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61章 抢水喝

第61章 抢水喝

        看着胡小青那个样子,要不是怎么说这个侄儿还是亲的话,张有平根本就不想搭理。但是有什么办法,本来两兄弟以前关系不错。但是自由有了这个胡小青,哥哥耳根子太软,家里完全是胡小青说了算。还有这个侄子,张有平以前没少给他买糖果吃,以前一看到这个满叔,就满叔满叔地喊得亲热得不得了。等张有平有了孩子,胡小青又开始兴风作浪了。似乎在老张家,她儿子才是嫡孙一般,而他张有平的儿子就只能当她胡小青儿子的陪衬一般。

        张有平走进房间,小声叫了一声,“崽崽。来,上给你元宝哥哥化一碗化骨水。”

        张叫花正准备过去,却被娘拉住了。

        刘荞叶坐在床沿,瞪了张有平一眼,“崽崽别去。别人不把你当人,你还凑过去干嘛?”

        “不看僧面看佛面。元宝毕竟是咱亲侄子。咱们什么事都不做,你说好么?在客公家里,嫂子做那么过分,你不也得让叫花给喜子做法么?你看我说什么没有。”张有平知道婆娘的心思。

        张有平这么一说,刘荞叶自然没什么话说,松开了崽崽的手。

        “唉,咱们不跟她做一样。”张有平知道婆娘心里不好受,看着她伤心的样子,心底不由得一软。

        “这些道理我都知道哩。可我就是不想让崽崽受委屈。”刘荞叶眼角已经变得湿润。崽崽是她的心头肉,谁让崽崽受委屈,她就心疼。

        张有平拉着崽崽的手,“崽崽,你去化一碗化骨水给元宝哥哥。婶子说什么,你别理她。知道么?”

        “嗯。”张叫花不喜欢婶子,也不喜欢跟婶子一样横蛮不讲道理的元宝哥哥,但是他听爹娘的话。去橱柜里找了一个瓦碗,在水缸里舀了一碗水,张叫花便在堂屋里走起了罡步,左手端着碗,右手掐法指不停地在瓦碗中画,口里念念有词。

        “奉请化骨仙师、接骨仙师、阴化骨、阳化骨,有骨化骨,有山化山,有木化木,见铜化铜,见铁化铁,上化于天,下化于海,屋化于讳,人化于山,法水化在九水深潭……”

        张叫花在化水的时候,张家一大家子人都来到了堂屋。

        张叫花念的咒语跟平常水师念咒语一样,声音很小,声调也如同唱歌山歌一般,一般人很难听清楚咒语的内容。

        张满银神色凝重,他毕竟是见识广,这种仪式以前在乡里是比较常见的,解放后破四旧之后,倒是很少见了。毕竟已经划成封建迷信,就算要做这种仪式,也是遮遮掩掩了。他看得出来,叫花做的这仪式是很正宗的。这罡步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能够糊弄的。但是他有些迷惑,叫花没有拜过师,也没听说他跟谁学过,村里姓张的也没人会这个。叫花又是从哪里学过来的呢?

        马冬花的眼神里也是充满了迷惑,同时也充满了担忧之色。她在担心叫花画的水是不是真的有效。元宝实在太娇气了,如果不这么娇气,忍一忍,一晚上过去,去镇上医院让医生将骨刺取出来,就没什么事情了。这点苦痛在农家,又算了什么苦痛呢?这孩子,还是太娇气了。这个大儿媳平时太霸道,现在大孙子也完全跟她一个个性。以后只怕不是什么好事啊。看来以后要寻个机会好好跟胡小青说说这事了。

        张有连直关心自家崽,一直细声软语地在哄崽。但越是哄,元宝反而哭得更加惊天动地,还以为除了什么天大的事情。

        胡小青则是一脸轻蔑地站在门口看着堂屋里,她依然不相信这个侄子能够弄出什么化骨水来。心里对这一家人如此期待张叫花的化骨水很是不屑:“封建迷信!”

        别人或许以为张叫花这么又是跳又是念咒语,又是用手画水,必定是随便糊弄而已。但是张叫花自己却明白,这些步骤可不是糊弄人的。在炼水的过程中,张叫花能够感受得到,有一种神秘的东西从天地之间涌入自己的身体,然后汇集到手指上,融入碗中的水中。当那种神秘的东西进入碗中之后,碗中的水已经不是之前的清水,而是可以治病的药!这种感觉张叫花说不出来,那种神秘的东西也完全是张叫花感觉到的。无形、无色、无味。但是张叫花能够感觉到那种物质真真切切的存在。

        仪式完成,张叫花端着化骨水走到爹面前,他没有直接送过去给张元宝。

        “快快,给元宝喝下去。”张满银急切地说道。

        “别哭了别哭了,喝了这碗化骨水,卡在喉咙的骨头就自然化掉了。”张有平端着碗来到侄儿身边。

        张有连欣喜地说道,“宝崽,宝崽,别哭了,喝了化骨水就好了。”

        胡小青也走了过来,虽然她不信,但是心里还是愿意能够出现奇迹的。

        张满银与马冬花则是期待这化骨水发挥作用。

        张元宝还在不停地哽咽,喝了一小口,还呛了一下。水从鼻子里呛了出来。不由得有哇的哭了出来。

        “我就说别信封建迷信,你看骨头没化掉,人还要给你们给呛死。”胡小青忍了很久了,现在终于可以借机发作出来。

        张满银、马冬花也略有些失望。

        张有平不悦地说道,“这一口都没喝到,哪里这么容易见效的?”

        “人都给呛到了,还要怎么办?难道把我崽灌死啊?”胡小青回头瞪着张叫花。张叫花倒是不怕这个泼辣的婶子,也瞪着眼睛跟这个泼妇对视着。他寻思,这个泼妇要真的敢对他动手,他会给她一点颜色看看。

        虽然呛了一下,还是有一些化骨水进入到张元宝的口中。张元宝哽咽了一下,吞咽了一口唾液,却发现刚才还很痛的喉咙竟然好了很多,感觉不怎么痛了。

        “爹啊,我还要喝水!”张元宝大声说道。

        胡小青还准备继续发作,却没想到张元宝自己动手抓住张有平手中的碗,咕嘟咕嘟一口将碗中的水全部喝光。

        众人一开始也以为这化骨水没有用。但是没想到张元宝会突然抢水喝。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55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