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31章 黄大仙

第31章 黄大仙

        明天又是新的一周了,这一周《修道记》离首页新书总榜前十只有一步之遥。收藏数慢慢多了起来,现在已经有两千多个了,希望道友们每天把推荐票给《修道者》。虽然老鱼更新不快,但是老鱼写得很认真。因为老鱼要对每一个情节思考清楚,这样才不会重蹈上一本书的覆辙。写得快没有用,写得精彩写得长远才是正道。希望道友们多多谅解。新书榜是新书期间非常好的一个位置,对书的宣传非常有帮助。老鱼没有精力也没有财力去运营,只能靠道友们的一臂之力来赢得新书榜。推荐票、会员点击、打赏都是可以提升新书潜力值的。对争榜尤为重要。敬请喜欢《修道记》的兄弟们支持老鱼!

        张叫花以为出师了之后,晚上就不会做梦了。没想到到了晚上,张叫花又做梦了。不过这一次,却不是梦见在老道士的道观里了。而是出师之后,四处行香火的事情。

        梦里的这个村子叫老藤村,村里最近不太平。有个农户家里的孩子行为古怪,所以来请水师。

        那个小孩子以前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最近几天行为特别怪异,胆子特别小,白天也躲在房间里的角落里不敢出去。听到一点点响声就会钻到床底下藏起来。对自己家里人,也非常抗拒。任何人都无法接近。不能正常说话,而是发出吱吱的声音。一切反应不像人,反而像一只动物。

        村里人都觉得孩子是撞了邪,所以才会表现怪异。于是便去请了水师。

        张叫花到了村里,首先问小孩子变成这种情况之前,村子里有没有发生什么怪事。

        那个小孩的父亲说道,“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事情。就是在前几天的时候,我家崽说看到了一群黄皮子,在房后面的山里吹吹打打的。他们几个熊孩子拿石头扔,吓跑了那群黄皮子。把黄皮子赶走之后,他们在山里捡到一个红布袋子,里面装着十三枚大钱(铜钱)。那袋子大钱是我家熊孩子捡到的,拿了回家来了。”

        那个小孩子的父亲从家里将红布袋子找了出来,里面果然是装得鼓鼓的,里面果然有十三枚大钱。张叫花一闻那布袋子上的气味,果然有一股野生动物身上的膻味。这黄皮子的气味有些特别,张叫花在梦里跟老道士出去的时候碰到过。一闻就闻了出来。

        “这事是你们不对在先,惊扰了别人的好似。我会给你们去劝解一下,把这件事情给了了。”这话自然是张叫花不由自主说的。每到梦中,张叫花发现自己仿佛在看一场电影一般,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动发生,自己却没有半点办法。

        梅山水师要驱魔卫道,首先要学会与这些邪魔沟通的方法。梅山水师自然有一套与这种邪灵沟通的法术。张叫花进了那个孩子躲藏的房子内,尝试与附体的邪灵沟通。

        “我是这里的水师。你的事情我眼睛听说了。这些孩子抢了你的聘礼,自然是不对在先,已经受到了惩罚。所以,现在我过来给你们调解一下。让他们还回你的聘礼。你也放过这个不懂事的孩子。这件事情就此打住。”

        那个小孩子下先是很奇怪张叫花竟然能够与它沟通,然后又有些害怕张叫花会对付他。但是说起聘礼的事情,那孩子就非常激动,“这事不能说了就了。他们坏了我的好事,我就要他们吃点苦头。”

        “他们吃苦头已经够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如你给我一个面子。拿了你的聘礼回去,以后不要再来了报复了。”

        “不行。我上一次结婚没结成,新娘不会再跟我了。我要去重新找新娘,花费很多。他们要赔我的。”那邪灵不干。

        张叫花点点头,说道,“我去给你和他们说一下。让他们陪你一些钱。”

        张叫花跟那孩子的家人一说,那家人立即同意。拿出三倍的大钱,将那个红布袋子塞得满满的。

        张叫花拿着那一袋子钱过去,那邪灵动了心,却又贪心地还想多要一点。张叫花立即脸色一变。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给我面子了?”张叫花从道袍里取出法器,欲做法,那邪灵不知道厉害,竟然要与张叫花斗法。

        张叫花直接用手指点了那小孩的人中穴,将小孩定住。然后化了五猖水,灌入孩子口中。那五猖水是邪灵克星。邪灵立即从小孩身体之中逃出。

        张叫花追了出去,一只黄皮子从房屋旁的稻草中钻了出来。准备逃走,却被张叫花追上去,直接拧住了脖子。这是一只通了灵的黄皮子,极为罕见。

        黄皮子被张叫花制住,只得求饶。并且许诺以后再也不来为祸。老道士以前就告诫过,遇到这种通灵的动物,尽量不要一棍子打死。要念其修行不易,放它一条生路。只要略加惩戒即可。

        张叫花将那一袋子大钱交给黄皮子,任由它离开。一只黄皮子,口里叼着一袋子大钱,跑动起来,着实古怪。

        等这个梦做完,张叫花睁开眼睛,已经是天亮了。不过这一天是星期天,张叫花放牛的任务也完成了,早上没有什么事情,刘荞叶就让儿子多睡了一会。

        张叫花起来的时候,听到张本瑞家闹哄哄地,跑过去一看。他们家院子里扔了好四只黄皮子,全部被张本瑞打死了。

        哑巴支支吾吾地在夸耀他们家的丰功伟绩,“昨天,我爹去镇上买了几个老鼠夹子回来,全部放在鸭笼四周。这些该杀的黄皮子,这一阵已经在家偷了五只鸭子了。我们也是实在恨了它们的心。特意买好老鼠夹子来对付它们。它们还真是胆大,昨天晚上竟然又来了。夹住了四只,可惜还逃走了好几只。我爹说要把这些黄皮子剥皮,给那些黄皮子一个教训。让他们以后再也不敢来。”

        “祸事了,祸事了!”哑巴爷爷张根新匆匆赶了过来,看到院子里的一切,急得直跳脚。

        “爹,你别慌张,现在都改革开放了,那些封建迷信都是老皇历了。你放心,这事情是我们做的。黄大仙就是过来报复,也是找我。跟你老人家没关系。”张本瑞看见老人家跳脚的样子,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张满银也忍不住说道,“本瑞,老人说的话就该听听。黄大仙惹不得的。”

        “惹不得也惹了,它们敢再来,我还是剥它们的皮,吃它们的肉。我家的鸭子给它们偷尽了。这一次干脆来一大群,要不是我早就防备,我家一窝子笨鸭都给它们吃光了。你们站着说话不腰疼。让你们家折掉了这么多的鸭子,看你们还有没有心情跟我说这些吧。”张本瑞对众人来阻止他,非常地不悦。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