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48章 一起吃糖

第48章 一起吃糖

        “到屋里坐一坐吧。”杨志刚做出去给刘标搬凳子的样子,实际上他是想回床上睡觉而讲的客套话,在农村里,这就是送客的潜台词。

        刘标连忙说道,“今天晚上折腾了一晚上,得赶回去补个觉,白天还有很多活要做哩。这几天,家里的活全给耽误了。”

        “那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杨志刚连忙说道。

        刘标一走,杨志刚打了个哈欠,就关门睡觉去了。杨家坝的院子里又恢复了静谧。郭道桂从旁边的竹林里钻了出来,不停地抓痒。竹林里蚊子多,在里面躲了这么久,也真够郭道桂受的。

        “梅子坳的水师?是谁呢?马五郎那货肯定是没这本事。除了马五郎还会有谁呢?日球的,老子白挨蚊子咬了。哎呀,痒死我了。”

        郭道桂哭丧着脸,依然是不甘心,快步朝着刘标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刘标一路上似乎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回头看了机会,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影影绰绰,还以为碰到了脏东西,干脆一路奔跑着往家里跑去。走到了村口,从路边拖了一捆柴横到路上。看看能不能挡住一直追在身后的脏东西。

        郭道桂躲了几回,见刘标飞快地往前跑,治好追上去。一路上也是飞奔。到了风雨桥这边,路又不是很熟悉。就跟着大路一直跑,没想到脚底下不小心踢到了东西,重新完全失去,直接一个狗吃屎往前扑了过去。

        “哎哟娘!”郭道桂忍不住一声痛呼,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滚到了路边的水田中。

        刘标听到了身后的痛呼之声,心道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回头看了一眼,路上除了那捆柴火,什么都没有。哎呀!果然有脏东西追啊。脚下不由得加快了几分,气喘吁吁地冲进了院子。

        刘同茂与罗冬珍两口子还没有睡,见刘标如此狼狈的跑回来,连忙站起来询问。

        “标子,你怎么跑这么急啊?”刘同茂问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杨家坝回来,一路上都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背后跟着,刚才我把一捆柴打横在路上,那东西踢到了摔了一觉,我用手电筒照了一下,什么都没看到。今天晚上只怕是碰到脏东西了。”刘标面色苍白,今天晚上被吓坏了。

        “早知道就让你姐弟陪你一起过去。明天早上让叫花给你看一下,可别落下什么问题次次才好。”刘同茂面带忧色。家里究竟是怎么了,孙子才好,儿子又差点出毛病了。

        这个时候,水田里伸出一只收,满是淤泥,水滴不停的往下滴落,煞是可怕,然后一个满身淤泥的人从水田里钻了出来。自然就是郭道桂。郭道桂为了把自己弄得像个道士,留着长发,头上扎了一个发髻。现在落到了水里,从头到脚全部湿透了,批头散发的样子不像是一个道士,反倒像是一个癫子。

        “球日的刘标!我跟你没完!”郭道桂没办法去刘标家打探情况了,再不回去换一身衣服,估计明天一早就得去三角坪赤脚医生谢大田家里去打屁股针了。郭道桂作为一个准梅山水师,跑过去打针,太损毁他的梅山水师身份。

        郭道桂那个恨啊,骂那一句,完全是竭斯底里喊出来的,喊得是那个哀怨,喊得是那么一个千回万转。声音在风水桥不停地回荡。在寂静夜晚的乡村里,声音是如此的让人心生恐怖。

        “嘭!”罗冬珍忙走过去将门关好。

        张叫花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外面,爹挑了一担水从走进院子,将水哗啦啦倒进水缸中。清澈的井水,看起来如同碧玉一般。娘与舅母蹲在院子了清理一直老母鸡。客公家里的养的鸡并不多,这只老母鸡是客公家生蛋的鸡,若是平时,客公客婆肯定是舍不得杀的。但是今天为了犒劳这个小功臣,彻底豁出去了。

        “起来了啊?”张有平将水桶往地上一方,发出当当两声响。

        没等张叫花回答,舅母忙抬起头,“叫花起床了啊。肚子饿不饿?让客婆给你去拿点吃的,先填一下肚子。等饭菜做好了,给你吃大鸡腿。”

        上一次来,张叫花吃了一只翼翅腿根,那连个黄腿子(鸡腿)压根就没看到。应该是被客婆放在厨房里藏了起来。留给喜子吃的。孩子一回,张叫花的地位一下子提升了一大截。

        “叫花,到客婆这里来。”罗冬珍在房间里大声喊道。

        有好处的,张叫花自然不会拒绝。快步走了过去,客婆果然抓了一把饼干糖(饼干)塞到张叫花的手中,“肚子饿了吧,赶紧吃一点填一下肚子。”

        刘喜也起了床,气色已经好了很多,虽然还有病后的虚弱,但是脸上已经有了小孩子的应有天真烂漫的神采。一看到奶奶大把大把地往表哥手里塞原本属于他的糖果的时候,他的心情立即变得不好了。

        “奶奶,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刘喜眼睛明明看得很清楚,却还故意问道。

        张叫花连忙将手中的糖果全部塞到裤袋子里,心里偷着乐了:“到了哥手里,你哭都没用。”

        “哎呀,宝崽也起来了啊。来来来,奶奶这里还有,宝崽也有糖果。”罗冬珍又去抓了两把糖果出来。

        刘喜却没有兴奋地去接,依然哭丧着脸:这都是宝宝的,好不好?

        罗冬珍又怎么不知道孙子的心思,将糖果送到刘喜手中,“昨天晚上,叫花哥哥为了治好你的病,可出了老大力气了,以后有什么好吃的一定要记得给哥哥留一份。”

        刘喜这才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这几天,我天天在风雨桥洗澡,我想回家,那个人也不准。要让我陪着他洗澡。昨天晚上,我听到哥哥的声音喊我回家。来了好多人,那个人害怕了,才放了我。”

        罗冬珍等人没想到刘喜竟然有这样的经历。不过罗冬珍连忙警告孙子,“喜子,这件事情出去不能跟别人说。别人问你,就说是你姑父抓的草药治好的。记住没有?”

        刘喜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还是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然后拿着糖果走向张叫花,“叫花哥哥,我们两个一起吃糖。”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