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40章 求救

第40章 求救

        张叫花抓了抓脑袋,他才是一个七岁的孩子,他怎么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啊。

        “叫花,你别管。你们可都是叫花的爷爷辈的,叔叔辈的,这样的事情,你们让叫花一个小孩子去做决定,你们的算盘打得真精明啊!”刘荞叶冲了进来,将正在矛盾中的张叫花拉到了一边。

        刘荞叶从一开始就跑出去了,带着张有平走了回来。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张本瑞一家现在弄到自己家里来,到时候想让他们离开,可就没这么容易了。万一来着不走,那就麻烦了。

        这个时候,刘荞叶正好与张有平一起回来。

        张积旺很是尴尬,他把事情推给张叫花,说没一点私心是不可能的。谁不知道,如果这事真的让叫花做了,将来有什么因果,自然落到了叫花头上。这跟叫花施法驱赶妖灵可不是一回事。驱赶妖灵,那是张叫花的本分。既然修炼了梅山水法,开坛做法事,是道士的本分。但是赶尽杀绝,那就是因果了。今日因,他日果。张积旺或许只是纯粹想让自己彻底干净了,但是却把张叫花拉下了水。

        张有平是个很大气的男子,平时吃得亏,他都无所谓,但是关系到崽崽的事情,他可绝对不含糊。也是脸色一变,“积旺叔,我尊你是个长辈,但是你干的这事,能当得上一个长辈的辈分么?”

        张积旺低下头,老脸有点挂不住,“这事,这事,唉,都怪我。这事,叫花别管了,我反正也是一把老骨头了。真不该干出这种事情。唉!”

        张积旺提着黄皮子准备往外走,张叫花却猛然听见一个奇怪的声音。

        “饶命啊,大仙饶命啊!”

        “嗯?”张叫花觉得奇怪,左右张望了一下,却没发现说话的人。

        “饶命啊,我知道错了,不该冒犯了大仙。大仙饶我一命,我带着族人回大山深处,再也不再回来作恶。”

        张叫花走到门外,正好看到张积旺手中的黄皮子不停地作揖。

        “难道说话的竟然是那黄皮子?”张叫花有些疑惑。

        “大仙饶命!”那黄皮子的眼睛里竟然在不停地流泪。

        “积旺爷爷!”张叫花连忙将张积旺叫住。

        “怎么?”张积旺回头奇怪地问道。他知道张叫花这孩子邪性,也不知道这孩子想要干什么。

        “积旺爷爷,你把黄皮子交给我吧。”张叫花只是觉得这黄皮子够可怜的,在张叫花眼里,这黄皮子无论老少都是一个模样,在他眼里,看起来就像一个可怜的孩子在流眼泪一般。

        “叫花!这事你别去管!”刘荞叶走了出来想将崽崽拉住。

        “娘,你看着黄皮子多可怜啊。它流眼泪了。它刚才还在求我……唔……”张叫花的话说到一半便被刘荞叶给捂住了,但是也为时已晚。村里人已经将那种怪异的目光投射在张叫花的身上。所有的人并不奇怪,对于他们来说,这不正是张叫花的邪性么?

        “积旺叔,你别听叫花的。他一个孩子,说的话能信么?”刘荞叶生怕崽崽再说什么。

        张积旺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话道嘴边又摇了摇头,转身准备离开。

        张叫花使劲将娘的手掰开,“娘。这事我非管不可。老道士说了,做人要行善积德。这黄皮子虽然做了恶事,但是现在反悔了,就该给它机会,得饶人处且饶人。现在放它一条生路,彻底化解这一场恩怨。否则,村子里以后还是不得安宁。”

        “叫花,你这话说得好。你积旺爷爷不是想把因果推到你身上,而是希望你能够妥善的解决这件事情。这群黄皮子能够修炼到这个地步也是不容易。你放它一条生路。也是一场善缘。这事就你能够处理得好。”张积旺再次停了下来。

        这一下,刘荞叶与张有平也开始有些矛盾。这群黄皮子不简单,与平常熟悉的黄皮子完全不同。这群黄皮子特别聪明,就跟人一样。应该是修炼多年的灵物了。真要是把这只看起来应该是那一群黄皮子的首领的家伙赶尽杀绝的话,只怕会让梅子坳彻底与这群黄皮子结下死仇。真要是这样,以后整个梅子坳只怕是不得安宁了。

        “弄死它!必须弄死它!我家被它们弄到都快家破人亡了,想化解就化解?门都没有!快,把黄皮子给我,我要弄死它!”张本瑞刚刚回家看了一下,他家的房子已经彻底烧成了灰烬。家里的东西几乎没有抢出来什么。他已经出离愤怒了。

        张积旺却没有将黄皮子交给张本瑞,而是往远处连退了几步,“你们把张本瑞拉住,这件事情绝对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否则,到时候,可就不是张本瑞家的房子起火的事情了,而是整个梅子坳都有可能出现麻烦。”

        “你们放开我。你们怕这群畜生,我不怕!我家反正已经这么惨了,我豁出去命不要,我也要弄死这一窝黄皮子。我就不信了。我把这一窝黄皮子全部弄死,它们还能怎么报复我!”

        张有平不高兴了,“本瑞,你想要干什么不关我的事。但是你不要在我家干这些事情。还有,那个黄皮子是我崽捉到的,你想要弄死那只黄皮子,等我崽将它放走之后,你再去山里找。只要你能够抓得到,到时候,我绝对不多说一句。

        “有平这话说得在理。你在有平家里弄死这黄皮子,将来的因果全部落在有平家。还是消停一下吧。”

        “对啊。这事本来就是你们家搞出来的。那黄皮子不过是偷了你家几只鸭子,你就非要弄死那么多黄皮子,出现现在的结果,你能说你自己没有一点责任?还有现在你婆娘被上身,就差点把你家搞得家破人亡了。真要是再这样下去,弄把这只黄皮子头领也弄死,那你们家跟黄皮子就是致死不休了。你或许无所谓。梅子坳的人凭什么要跟着你家倒霉呢?”

        “我觉得这事还是让叫花来处理,我感觉叫花能够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

        村里人将张本瑞好好地数落了一通。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