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59章 骨头刺

第59章 骨头刺

        “你怎么也来了?”张叫花皱着眉头看着跟着爷爷奶奶走进家门的张元宝。

        “哼!”张元宝丝毫没有理会小主人的诘问。

        张满银嘿嘿笑道,“这孩子。堂哥来也来不得么?”

        刘荞叶虽然心中略带一丝不喜,但是表面上还得训斥张叫花一句,“臭小子,还不快去给爷爷奶奶搬凳子呢?元宝你也坐下吧。”

        “这是什么肉啊?”马冬花看着瓦钵里的兔子肉奇怪地问道。

        “野兔肉。叫花今天到山上打到的。”张有平给父母以及侄儿添了饭,很是自豪地说道。你们不是说我儿子这那的么?现在看吧,我儿子弄回来野兔肉了。

        张满银不大相信,“怎么可能?叫花能够当得陈立松家的赶山狗了?陈立松家的赶山狗在山里也不容易追得上野兔呢。”

        “怎么说话的呢?拿孙子跟人家赶山狗去比?”马冬花连忙小声埋怨了男人一句。

        张满银这句话着实不恰当,刘荞叶当时变了脸色,张有平也有些不高兴。张叫花倒是无所谓,感觉比赶山狗跑得快,也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

        张满银也觉得自己的话很有语病,他本身没有什么坏心眼,只是随口一说,山里人平时说话也没那么多讲究,自然不可能每句话都要深思熟虑。有什么就直接说什么了。

        “明天,我也要到山里去打野兔。叫花都能够打得到野兔,凭什么我打不到?”张元宝从张叫花一生下来,就被父母赋予了要与张叫花争高低的家庭使命。现在叫花能够为家里弄到肉了。他自然不能够落后了。

        “瞎胡闹!山里到处是野兽,谁说到山里去捉野兔?叫花能够打到野兔,完全是运气好。要是运气不好,碰到了狼、野猪什么的,那可怎么办?不许去山里打野兔,叫花也不许去了。”张满银连忙呵斥道。

        这一次张满银的话得到了儿子儿媳的支持。

        “对,小孩子到山里去撵兔子太危险了。咱们这梅山可是有青狼的。万一遇到了狼,骨头都找不到。叫花,你以后去捡柴火只准去院子后面的林子里。不许去山里。”刘荞叶警告道。

        张叫花瞪了堂哥一眼。张元宝虽然被告诫不准去山里,他一点都不在意。反而得意地朝着张叫花做了一个鬼脸,意思是你也去不成。

        张叫花见张元宝这个样子,很是恼火,抓了抓脑袋,猛然灵机一动,冲着张元宝身后说了一声,“金虎,你们这些天去哪里了?怎么一直都没看到你们呢?”

        张元宝一下子寒毛都竖了起来,感觉背脊发凉,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张满银连忙将张元宝抱住。

        张满银也是变了脸色,本来以为张叫花这一段时间已经没再看到五个小鬼了,没想到今天晚上五个小鬼有冒了出来。马冬花也是一脸的紧张。

        张有平与刘荞叶也一下子紧张起来,好不容易消停了一点时间,金虎他们竟然又冒了出来。

        张叫花噗嗤一笑,“你们别紧张,我骗元宝哥哥的。”

        “兔崽子!这种事情能骗人么?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张有平猛地站起来,要去揍张叫花。

        刘荞叶连忙将张有平拉住,“臭小子,还不快跟爹认个错,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了?这种事情不能骗人的,知道么?”

        马冬花也说道,“叫花,你娘说得对。这种事情骗不得人的。今天就算了,以后别这样了。”

        张元宝一听是骗人的,终于放下了心,不过回头看了张叫花一眼,发现这家伙竟然没有挨打,这,这怎么行呢?于是他继续哭嚎。

        “叫花,以后不许这样吓人。看把你哥哥吓成什么样子了。有平,叫花的事情,我觉得还是要找人看一看。不能一直这么拖下去。”张满银在张叫花的事情上对儿子儿媳的作法一直有些看法。

        “爹,我看也没什么。叫花现在已经看不到那些东西了。完全没有必要找人了。”张叫花已经见识过崽崽的本事,如果有事,他自己也对付得了。如果他自己对付不了,到哪里去找比崽崽更厉害的梅山水师呢?

        “每次我跟你说,你都是这句话。”张满银对张有平的态度非常不满。

        “别说这些了。既然叫花没事了。找不找人看,都不重要了。”马冬花见气氛有些僵,连忙出来化解。

        “哼!”张满银很是不悦,将筷子往桌上一放,没胃口继续吃了。

        张叫花不管大人们说什么,一直只管吃,他脚边的小灰狗也很有口福。张叫花生怕小灰狗被骨头卡住喉咙,专门挑没有骨头的肉给小灰狗吃。自己反而吃写带骨头的。桌子底下,被扔了一地的骨头了。邻居家的两只狗也跑了进来,专门捡桌子底下的骨头吃。

        小灰狗对两只外来户非常地戒备,虽然那些是它不会去吃的骨头,它对这些在它地盘上捡骨头吃的同类依然非常地排斥。

        “汪汪!”小灰狗虽然比邻居家的狗矮了一截,身材也小了几倍,但是在自家地盘上,小灰狗气势汹汹,动不动就对着外来户猛吠。

        张元宝见没办法让堂弟挨打,于是把主要的注意力全部放到了吃上面。他也一个劲狂吃。有个时候骨头没嚼碎就一口吞下去。结果很快就悲剧了,野兔身上很多小骨头,虽然刘荞叶将兔肉切成很快一块,骨头也尽量剁碎。但是依然有拇指大一块的骨头。也有很多骨头刺。

        张元宝吃得太快,虽然避开了大骨头,却没有避开骨头刺,一根锋利的骨头刺入到喉管之中。

        “哇……”张元宝又哭了起来。

        “又怎么了?我的小祖宗!”张满银虽然比较宠溺这个头孙,但是总是哭个不停的孩子也总会让人嫌弃。

        “卡到刺了!”张元宝一边哭一边说道。

        “喝口水。”马冬花一开始并不在意,去瓦缸里舀了一瓢水。

        但是不管用,张元宝喝下一大口水,骨头刺依然挺拔在喉咙里。

        张满银马上使出他的绝招,“吞口饭下去,就好了。”

        张元宝又吞了一口饭,可是这一回的骨头刺非常的难缠,两次尝试都失败了。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27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