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41章 放生

第41章 放生

        “娘,那个黄皮子好可怜啊。我们救救它好不好?”张叫花看着那个黄皮子不停地掉泪,心里酸酸的,拉了拉娘的手。

        “不行。”对于刘荞叶来说,崽崽才是她唯一需要考虑的。

        张有平走了过来,“让叫花去吧。”

        虽然他也不想让别人用异样的目光看待崽崽,崽崽毕竟是不一样的。但是张有平又觉得崽崽与众不同也许并没有什么不好。至少他不是那么平凡。

        “可是……”刘荞叶有些不解的看着男人。

        张有平向婆娘点点头,“让他去吧。”

        “娘……”张叫花看着被积旺爷爷手里捏着的黄皮子那可怜巴巴的眼神,就有些忍不住想要去救它。它好像自己的那几个玩伴一样。张叫花甚至能够回忆起,出事的那天,小伙伴在梦中不停地呼喊自己。如果那天能够醒过来,及时去叫村里人来救人,也许结果就会不一样。

        从那天之后,短短的时间里,张叫花成熟了很多,开始明白死亡是怎么一回事。那几个前些天还在自己身边的玩伴,跟以前是不一样的。张叫花似乎感觉到黄皮子此时的眼神,也许就跟那天几个玩伴最后的眼神是一样的。他们是多么的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他们的救星。

        刘荞叶松开崽崽的手,轻声说道,“去吧。”

        刘荞叶总是很遵从男人的决定,尽管她心中也许还觉得男人这一次的决定也许并不一定正确,但是她总是不忍心在别人面前扫男人的面子。

        张积旺一直在等刘荞叶的这句话。他不想成为黄皮子的最后命运的执行者。

        “有平,荞叶,你们可想好了。到时候有什么事情,可别怨我。我反正是一把年纪了。这黄皮子敢把事情做绝,大不了豁出去这把老命。”张积旺沉声说道,说话的手不由得手上的劲又加了一些。

        听到张积旺这句话,那黄皮子竟然脖子一缩,身体有些瑟瑟发抖。

        “积旺爷爷,你把它给我来处理吧。我爹娘同意了。”张叫花跑到积旺爷爷的面前。

        张有平两口子也点了点头。

        “好吧。叫花,你小心一点。狗急跳墙,这东西被惹急了,也敢咬人的。”张积旺提醒道。

        张叫花从张积旺手中接过黄皮子,那黄皮子竟然听话得很,在张叫花手中竟然是一动不动。

        张叫花将黄皮子放到地上,黄皮子也没有立即逃走。

        接下来更令人瞠目的一幕发生了。那黄皮子竟然人立起来,两只前脚做出作揖的动作,看起来根本就跟一个小孩子一样。

        “这是?”张积旺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村里人都是吃惊万分,他们没有想到一只黄皮子竟然有这样的灵性。同时也更加坚信张叫花是那种通灵的人。通灵的人,能够沟通阴阳,能够沟通神灵。普通老百姓敬畏神灵,却从来不愿意接触这种通灵的人。

        “你走吧,以后别来村子里了。”张叫花说道。

        那黄皮子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回头向张叫花作揖。然后钻进树林里就消失不见了。

        张本瑞两口子当天就从张叫花家搬走了,去了他们兄弟家里。村里的每家每户捐了一点钱扶助张本瑞家。在农村里,无论谁家里遭了灾,村里人都不会袖手旁观。

        生活艰难,生命对于自然太过脆弱,弱势群体要学会相互扶助,才能够在任何艰难的时刻存活下来。

        张本瑞两口子之所以这么快从张叫花离开,却并不是他们怕给张叫花家添麻烦,而是对于张叫花的恐惧。随手就可以将附体的妖灵从马金秀身体里面驱赶出来,就连那个通灵的黄鼠狼对张叫花都是那样的畏惧。

        每次被张叫花好奇的眼光看着的时候,这两口子便心里发麻。谁知道那个小脑袋里面究竟打着什么主意?

        张本瑞两口子离开的态度之坚决,让张有平两口子都有些意外。这完全不是张本瑞两口子的性格啊。难道是经历了这一次磨难,这两口子转性了?

        张叫花第二天在学校里受到了村里人更加严重地指指点点。

        他们虽然不敢当着张叫花说什么,但是却不妨碍他们在背后议论。

        张叫花习惯了自己玩自己的,有时候在学校背后的山里去捉一只蝗虫,数一数它的翅膀究竟有多少对。要么翻开一个蚂蚁窝,研究一下,为什么同样是蚂蚁,差别也会那么大。还有时候,摘几朵花戴在耳朵上,看看蝴蝶会不会把他当成花一朵……

        梅子坳小学也是梅子坳信息传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中转站。作为这个中转站比较重要的一员,龚子元的信息渠道自然也非常通畅。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新来的龚子元老师就从几个梅子坳本地的民办老师口中知道了张叫花的传奇故事。

        作为一个根深蒂固的唯物主义者,龚子元对这样的奇谈总是会有些嗤之以鼻的。但是很多的时候,一个人说的话,也许不会让人置信。但是无数个人在你耳边不停的说同样的事情,能够淡定的人只怕不会太多。龚子元开始有些怀疑了。他想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于是张叫花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里。

        “现在整个学校都在传你的故事呢。你告诉老师,那个黄鼠狼成精的事情是不是真的?”龚子元说道。

        “我不知道。”张叫花抓了抓脑袋,对不住了老师,娘不让说真话。

        “你不知道?”龚子元觉得有些无从问起,“你们村的孩子不是说你施法救了你邻居么?”

        “我不知道。”张叫花也很为难,娘不让说真话,但是又没告诉自己怎么说假话。

        “那你为什么要放走那只黄鼠狼呢?”龚子元有种无力感。这孩子要是说点神神叨叨的带给你,或许他可以好好分析一下张叫花的话的真伪,但是这孩子不按规矩出牌,这算怎么回事嘛。

        张叫花差点没又说出一句“我不知道”,但是话道嘴边,猛然觉得这个问题可以知道啊,“那个黄皮子好可怜。我还看到它流眼泪呢。”

        “原来是这样。”龚子元点点头。这是以讹传讹嘛。世界果然还是唯物的。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