司空见惯。张叫花从灌木丛中爬起来,回头看了一眼绊倒他的东西。这一看不得了,那不是爹么?只见爹的身上满是鲜血,眼睛紧闭,跟电视里的死人好像啊。

        “娘!爹死了!”

        张叫花傻傻地站在那里大声喊了起来。

        刘荞叶本来还在四处寻找男人,听到崽崽这么一声喊,心彻底碎了,回头一看,果然看到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一点动静都没有的男人,双脚一软,差点没直接坐到了地上。不过她依然坚强地跑了过来。一边向前冲,一边喊着男人的名字。

        “有平,有平,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哇?以后我跟崽崽怎么活啊?……”

        张叫花推了推爹的身体,张有平的身体略微晃动了一下。

        刘荞叶冲了过来,直接扑在了丈夫身上,“我不活了啊!”

        “哎哟。”躺在地上已经“死掉”的张有平发出一声痛呼。

        “爹活了!爹活了!”张叫花跳着拍起手来。

        刘荞叶满面泪花地抬头看着男人,果然发现张有平睁开了眼睛。

        刘荞叶双手在张有平胸膛上连拍了几下,“你吓死我了,你可吓死我了!”

        “哎哟。别打别打,到时候我没被石头砸死,倒是被你拍死了。”张有平的伤口牵动,痛得龇牙咧嘴。

        “你哪里受伤了?”刘荞叶慌慌张张地爬起来,看着张有平满身的鲜血,也不知道他的伤口究竟在那个部位。

        “肩膀这里背一快拳头打的石头砸到了。出了不少血,准备回村的时候,在这里昏迷了。”原来张有平当场被砸晕在地上,过了一会便恢复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却发现一个人都不见了。自己肩膀上红了一大片,准备往村里走,走了没多远,就支持不住,昏迷在这里。

        “你忍着点,我看看你的伤口。”刘荞叶小心翼翼地扯开张有平的领子。

        上面果然有一个很大的口子,现在鲜血已经止住了,看上去伤口依然非常狰狞。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