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60章 化骨水

第60章 化骨水

        张元宝又是一个娇气的孩子,稍微有点痒痛,就足够让他满地打滚了。更何况是这样严重的情况呢?

        “啊!痛死了……啊……我要死了……”张元宝身体像一条鱼一样,直接滑到了地上。怎么扶也不肯起来。

        张叫花见不得这么娇气的屁孩,虽然他也是屁孩一个。但是他好像从记事开始,就似乎没学会怎么去撒娇。

        张满银急得满头大汗,“宝崽啊,莫哭莫哭。”安慰了头孙又扭头向张有平说道,“有平,你去倒一碗酸水来。”

        刘荞叶连忙去酸菜坛子里装了一小碗酸水出来,递给公公。

        张满银结果酸水,然后极尽慈爱地向孙子说道,“宝崽,莫哭,喝了这碗酸水,野兔骨头就变软了。”

        张元宝虽然娇气,但也不傻,现在这事情不是撒娇能够奈何得了的啊。所以很听话的皱着眉头将一碗酸水慢慢地喝下。

        张叫花看得都忍不住打了一个颤,这酸水酸得打尿颤,喝这么一大碗,可想而知。

        一碗酸水喝下去,张满银又问道,“宝崽,骨头下去了没有?”

        “没有。还在喉咙里,越来越痛了。”张元宝咽了口唾液,结果发现喉咙的兔子骨头似乎刺得越来越深了。都有一种要刺穿喉咙的感觉。难道这是要死了么?张元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不急不急。荞叶,给元宝弄个饭团来,吃口饭,看能不能把骨刺带下去。”张满银说道。

        刘荞叶又去锅子里抓了一把饭过来。

        “宝崽,快快,吃一大口饭,冲吞下去,肯定能够把骨刺带下去。”张满银鼓励着张元宝。但是效果并不好,反而由于多次吞咽导致骨刺刺得原来越深了。

        马冬花特意去喊了张有连两口子过来,这个时候也赶到了。张有连还特意去喊了赤脚医生刘宗太。可是人家不愿意来。人家说了,鱼刺骨刺,就算他看到了,也没办法取出来,因为没有工具。喉咙里卡到了骨刺得去医院,人家医院有工具,才能够将骨刺去出来。

        要去医院,只能等天明,但是这一晚上这么长,以张元宝这娇气的性子,这一夜怎么熬得过去啊!

        “要不去跟马道长讨碗化骨水吧?”张叫花大婶胡小青说道。

        张满银与马冬花对视了一眼,张有平也与刘荞叶对视了一眼,都是神色复杂。

        张有连摇摇头,“听人说马道长在我们梅子塘这里吃了大亏,以后再也不会到这边来了。”

        “啊?那这可怎么办呢?”胡小青焦急地看着张元宝。

        “化骨水我也会啊。”张叫花声音不大,但是正好屋子里感刚刚很安静,张叫花的话自然能够让每个人听到。

        “小孩子别捣乱!”张满银不悦地说道。现在都火烧眉毛了,孩子还来捣乱,自然让他生气。

        张有平与刘荞叶却是神色一动。张有平自然是愿意儿子化一碗化骨水,救了侄子的急。而刘荞叶则不太愿意让崽崽做这样的事情。刚刚才被公公呵斥了呢。而且大哥大嫂也一向不待见张叫花。在这个大家庭中,张叫花与张元宝同样是孙子,但是张元宝的家庭地位比张叫花高了不知道多少。但是刘荞叶也是善良的,看着张元宝一个孩子吃这么大的苦,内心隐隐有些不忍。所以她的表情是复杂的。

        胡小青见张叫花拿她的崽崽当成儿戏,心里很是不忿,“老弟嫂,你快管管你家叫花吧!都什么时候了,元宝都痛苦成这个样子了。叫花还拿他当儿戏。要是别人家的孩子,我上去就给一巴掌。”

        “叫花!你到房里去。小孩子别在这里胡闹。”刘荞叶本来心里还犹豫,现在听大嫂这么一说,拉着崽崽就往房间走。

        张有连这才说道,“小青,你乱说个什么啊?”

        “我乱说了吗?我宝崽痛苦成这个样子,叫花还在那里笑嘻嘻地。小孩子不懂事,大人也不懂事啊?”胡小青很泼辣,一句话就把男人给凶得哑口无言。

        “嫂子,叫花本来也是一片好心。既然你不信那就算了。现在你们还是先想办法怎么治元宝的骨刺吧。”张有平见婆娘被大嫂放泼给骂了,也是恼火得不得了。

        “好心?我没看到什么好心,我只看到落井下石!”胡小青几乎是吼了出来。

        “本来叫花确实会化化骨水,既然你们不相信,那就算了。何必骂人?叫花刚才是落井下石么?我怎么没看出来?”张有平也是来火了,瞪着眼睛吼了一句。

        胡小青连退了几步,胡小青嫁到梅子坳来之后,可是亲眼看到过张有平打架的,村子里的老少爷们都惹不起张有平。那个时候,她跟公婆相骂,只要张有平出来吼一嗓子,她就只能退缩。倒是结婚之后,脾性好了很多。但是刚才这瞬间,他又变成结婚之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莽撞小伙子。胡小青还真担心张有平上来就给她一巴掌。胡小青吓得连退了好几步,直到背靠在墙壁上。

        马冬花连忙将小儿子拉住,“都少说两句。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将骨刺从元宝喉咙里取出来。”

        “叫花会化化骨水?”一直不声不响抽旱烟的张满银吧嗒吧嗒了两口旱烟,一股灰烟从他嘴里冒了出来。

        张有平这一回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他说会,应该是会的。”

        “那就让他试试。”张满银想了想说道。他知道这个孙子不一般。上一次把马道长吓跑了,他就知道了。而且事到如今,试一试也没有什么损失。

        “试一试?要是出了什么毛病,谁来负责?”胡小青不干。

        “那你说怎么办?不试的话,你就把元宝带回去!等天亮了送医院去。反正卡住骨刺也不会死人。”张满银来火了,他的家长权威受到了挑战。

        这一下,胡小青不说话了,不过她心里在想,“你试得好就好,试得不好,看我不把这里闹翻了!”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34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