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46章 收惊(下)

第46章 收惊(下)

        张叫花再取来碎布,祷告一番:清清之水,日月华开,中藏北斗,内降三台,神水一洒,祸去福来,一洒天清,二洒地宁,三洒人长生,四洒鬼灭,五龙法水洒净内外清净,蛾飞水净,宅舍光辉,鸡不乱叫,犬不乱吠,肃令清净。书紫微讳咒:天上敕令紫微讳,紫微星君降吉祥,有观请太阳太阴星君,南北二斗星君来扶助。此布不是非凡之布,化为五色祥云,青的化为青云,红的化为红云,白的化为白云,黄的化为黄云,黑的化为黑云,五色祥云磊磊盖他身。过香一遍,祖师藏化,过香二遍,本师藏化,过香三遍,弟子亲手藏化。

        这才将碎布盖在禁罐之上。

        再拿起一团线,叩请三师,念咒语:……

        用线将禁罐扎紧。再化来瓦片,压在布上。化为千斤大石,千人拿不开,万人撬不开。

        最后一步藏魂落禁,运护身九州,手施展排兵决法印,脚踏护身八卦罡步。在院子里四处洒法水。到这个时候,张叫花才停了下来。“追魂斩禁”之法完成。

        这一场仪式对于目前的张叫花来说,还是非常吃力的。虽然他在梦中是出师了,但是现实之中,他可没有真正的去炼水、抄本经、随师父行香火。根本没有任何实践经验。他的这种情况非常特殊。梦中学法似乎如同现实中一般,但是毕竟不是现实之中。一场仪式下来,张叫花身心疲惫。全身早已经被汗水浇透了。

        刘家人还在担心张叫花的这收惊之法究竟有没有用。刘同茂虽然见外孙这一套收惊之法做得是有模有样,比他以前见过的收惊之法,更似高明几分。因为早一天,郭道桂就曾为喜子收惊。当时郭道桂的方法就很普通。也更似平常了解的收惊之法。当时赵兰英、刘标两口子就去了河边,一边走一边喊:喜子,回家了!然后郭道桂喊:回来了没有?喜子自己则应:回来了。但是却一点效果都没有。如今外孙用的这收惊之法看起来可要比郭道桂的要高级得多。但是有没有效果呢?

        刘标一直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唯恐惊扰了外甥请来的各路神仙。现在外甥的仪式结束,刘标有些担心地往房间里看了一眼,非常想去看看崽崽究竟有没有好转。不管怎么样,外甥已经尽力了。他看到外甥的神情是那么的疲倦。

        张有平与刘荞叶心疼地看着崽崽艰难地坚持到仪式结束。他们多想自己上去替代崽崽将仪式进行下去。

        “爹,娘,我想睡觉了。”张叫花完成仪式,倒掉法水,送走各路神仙。便往凳子上一坐,眼皮子立即往下搭。坐在凳子上,就呼呼睡觉了。

        “崽啊。”刘荞叶心疼地冲了上去,将崽崽抱起。用衣袖将崽崽头上的汗珠轻轻擦拭。

        张有平也走了过去,他空有一身力气,却没办法帮上任何忙,让他有种极其失败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守在床边的赵兰英猛然惊呼起来。

        “崽崽,崽崽。”赵兰英急促地呼喊起来。

        刘同茂、刘标两人立即变了颜色,连忙往屋子里走去。

        “崽崽怎么了?”刘标大声问道。

        罗冬珍连忙在屋里回答道,“没事没事,喜子醒过来了!”

        “崽崽,你感觉怎么样是?”刘标冲进房间就连忙问道。

        刘喜睁开眼睛看着刘标,虽然眼神里带着几许疲惫,却多了一丝神采,“爹啊,我好累啊。那个人总是让我在风雨桥洗澡。你怎么不来接我回家呢?”

        听到这句话,刘荞叶与张有平立即看向刘荞叶怀抱中的崽崽。来的时候,崽崽看到的果然是刘喜的魂。天底下竟然真的有如此神奇的事情。

        罗冬珍用手在孙子额头上一探,立即欢呼,“退烧了,喜子退烧了!”

        听到罗冬珍的话,赵兰英也连忙用手在喜子额头上摸了一下,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真的退烧了!”

        “是退烧了。你知道叫花为了让崽崽退烧,费了多大的力气么?叫花才多大一点,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把仪式完成了。你以为请神真的这么容易啊。想当初,某些人还不待见叫花哩。”刘标说着话的时候,一字一句都是放在鼻子里哼出来的。

        赵兰英脸上火热火热,脸色一下子变红。

        “标子,怎么说话的?”刘荞叶嘴上虽然斥责弟弟,但是心里却如同吃了蜜一般,也在暗自嘀咕:当初你不是不待见我家崽崽么?看你这个舅娘怎么自处呢。

        赵兰英听到刘荞叶的话,自然能够听明白刘荞叶是话里有话,犹豫了半响,咬了咬嘴唇,抬头看着张叫花,低声说道,“叫花,之前是舅娘不对。舅娘跟你道歉。以后舅娘若是再做出之前那样的时候,舅娘就是地上爬的。”

        张叫花休息了一下,精神稍稍好了一点。对于舅母道歉这件事情,张叫花一个小孩子来自然应付不来这个场面,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呢。正好肚子咕嘟响了一下,只是走了一晚上夜路,又做了一场法事,都是消耗体力的事情。现在肚子里已经空空了。

        罗冬珍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为儿媳解了围,“兰英,你看叫花累了半宿,你去给他弄点好吃的。”

        “要得要得。”赵兰英自然是趁机下了台阶,连忙去找了一些点心出来,现在对外甥的态度完全变了一个样,“叫花,你先吃点点心垫一下肚子,我去做点好吃的。”

        “娘,我肚子也饿了。”喜子慢慢恢复了过来,见自己娘对表哥这么好,还把原本属于自己的好处的,给了表哥,连忙表明自己的存在,这是要宣誓主权了。

        小孩子的这点小心思,自然逃不过大人们的眼睛。

        众人都是嘿嘿笑了起来。赵兰英也笑道,“喜子,你跟叫花哥哥一起吃。”

        刘喜愣愣地看着娘,好像有些不认识一样:你们大人怎么这样呢?一会让我别跟表哥走得太近,一会又让我跟表哥分糖吃。这也太让宝宝为难了。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