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39章 出手

第39章 出手

        “荞叶,找根针出来。他们说要试试金秀被黄皮子附身了没有。”罗细妹与几个妇女使劲地将拼命挣扎的马金秀按在椅子上。

        刘荞叶连忙进了房间。

        张叫花站在一边仔细打量张本瑞两口子。难怪张本瑞这么倒霉啊。印堂上弥漫着黑气,老道士说过,印堂散发的气能够看出来一个人的气运。如果是冒青烟,自然是祥瑞之气。但是张本瑞的气却是深黑色的。说明他的气运已经差到了极点。

        但是马金秀印堂的气就有些怪异,竟然是泛着红色的气。这是大凶!还有一股灰色的气。一个人的身上怎么会有两股不同的气呢?张叫花抓了抓后脑勺。老道士没说过啊。哪天做梦,一定要去好好骂一骂老道士。

        刘荞叶从房间里取了一个针出来递给村里的老木匠张积旺。

        木匠、泥水匠,反正职业上有个“匠”字的,多少会跟梅山法术有些关联。老木匠就会很多仪式。不如说上梁、圆棺等仪式。厉害的甚至还能够施展梅山术法。

        张积旺结果针,“你们几个把金秀按住了。等一下她肯定要挣扎的,力气很大,你们都下点力气。”

        张积旺还刚刚靠近,马金秀立即凄厉地嘶吼起来,“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要烧死你们!”

        马金秀的声音很怪异,仿佛不是她喊出来的一样。

        张积旺朗声说道,“我不管你是何方妖魔,识相的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张积旺虽然主持过一些仪式,但是他是不懂法术的,他这么说,只是想吓唬吓唬附在马金秀身上的东西。

        “哼哼!雕虫小技,还敢在我面前逞威风!你会后悔的!我不会放过你的。”马金秀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阴阴地看着张积旺不屑地说道。

        张积旺有些心虚,不过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心一横,拿着针便往马金秀人中刺去。

        “啊!”马金秀猛然用力挣扎,力气似乎一下子大了好多倍,险些就挣脱了。不过好在之前就已经将她捆绑在凳子上。加上张本瑞也过来帮忙,众人折腾了一番,终于将马金秀按住。

        张积旺手中的针也刺入到马金秀的人中穴中。

        “啊!”马金秀一声尖利的嘶鸣,声音尖利得似乎要刺破人的耳膜。

        “快,捉住了!别让她挣脱!”张积旺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

        但是他的方法似乎并不起作用,马金秀虽然看起来很痛苦,那东西依然没有从马金秀身体之中出来。

        张积旺将绣花针取下,再次刺入。

        “你死定了!”马金秀眼睛猛然一瞪,竟然在那一瞬间猛然从椅子上挣脱,将几个按住他的妇女全部掀翻。双手猛然掐住张积旺的脖子。

        张积旺的脖子被死死掐住,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气也没法出。根本没法挣脱。

        众人连忙上前,想要将马金秀重新控制起来,但是根本奈何不了马金秀。

        张积旺年事已高,被马金秀这么一掐,很快就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眼睛一翻,晕厥了过去。

        “五雷三千将,雷霆八万兵,大火烧世界,邪鬼化灰尘,如有法力大,扫尽千邪万鬼精,玉皇赐我天下名,赐我铜甲铁甲斩妖精,若有强人不服者,弟子观请五百蛮雷火烧身,恐有前师与弟子刁幻者,押到万丈金井去藏身,若与弟子争刁,幻想脱身万不能,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张叫花猛然念出咒语,踏着罡步,手上变幻着各种手势。咒语念完,手指对准马金秀。一道若有若无的灵气化作一道剑芒直奔马金秀而去。

        “啊!”马金秀一声惨呼,一道黑气从马金秀身体之中飞出。马金秀则双手一松,全身立即变得极为软绵,无力地坐到了地上。

        “叫花?”

        众人都惊奇地看着张叫花,谁也没有想到最后竟然凭借张叫花施展法术,才将那妖灵驱走。但是张叫花一个屁大的孩子,怎么会梅山法术呢?

        张积旺年轻的时候当木匠走南闯北,见过一点世面,也听闻过梅山水师的各种传说。也曾经亲眼看到过梅山水师开坛做法。但是没想到张叫花这么小的年龄竟然能够开坛做法。一出手就将如此厉害的妖灵给赶走了。

        “快快,去附近找找。附身的那东西肯定就在附近。现在吃了大亏,是它最虚弱的时候。这东西的报复心强,既然已经得罪了它,干脆把它给灭了,以绝后患!”张积旺连忙说道。

        众人也顾不上去好奇张叫花小小年纪是怎么学到梅山法术的。全部走了出去,在附近找起来。

        马金秀终于恢复了正常,不过她刚刚被妖灵附体,身体极为虚弱。脸色极为苍白,她现在应该还不知道家里发生了。

        “婆娘,你现在清醒了没有?”张本瑞今天也是被自家婆娘吓到了。现在人没事,房子反而不是那么重要的。反正家里的谷仓都建在小溪边。这是山村人家的世世代代的惯例。当然这些惯例也是通过血与泪的教训形成的。谷仓建在溪边,远离房屋,就算房子起火烧掉了,谷仓还会给人继续生活下去的希望。

        “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怎么跑到有平家来了?”马金秀很是奇怪。

        “唉!我们家已经被你一把火烧光了。以后日子怎么过啊?”张本瑞叹息了一声。

        这个时候,只听见外面一阵喧哗。

        “找到了找到了。果然是一只黄皮子!”

        “别打死它,给叫花看看!”张积旺的声音响起。

        过了一会,张积旺等人捉一只黄皮子来到张叫花家中。

        “这家伙躲在本瑞家屋后面的草垛子里。我就说肯定在附近。看到我们过去,还想逃,只是今天跑不起来。被我一下子捉住了。”张恩中用手捏住黄皮子的后颈上的皮。让黄皮子根本没法动弹。

        这黄皮子在附体的时候,中了法术攻击,元神受到了严重创伤,现在虚弱得很,连它的本身攻击天赋--臭气攻击都没有施展。

        “叫花,你看着黄皮子怎么处理?”张积旺问道。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