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470章 此路是我开

第470章 此路是我开

        张叫花跑进一个巷子里,他没来过京城,手中也没有地图,不过他并不担心迷路,走过的地方,他过目不忘,这就是像他这样炼气化神阶段的修道者的优势。

        上一次昏迷,张叫花再次获得传承法宝大量的信息,昏迷数月的结果,不仅消化了大量传承修道之术,更是实现了从炼精化气到炼气化神的跨越。两个境界之间也没有太明显的界限,就是一种模糊的区分而已。

        张叫花打量了一下自己闯进来的这个胡同,看起来有种葛竹坪镇老街的味道,互通道路狭窄,房子也很低矮,跟火车站附近的高楼比起来,这里明显少了光鲜。看来任何光鲜的地方,总能存在背光处的阴影。

        小巷子里的地方坐着几个20岁左右的年轻人,张叫花走过的时候,这些人抬头看了张叫花一眼,那眼神仿佛一种野狼盯着野物的睥睨,极其不屑。

        张叫花没有理会这几个人,准备快步走过去。刚从一个头染黄色头发的杀马特身边走过的时候,这个黄发杀马特突然伸过来一只脚。

        张叫花冷哼了一声,他还不懂这个套路,还以为这个杀马特只是恶意地想绊他一跤,于是重重地在那条腿上踩了一脚。

        “啊!”杀马特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声。

        众杀马特被黄毛杀马特发出的如此惨烈的叫声愣住了,觉得这小子的表演实在太入戏。心想横竖都只是想讹一笔而已,叫不叫得惨根本不重要。

        “哎!腿断了没有?没有的话,我再帮你一把!”张叫花对这种街头小混混压根不屑。

        “擦,南蛮子要搞事啊!”另外几个杀马特立即站了起来,顺手从地上捡起几根棒球棍。显然,这些棒球棍就是他们的武器。这比别的武器要安全得多。虽然这里是小巷子里,但是毕竟也是在天子脚下,治安管得还是要比别的地方要严得多。真要是拿着铁棒钢刀,估计早就被抓进去了。这棒球棒是全钢材质,重量适中,长短合适,用来街头干架,简直再合适不过。

        但是一转眼功夫,便听到巷子里叮叮当当地跟铁匠铺一样,巷子里的住户还以为是谁又惹上这群杀马特,倒了大霉了。这群杀马特是胡同里出了名的顽主。平时就在这里坑蒙拐骗,碰到不认识的面孔,多少要讹上一笔。

        胆大地从铺子里探出个脑袋,眼睛立即睁大,他们看到躺在地上的并不是外来的,而是那几个天杀的杀马特。一个看起来跟个中学生差不多年龄的少年毫发无损地站在巷子里,而那几个杀马特一个个像死狗一样躺在了地上。这是多么大快人心的一幕啊。

        “莫管那闲事,让那些个天收的看到了,就有祸事了。”看热闹男子的老婆连忙告诫。

        “不忙,打今起,丫怕是没工夫来找咱麻烦了。媳妇,你赶紧过来瞧吧,那几位正在地上躺尸呢!”

        胡同里差点没拿出鞭炮出来热烈庆祝一下,不够想着这几位顽主往日淫威,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哎,别装死了。我问你们个事。”张叫花用脚踢了踢黄毛杀马特。

        结果这群杀马特愣是没有一个敢动的,依然躺在地上装死。

        张叫花从地上捡起一根棒球棍,小声嘀咕了一句,“这棍子也不晓得什么材质的,也不晓得能不能把脑壳敲烂。”

        说完,张叫花拿着那根棒球棍在杀马特脑壳上轻轻一扬,做出要敲击脑壳的样子,才做了做样子,就看到躺在地上的那个杀马特,裤裆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水印子,然后水印子慢慢扩大,紧接着一股尿骚味传了出来。这黄毛杀马特也实在太每种,这么吓唬一下竟然就已经吓尿了。

        张叫花连忙嫌弃地走开,来到一个身材有些肥胖的家伙身边,“就你了,身上这么大肉,应该比较经打。”

        张叫花还没扬起棒球棍,这个肥胖的杀马特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好汉饶命啊!你要问什么,我保准告诉你。我连穿什么内裤都告诉你。”

        “闭嘴!我问你穿什么内裤干什么?我要在这里租房,你晓得哪里有房子出租么?”张叫花问道。

        “有有有,这个必须有。我家房子不小,你要是肯住,想住多久都成。”胖子连忙说道。

        “那就去你家。”张叫花直接答应了下来,“走,带我去你家。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吴缘。”胖子杀马特受到。

        “你叫什么无所谓了,我就叫你胖子吧。”张叫花压根就没在意胖子叫什么名字。

        “你妹!”吴缘心中骂了一句,真想揍这个混蛋一顿,但是想一想两人之间的武力值差距,吴缘只是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吴缘屁颠屁颠地将张叫花领到一栋四合院里面,“那个,好汉,我家就我一根独苗,老头子老太太早嗝屁了,这房子就我一个人住。我嫌太冷清,不怎么回来,你爱咋住就咋住。”

        “租金多少?”张叫花问道。

        “好汉说哪里话,我怎么能问你要钱呢?”吴缘不是不想啊,而是不敢。

        “那成,从今天开始,我就住这里了。”张叫花说道。

        吴缘脸色跟便秘一样,心想张叫花怎么也不推辞一下,那样的话,自己也好顺坡下驴要点租金。结果现在请神容易送神难。不过张叫花敢住下来,让吴缘心里也很活泛。只要张叫花不走,这吃下的亏总还有找回来的机会。

        吴缘倒是不敢去报公安,他丢不起那个人。真要是因为这是去报案,以后这轱辘把胡同他是没法混了。

        他心里寻思着先把张叫花给稳住,等他回去找来大哥曾雷,再把这场子找回来。

        曾雷也是这轱辘把胡同长大的,比吴缘大了个好几岁,曾经当过兵,犯了事,今年退伍回来了。据说在部队的时候,他是特种兵,特别能打。虽然跟他们这群杀马特不是一伙的,但是从小可是领着他们这群杀马特在轱辘把胡同闹的。这回吃了亏,添油加醋去跟曾哥讲一声,肯定能够把曾哥请来。(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45865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