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20章 灵符法水的效果

第20章 灵符法水的效果

        张有平伤口口子不小,血已经止住。虽然稍微用力,就会扯动伤口,让张有平这个壮汉,忍不住叫痛。但是问题并不严重,只是不知道究竟有没有伤到骨头。

        “要不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刘荞叶有些担心。

        “别担心。现在这个情况,一路走过去,只怕还会加重伤口。”张有平摇摇头。

        “爹啊,我师父教了我开刀接骨止痛水,回家我给你化水喝,肯定能够好的。”张叫花稚声稚气地说道。

        “好啊。回去崽崽给爹化水喝,喝了就不痛了。”张有平自然不认为崽崽梦中学的东西真的会有用,只是很欣慰。

        “傻孩子,化水怎么会有用呢?”刘荞叶摇摇头。

        “师父说有用的。”张叫花的嘴巴翘了起来,很是生气的样子。

        “说不定有用。一个拳头大的石头砸到我身上,速度不慢,我身上虽然受了伤,感觉并不是特别严重,只是失血比较多而已。我一直很奇怪,伤势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刚才崽崽一说,我才想起来,早上出门的时候,崽崽给我化了一碗铁牛水,说是能够防身抗打。也许正是因为那碗水才会有这样的结果呢。”张有平猛然想起了早上的事情。

        张叫花这才露出了笑脸,“我就说我师父教的这化水可厉害了。”

        “这,这样迷信的事情,怎么能信呢?”刘荞叶有些担心地说道。

        “这不是迷信!”张叫花很生气,娘今天怎么回事嘛,总是跟宝宝作对呢?

        张有平现在虽然还有些虚弱,但是有婆娘崽崽陪伴,精神状态相当不错,“我们先回去,让崽崽试试,也不会少了什么。前龙那混球,刚刚明明跟我在一块的,竟然把我扔到这里,管也不管了。他就这么一个一毛不拔的人,想从他手里拿到一个子都难。要是崽崽能够治好我的伤,这钱就省下了。对了你们从村里来,知道世才的情况么?”

        “我也不是很清楚,就听说哑炮炸了,就四处找你,没看到你人,我都急死了,哪里还顾得上去问啊。不过看起来世才的情况不好,张支书都在张罗着喊拖拉机,准备送到医院去。我也没有过去看,直接到石山这里找你过来了。这家伙,我要他在家里等着的,一句话都听不进去,非要跟我过来。哼!”刘荞叶不怀好意地看着张叫花。

        张叫花可不怕,直接躲到爹的身后,理直气壮地说道,“要不是我跟过来了,你还找不到爹呢。”

        张有平忍不住嘿嘿一笑,不小心牵动了伤口,脸上立即露出痛苦的神色。

        “怎么了?是不是牵动伤口了?臭崽崽,还不松开爹?回头我再收拾你。”刘荞叶瞪了躲在张有平身后的崽崽。

        张叫花冲着刘荞叶伸出舌头不停地摇动,做了个鬼脸,根本没有一个怕字。

        “算了算了。崽崽也没干什么坏事,他不是也帮着你找我了么?”张有平成为了崽崽的保护伞。

        “你就惯着他吧。将来等他闯了祸,你后悔都来不及。”刘荞叶这一次瞪着眼睛看着自家男人。

        张有平将张叫花从身后提了出来,“臭小子,还不赶紧跟娘道歉,否则爹不保你了。”

        “娘。”张叫花将这个娘字喊得嗲了几个转,那种娇气也只有童声稚气喊出来,才是那么动听。这可是屁孩们的必杀技,这一招施展出来,任凭是虎爹虎娘都无法抵挡。

        刘荞叶忍不住扑哧一笑,这一笑出来,之前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威严,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张叫花跑过去拉着娘的手,转了好几转,就彻底让刘荞叶没脾气了。

        “别来烦娘,反正有你爹宠着你哩。”刘荞叶假装生气地说道。这语气里也带着浓浓的醋意。

        到了家中,张叫花迫不及待的去厨房里拿了一个碗,在水缸里舀了半碗水,然后在堂屋里开始化水。

        别看张叫花只是一个小孩子,平时也没个正行,但是化水的时候的那个认真让刘荞叶与张有平都感觉有些奇怪。化水的讲究可不少,一是声音节拍要丝毫不差,而是步法与咒语要完全契合。差一丝一毫,化出来的水,没有任何效果。步法是步天歌里面的路子,要与星象相对应。咒语则要与声调节拍相契合,然后还需要这两套路子契合到一起。不可谓不难。但是张叫花在梦里练习了不知道多少回,被罚了不知道多少次,都已经将这种行动变成了一种本能。他不需要去刻意做什么,只需要自然而然地将所有的动作做完。自然而然地契合了。

        张叫花甚至能够感觉到一种玄妙的东西从四面八方涌过来,进入到手中青花瓷碗中的水中。这水仿佛瞬间充满了活力。

        张叫花停了下来,将水端到爹面前,“爹,一口喝下去。”

        张有平接过崽崽端过来的水,一口喝了下去。

        “感觉怎么样?”刘荞叶急切地问道。她一方面难以接受崽崽化的水真的会起作用,另一方面她又盼望能够起作用。家里跟村里所有农户差不多,把家当全部拿出来,也没多少钱。如果去一次医院,家里又得去借债了。亲戚朋友或许能够帮撑一下,但是她不想去看别人的脸色。

        “那会有这么快啊?”张有平呵呵一笑,不过很快脸色一变,出现一丝惊喜,“我好像感觉不怎么痛了。”

        “真的假的?”刘荞叶怀疑男人是骗自己开心的。

        “真的!没骗你。我真的感觉不痛了。”张有平站起身来,做了几个动作,竟然只是感觉到伤口隐隐作痛。刚才崽崽化的那碗水还真的有作用!

        “我就说了我化的水是有用的。师父跟我说过的。”张叫花得意地说道。

        刘荞叶欣喜地说道,“没想到真的有用。”

        “是啊,看来我们不用去医院浪费钱了。先等两天再说,反正我也没怎么感觉痛了。”张有平也舍不得浪费钱。这两年好不容易才把建房子借的钱还清,又要去借钱,张有平还真拉不下这张脸。

        “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这样也放心一些。”刘荞叶还是觉得去医院更靠谱一点。

        “不用不用。我相信我们崽崽的本事哩。”张有平将崽崽抱起来,亲了一口。

        “快,快放下来,可别弄到了伤口。”刘荞叶慌忙说道。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