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38章 起火了

第38章 起火了

        求推荐票!

        张本瑞家的事情让整个梅子坳都陷入到一种肃穆的气氛之中。太阳还没落山,家家户户早早的收工了。要是以往,往往都是要等到太阳落山,光线变得有些昏暗的时候,才会回家。

        乡亲们脸上也跟平日不大一样,似乎多了一丝严肃。乡间小道上,行人脚步匆匆。

        一只乌黑的乌鸦村口呱呱地叫个不停,给原本就气氛紧张的梅子坳增添几分阴森森的感觉。

        刘荞叶带着崽崽直接从田里将自家的鸭子从水田里赶出来,而不是让这些鸭子到了天黑之后,自行回家。

        “娘,我们家的鸭子不是会自己回家的么?用得着过来赶么?”张叫花觉得这纯粹是娘没事找事。

        “就你嘴多。今天上午本瑞去山里烧黄皮子,结果黄皮子没烧死几只,把自己给弄伤了。还逃了好多只。这黄皮子记仇得很。但是昨天夜里,它们已经把本瑞家的鸡鸭全部祸害了。我们家离他们家离得最近,我担心黄皮子会来祸还我们家的鸡鸭。”刘荞叶眉头紧蹙,满脸担忧之色。

        “娘,你让爹明天去街上买点黄纸、朱砂,我画一道安宅符就好了。”张叫花跟师父学过,一点不在意地说道。

        “谁知道你的安宅符有用没用哩。”刘荞叶笑道。

        “肯定有用。你记得明天让爹去赶集买东西。”张叫花早已把梦里梦见的一切当成了现实。

        “崽崽,以后这些事情只能跟爹娘说,千万别跟别人说,知道么?”刘荞叶觉得有趣,但是又连忙叮嘱了一句。

        “知道了。娘。”张叫花应了一声。

        张叫花早早的就睡,这一夜竟然没有再做梦。

        半夜的时候,就听见有人在大声哭喊:起火了!救火啊!

        张叫花年纪小,睡得沉,耳朵里迷迷糊糊听见,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叫花,叫花,快醒醒。”刘荞叶用手轻轻地在崽崽脸上拍了拍。

        但是张叫花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喊了一声:“娘。”眼睛一闭,又睡着了。

        “这孩子,睡得正香呢。要不别叫醒他算了。”刘荞叶有些不忍叫醒儿子。

        “你说的什么疯话呢?我们家的房子离得这么近,要是风把火苗吹过来,把我们家的房子点着了怎么办?必须把崽崽叫起来,让他去爹那边。在那边接着睡都行。不能留在家里。你快点啊。我得过去了。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见死不救呢。”张有平提着一个水桶就往门外走。

        张叫花虽然不忍心叫醒儿子,但是却也知道男人说得有理。万一活少了过来,别看自家是砖瓦房,房子四周却野堆了很多柴火,一旦点着了,整个房子的房橼都是能够接上火的。将崽崽留在家里确实很危险。老屋那边离得远,火情发展得不是特别严重的话,应该不会烧过去。而且在那边有爷爷奶奶照看。虽然说爷爷奶奶有些不待见崽崽,但总归是亲孙子。

        刘荞叶直接将崽崽抱了起来,往老屋走去。走出院子的时候,张叫花听到有人大声喊叫。

        “这边这边,快用用水泼。赶紧去塘里挑水啊。这火要赶快控制住,不然村子里的木屋这么多,要是让火势蔓延开来,整个梅子坳都完了。”

        火真大啊!张叫花在自家院子里都感觉到热腾腾的热气不住地冲刷过来。张叫花一下子醒了过来,挣扎着要从娘的怀抱中下来。

        “醒了?”刘荞叶笑了笑,将崽崽放到地上。

        火真大啊!张叫花看到张本瑞的房子完全笼罩在火光之中。像一个巨大的火堆。

        “烧啊烧啊!烧死你们!”马金秀披头散发不停地喊叫,听起来,有些像个疯子。几个妇女拼命地将马金秀按住,但是马金秀的力气实在太大,四五个妇女竟然差点没按住。

        “拿绳子把她绑起来!也不知道造的什么孽!竟然把自己家给点着了!”

        “金秀啊!你别发癫了!你们家的房子都给你烧着了。以后你们家的日子怎么过啊?”

        “完来,完了,全完了!”张本瑞头上包得像个粽子似的,一屁股直接坐在地上,也不管是地上已经浇得泥泞不堪。

        “本瑞,你别坐在地上了。你伤口还没好,别感染了。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也别想太多了,只要你没事就已经是万幸了。”村支书张德春将张本瑞从地上拉起来。

        张有平也连忙说道,“去我们家里坐一坐,这边又乡亲们呢。”

        火一直没有扑灭,本来就已经连续晴了很长时间了,张本瑞家的房子又是那种全木质结构的。加上起火是在半夜,等火大了,才被发现。根本已经控制不住了。

        有个所有人都很迷惑的问题,马金秀怎么会突然发疯,而且要放火烧自己家的房子。

        “昨天他们两口子都还好好的啊,又没有吵架,金秀怎么会突然发疯。把自己家给点了呢?”

        “是啊。昨天本瑞受伤的时候,都还是她忙里忙外的。”

        “平时也没听说金秀有什么不对劲啊?”

        一旁帮不上忙的老人们七嘴八舌分析起火原因。突然有人大声说道,“莫不是那些黄皮子回来报复了吧?”

        这个观点立即有人赞同,“对啊,黄皮子的报复性非常强的。大前天夜里,本瑞用老鼠夹子弄到了几之黄皮子,然后剥了这些黄皮子的皮。前天晚上,黄皮子就把本瑞家的家禽全部坏掉了。昨天本瑞去山里火烧黄皮子的老巢,昨天晚上,家里就起火了。肯定是黄皮子回来复仇了!”

        “那本瑞婆娘莫不是被黄皮子附身了吧?早些年,倒是听说过被黄皮子附体的事情。赶紧回去弄一根针过来。刺一下本瑞婆娘的人中,看看她的反应,就知道她是不是被附身了。”村里的老人都是见多识广的,对黄皮子的一些听闻自然比年轻人要更多。

        村里人将张本瑞两口子扶到张叫花家了。

        本来刘荞叶准备将张叫花带到爷爷家去的,但是现在张叫花已经醒了过来,也死活不肯去爷爷家。

        见村里人将张本瑞两口子带到自己家里,张叫花自然有了近距离观察这两口子的机会。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