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23章 米饭肉香

第23章 米饭肉香

        听到锅子里咕嘟咕嘟响的时候,张叫花将灶膛里的火用柴灰堆起来,火小了很多,锅子里的响声也变小了不少。张叫花去拿了一双筷子,将锅盖揭开,用筷子在锅子里插了几下。热腾腾的白雾冲上来,张叫花很喜欢这种米饭的香味。

        但是今天的香味格外的惹人食欲大振,这米饭里竟然有一股肉香。真是奇怪了,没有加肉,怎么米饭里会出现一股肉香味呢?

        煮饭煮肉法咒,难道能够使得米饭里充满肉香的法术?这种可能性很大,否则谁会吃了饭没事干,去弄这么一个咒语呢?

        哎呀,真香啊,肚子也咕噜咕噜地叫起来。张叫花很想装一碗饭尝一尝。但是这个时候饭还没熟透,夹生的。只好将锅盖盖好。饭快煮好的时候,爹娘也回来了,张叫花倒是忘记了去吃锅子里的米饭。

        “咦,今天的饭好香啊。”张有平一进门就问到了一股久违的香味。这年头闻一回肉味真不容易啊。

        “嗯,哪里来的一股肉味?”刘荞叶也觉得奇怪。

        张叫花假装不知,“难道我煮饭还煮出肉味来了?”

        “哎呀,看来是好久没吃肉了,这都嘴馋得不行了。”张有平嘿嘿一笑。

        刘荞叶却还有点将信将疑,“我刚才是问道了一股肉味。真是奇怪。吃肉吃肉,钱从哪里来啊?”

        张有平无话可说了,“等我伤好利落了,我去广东打工去。听在那边上班,一个月有两三百呢。”

        “那么远,一年才能回来一次。崽崽一年都见不到爹。有什么好?家里虽然困难,也没到揭不开锅的时候。还是想办法在家里干点什么事业。”刘荞叶不是很赞成丈夫的想法。

        想一想,到了广东,一年到头才能够跟婆娘崽崽一起生活几天,张有拼不由得也开始打起退堂鼓。那个年头,大家一起受穷,也没有感觉家里穷有什么抬不起头。虽然没钱,家家户户的日子过得并不痛苦。那个时候,刚刚实现了吃饱饭,所以,大多数人不仅没有感觉到痛苦,反而有种淡淡的幸福感。

        刘荞叶做了一个丝瓜汤,又炒了一个冬瓜,给崽崽单独弄了一个荷包蛋。也算是有两菜一汤了。再从坛子里弄了一点剁辣椒下饭。丝瓜汤里还加了一点豆鼓,味道又上了一个台阶。

        张有平给崽崽拿了一个搪瓷碗,这碗上面已经脱了好几处漆了。都是张叫花吃饭地时候给摔的。

        张有平一打开锅盖,一个浓郁的肉香扑面而来,“咦,这锅子里还真是有一股肉香味。崽崽,怎么回事,你哪里弄了肉来了?”

        “没有啊。我到哪里弄肉去?我总不能到我家的猪身上割肉下来煮得吃吧?今天也真奇怪,饭煮熟了,竟然出了肉香味了。”张叫花故意装糊涂。

        刘荞叶也看了过来,“你装点饭出来看看里面有没有肉不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但是饭装了出来,依然不知道怎么回事。里面根本找不到一丝肉,但是香味却跟肉香完全一样。

        “真是奇怪,还真的没肉,怎么闻到一股肉香味呢?这饭不吃菜都能吃几大碗。”张有平端着碗直接吃了一碗光饭。

        “那你就天天吃光饭,反正现在粮食够吃。”刘荞叶笑道。

        这一顿饭,饭不够吃,就连刘荞叶平时吃不了多少的,今天也加倍了。张有平本来每餐要吃两大碗,今天干脆吃了三大碗。张叫花就算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是受本能控制比平时多吃了一倍。最后三个人把锅子里的饭吃光了,喂鸡都没米饭了。

        张叫花终于明白煮饭煮肉法咒的作用,竟然可以让米饭带着肉香,自然能够提高食欲。解解馋。这法术也不知道是谁创造出来的,想来是那个梅山道士好久没吃肉,馋得慌,才创造出这样一道法术。

        做午饭的时候,刘荞叶在家里做饭,张叫花自然没有机会施展煮饭煮肉法术,结果,刘荞叶煮出来的饭自然跟以前的气味一样,哪里来的肉味?

        刘荞叶直接捏着崽崽的耳朵来到厨房,“老实跟娘说,你煮饭煮出来肉味是怎么回事?你今天不老实招待,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叫花赶紧招,“我师父教了我一个煮饭煮肉的法术,我做饭的时候用了这个法术,里面就有肉香了。”

        “那你赶紧施展法术。”刘荞叶很是回味那种香味。

        张叫花却摇摇头,“不行啊。那个法术只有在做饭的时候才有用的,你这生米都煮成熟饭了,我还怎么施展法术啊?”

        “不早说。”刘荞叶很是懊恼地说道。

        吃过午饭,一家人在院子里的杨梅树下纳凉,就听到张世才家有人哭得厉害。

        “好像是九婶在哭,难道是世才出了什么事情?我过去看看啊。”张有才的眉头紧蹙,预感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你去吧。崽崽,你跟娘在家里。”刘荞叶首先就想着将崽崽看住。

        “娘,我去院里玩一会好不好?”张叫花自然想过去看热闹。

        “不好!”刘荞叶很干脆地下了决定。

        “娘……”张叫花再次发大招,用了连续几个三百六十度的旋转嗲声,都快把刘荞叶的心喊酥了。

        “不行!”刘荞叶眼睛一瞪,不发威,你忘记了我是母老虎。

        张叫花跟母老虎僵持了一会,最后还是认识到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垂头丧气地走进了屋子。

        张世才情况不妙,伤口发炎了。虽然从医院里出院之后,在家里一直打消炎针,但是农家的环境与医院比起来,自然是差了太多,又没有很好的护理,回来没两天,伤口就感染了。现在全身像火烧一般,躺在床上说胡话。

        “银秀,银秀回来了啊?你这样做,我不怪你。但是你不要跟我离婚……”

        “前龙你这个畜生,你真缺德啊。老子给你帮忙,差点命都丢了,你就这样跑掉,你还是人么?”

        ……

        张世才一直都在反复说这些事情。他的意识已经越来越不清楚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婶子,得送医院。”张有平一看到这种情形,立即说道。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