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35章 报复

第35章 报复

        虽然推荐票还没满一千,但是老鱼还是加更了!现在要冲新书榜,老鱼恳请道友们踊跃给投推荐票、打赏支持!

        兰蛇溪村的人合力顺手将刘标父子拉上了岸。刘标脸色有些发青,倒是没什么事情,但是刘喜就没那么轻松了。早已经窒息了,现在脸色青紫。显然是缺氧很严重了。

        “别慌别慌,去拿口灶锅(大口径的铁锅)来。”匆匆赶来的刘同茂经验非常的丰富,不慌也不忙。

        村里人立即就近从一屋里搬来了一口灶锅,倒扣在地上,刘同茂将孙子抱上去,附在灶锅上。呛进肺里的水自然地流了出来。然后就听见刘喜轻咳了一声。

        “活过来了,活过来了!这法子不错!”人群中有人兴奋地说道。

        “今天这事真是悬了,要不是刘标当时在场,他崽只怕是没了。也幸好大伙救得及时,要不然,他们两父子都悬。以前这里听说过有人被水鬼拉脚,没想到这次真的出了水鬼。一定要记得跟村里的小子们好好说说,这一阵都不要去兰蛇溪游泳了。恐怕这事还没完。”

        众人七嘴八舌说个不停,伏在灶锅上的刘喜自己从锅子上滑落下来,“爹啊,河里有水鬼拉我的脚。”

        “崽啊!你可把爹吓死了。”刘标用力地握着崽崽的肩膀使劲地摇。

        赵兰英从家里冲了过来,一路哭嚎着,“心肝宝贝啊!娘没法活了啊!”

        赵兰英刚从外面回家,就听村里人说崽崽被水鬼扯脚,现在还生死不知。立即从家里冲了过来。

        “哭哭哭,就知道哭!”刘标看着婆娘就气不打一处来。今天若不是他婆娘做得过分,崽崽肯定还在跟外甥一起玩,根本不会去河里游泳。结果差点出事。对了,这事还幸亏姐姐提醒。要不然也出事了。这事姐姐怎么会知道呢?刘标记得清清楚楚,姐姐千叮万嘱要让他一定要把崽崽带回家,显然是怕崽崽出事。

        等一家人回到家里,刘标才将这事告诉了家里人。

        “这事是荞叶提醒你的?”刘同茂问道。

        “可不是。我差点就没听姐姐的话。想一想,我就觉得后怕。”刘标到现在还没完全缓过来,心里还是砰砰直跳的。

        “荞叶说,叫花晚上做梦有个道士教他法术,这只怕是真的。应该是叫花看出了点什么。荞叶才会这样提醒你的。真是多亏了叫花了。”刘同茂感叹到。

        “你听清楚了!今天是多亏了叫花,我家崽崽才没出事的。你看你做的什么事。姐姐一家人好不容易回趟娘家,你愣是把人给撵走了。赵兰英,我告诉你,以后你最好老实一点,你以后再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你!”刘标差点没对赵兰英动手。赵兰英也知道今天做得有些过分,低着头,什么话也不敢说。

        罗冬珍见差不多了,赵兰英也受了教训,便开口说道,“这事过都过去了。以后做事多思量思量。”

        张叫花一家翻山越岭,娘却一直担心,心里不停祈祷,侄儿千万别出什么事情。

        “婆娘,你就放心吧。兰蛇溪的伢子哪个不是水里泡大的,而且风水桥那里那么多的伢子洗澡,就算有什么事情,喊一声,村子里的大人就跑出来了。”张有平一点也不担心。别说村子里的伢子,就算是大姑娘,也少有不会游泳的旱鸭子。

        “崽崽,刚才你在祖师桥真的看到有人被拖下了水?”刘荞叶再一次向崽崽印证。

        “娘,你都问了我好多次了。我是真的看到有人被拖下水了。不过我看到了是那个人的背影。是不是喜子我可没看清楚。爹不是说了么?客公他们村子里那么多的人,就算有人淹水,很快有人出来救人了。”张叫花有些不耐烦。

        “唉,刚才我真该回去看看,今天这事我没有确认了喜子没事,我晚上都没法睡觉。”刘荞叶有些后悔。

        “现在都走了一大半了,你回去又顶个什么用呢?你就放心吧。肯定没事的。过两天你再回一趟娘家。咱们叫花人家不喜欢,住在人家家里,彼此都很难受。我反正是不会让我崽受这份委屈的。”张有平今天也是很生气。他受点气他一点都不在乎,但是崽崽受了气,他就忍不得。

        听男人说了这话,刘荞叶不说话了。男人和崽,两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在自己娘家受了委屈,刘荞叶心里也是愧疚得很。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马冬花正在帮操持家务,见儿子一家这么晚还赶回来很是意外,“荞叶,难得回趟娘家,怎么不在家里住一晚啊?家里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我不是给你们看着么?”

        “娘,最近黄皮子闹腾得厉害,我们主要是担心家里的家禽家畜不安宁。”张有平见婆娘面色尴尬,连忙给婆娘解了围。

        马冬花点点头,“这倒是。亲家身体都还吧?”

        “健旺得很呢。让娘挂心了。”刘荞叶听了婆婆的话,心中一暖。

        “应该的,应该的。”马冬花哈哈一笑。

        “奶奶,你看我带了什么回来了?”张叫花立即将狗崽抱了出来。

        “哎哟,这狗崽真不赖。我乖孙子的眼光不错。”马冬花从孙子手中接过狗崽,看了看,又还给了孙子。

        张叫花走了一天,早就非常疲惫,在盆子里洗澡的时候,就在打瞌睡了。后来还是张有平直接抱到床上去的。

        天还没亮,张叫花就听见外面有人在哭嚎。稍微仔细一听,就听出来是马金秀的声音。张叫花看了看窗外,还是麻麻亮,眼皮子一耷,竟然又朦朦胧胧睡着了。依稀听到爹娘房间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

        张有平两口子听到张本瑞家的动静,连忙穿了衣服走了出去。

        张本瑞家院子里已经站了很多村里人,有些手里还打着手电。在院子里照来照去。

        张有平走过去一看,院子里的惨相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院子里尽是死了家禽。死鸡鸭摊了一地。不用看,张有平也知道,这些应该是黄皮子干的。黄皮子果然来报复了。平时,黄皮子偷食的时候,只会咬死一两只鸡鸭,然后将尸体拖走。但是这一次,黄皮子竟然没将鸡鸭的尸体拖走,而是摆在了院子里,显然是要向张本瑞示威。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