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62章 我就是要吃肉

第62章 我就是要吃肉

        张元宝一碗水喝完,不哭不闹了,眼睛又朝着桌子上的那一钵兔子肉。

        “我还要吃兔子肉。”张元宝刚刚吃得很爽,但是被一根骨刺弄得没吃过瘾。现在喉咙里似乎一点都不痛了,便又开始惦记那香喷喷的兔子肉。

        “还吃!刚刚差点被害死就忘记了?”胡小青瞪了自家崽一眼。

        “小青,怎么说话的?人是我带过来的,你要是怪的话,就来怪我。”张满银自然是希望一家人和和气气的。现在胡小青无理取闹,让他很是不高兴。

        一直不说话的张有连也回过头来瞪了婆娘一眼。

        胡小青知道自己理亏,没再说话。

        张元宝平时惯纵惯了,向来是想要什么就必须要达到目的。见胡小青阻止,立即撒起娇来。

        “吃吃吃。叫花,你跟你哥哥一起去吃。”张满银看得直皱眉头,什么东西都不能比。平时觉得小孩子撒撒娇没什么。但是把两个孙子放在一起比一下,这差距简直太大了。大孙子大好几岁,结果还没小孙子听话。而且越来越觉得大孙子这种骄横的样子讨厌了。回头得好好说一说有连两口子了,孩子这么娇惯可不是好事。殊不知,孩子被这么娇惯,他自己何尝不是主要责任人之一呢?

        刘荞叶一直没从房间里出来,把鞋子一脱,和衣在床上睡了。

        张叫花与张元宝吃得很香,尤其是张元宝,吃东西的时候,动静特别大,嘴巴里一直发出哼哧哼哧的声音。跟小猪崽吃潲一般。

        张满银与马冬花也不好意思上座去吃了。就站在一旁看着。

        胡小青不仅泼辣,也是个好吃的女人,看着两个孩子吃得那么津津有味,不由得也是食指大动。

        “有平,你们这兔肉哪弄来的啊?”这女人倒是不好意思说自己想尝尝味道。就拐弯抹角地说了这么一句。

        都说得这么明显,谁听不出来。张满银与马冬花对视了一眼,眼神里带着鄙夷之色。刚刚还蛮不讲理撒泼,为了一口吃的,又做出这般丑态来。

        “叫花在山里打的。”张有平自然知道胡小青的意思,但是他偏偏不顺着她的意思说一声:大哥大嫂也尝尝鲜吧。

        胡小青还等着张有平后面的话呢,但是张有平故意转了话题,跟父母去说话去了。

        胡小青恼羞成怒,走过去一把将张元宝拉起就往门外走,“没吃过东西吗?爹娘短过你吃的么?别人没请你来,你也没脸没皮地跑过来!”

        张元宝手里还拿着一块兔肉,啃得是满头大汗,结果被胡小青一巴掌打落到地上。两只野狗立即冲了过来,但是小灰狗反应更快,飞跑过来,就扑向那块兔肉,将兔肉咬在口里之后,恶狠狠地对着外面来的两条狗。

        “哇……”

        张元宝哭嚎起来,一边哭还一边大声说喊:“我要吃肉!我要吃兔肉……”

        胡小青不管不顾地拖着张元宝就往门外走,回头还吼了男人一句,“张有连,你回去不回去?”

        张有连连忙起身,有些尴尬地看着父母与弟弟说了一句,“我,我先回家去了。”

        “没出息的东西!”张满银对大儿子这种样子非常地不满意。

        马冬花摇摇头,“算了算了,别说了,我们也回去吧。”

        “爹,娘,等等。”张有平从橱柜里将那一碗没动的兔肉端了出来,“这碗兔肉没动。本来准备给你们端过来的。”

        张满银与马冬花自然明白张有平的意思,却没有去接张有平手中的碗。

        “我们都来吃过了。叫花现在还在长身体,让他多吃一点,这孩子身子骨还单调了一点。(单调这里是瘦弱的意思)。”马冬花看着吃得非常投入的小孙子,笑了笑。

        张叫花一直认真的吃兔肉,对于身边发生的一切似乎没有看到一般。他已经习惯了不被别人理会与不理会别人。

        “回去吧。”张满银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心情不是很好。

        马冬花还特意去了一下儿媳的房间,“荞叶,睡了么?”

        “娘,我就有些困,在房间里打个盹。”刘荞叶连忙从床上起来。

        “睡吧睡吧。别起来了。不早了,我们准备回去了。晚上的事情,你嫂子做得过了。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她就是那个性格。”马冬花劝慰道。

        “娘,我没事。就是没让你们二老吃好。娘,你等一下,橱柜里我还留了一碗,你带回去。”刘荞叶匆匆走进厨房,将男人刚放进去的那碗兔肉又端了出来。追上去塞到婆婆手中。

        儿子端过来的,马冬花没有接,儿媳端过来的,马冬花推辞了一番便接到了手中。这中间的区别,老人看得很明白。

        “崽崽,怪不怪娘把留给你明天吃的兔子肉端给爷爷奶奶啊?”刘荞叶回到家里问吃得肚子圆圆的崽崽。

        张叫花一点都在乎,“没事。等我把三只小野兔养大了,生了兔崽崽,以后天天有兔肉吃了。”

        刘荞叶噗嗤一笑,“小野兔哪里能长那么快啊?”

        “那我到山里去再打几只回来。”张叫花圆圆的大眼睛转了几圈,又想出了新的办法。

        “不行,山里太危险,不能随便去山里了。”刘荞叶连忙摇摇头。

        “一点都不危险。老道士教我的法术很管用哩。大野猪都拿我没办法。”张叫花得意洋洋地将他摆脱大野猪追杀的事情说了出来,可把娘吓坏了。

        “以后不许去山里,不然娘不要你了!”刘荞叶柳眉竖起,大声向崽崽说道。张叫花的话可把她吓坏了,崽崽在山里竟然经历了这么危险的事情。

        张叫花傻眼了,转头向爹求助。

        “别看我,我也肯定是不会同意你去山里打猎的。”张有平笑呵呵地说道。顽皮的孩子怎么可能没遇到一点危险?捅马蜂窝、抓蛇……这些事情张有平小时候也都干过啊。只是像崽崽这样被一头几百斤的打野猪满山的追杀并没有经历过,应该很刺激吧。张有平有些羡慕崽崽竟然学到了梅山法术。要是着急小时候也会梅山法术……哎哟。

        张有平想得出神,结果被刘荞叶掐了一下。

        张叫花不做声了,心里则想道,你们又不能绑住我的脚和手。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55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