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477章 讲义气的胖子

第477章 讲义气的胖子

        吴缘犹豫不决,最后还是一咬牙,大步往那个让他畏惧的店铺走了过去。

        “胖爷跟你拼了!”吴缘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到门口,一咬牙,猛地将门推开。但是眼前的一幕让看傻了眼。

        张叫花依然活蹦乱跳,跟那两个让吴缘畏惧的人有说有笑。

        “胖子,走错地方了吧?”石岩向吴缘抬了太下颚。

        找他。”吴缘不敢跟石岩对视,眼睛一直看着地板砖,地板砖上面刻着阴阳图,那阴阳鱼似乎突然活了,不停地转动起来,吴缘一下子觉得眼晕眼花,这店铺里的一切也开始旋转起来,最后他看到张叫花倒立在他面前。整个世界都倒立了。吴缘在倒在地上的那一刹那,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就不该来,坏人万万年,这小坏蛋怎么会有事呢?”

        “他是跟我一起过来的。”张叫花连忙走过去将吴缘扶起,吴缘虽然重量大,但是在张叫花手中却如同一个稻草人一样,轻易就被张叫花扶了起来。

        石岩与张易尘也并不意外。

        石岩很是歉意地说道,“对不住,对不住,我不知道他是跟你一起过来的。好以为是个好奇心强的家伙。咱们潘家园这里人多眼杂,我要是不施点手段,每天被这些人烦都烦死了。我都想从这里搬走了,但是呢,我又担心咱们同道之人找不到位置。小兄弟,你看要不要我给他收收惊?”

        “石老板,你可真是有意思。这一点事情,小兄弟还需要你帮忙么?”张易尘嗤笑道。

        张叫花笑了笑,“多谢了,不过还是我自己动手吧。”

        张叫花只是用手指在吴缘眉心点了一下,一道灵力直接通入吴缘泥丸宫中。

        吴缘立时睁开了眼睛,“我这是怎么了?”

        这家伙竟然忘记了刚才生了什么。

        “没什么,你刚才进来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脑袋撞了一下。还好没什么事。”张叫花对这个胖子的印象好了不少。张叫花自然明白吴缘为什么会闯进来。这胖子虽然胆小、贪心、好吃懒做,缺点不少,但是本质还是不错的。

        “你没事吧?我刚才在外面等了你好久,没见你出来,就进来看看。后面的事情,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吴缘抓了抓脑袋,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

        “算了吧。记不起来就别想了,反正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没丢钱吧?”张叫花问道。

        吴缘摇摇头,“这个肯定没有。我袋子里一分钱都没有。到潘家园来,就算有钱也会变成没钱。”

        胖子的话让石岩与张易尘忍俊不禁。

        “你这朋友倒是挺有意思。”张易尘笑道。

        张叫花点点头,“两位,那我就先走了。”

        “行,有空就到这里来坐坐。张道长也是经常来的。”石岩说道。

        “石老板,你别骗他。我可没空经常到你这里来。”张易尘立即拆穿了石岩的谎言。

        走出了这个神秘店铺,吴缘上下打量着张叫花,“你真的没事么?”

        “没事呢。”张叫花无奈地摇摇头。

        “你买这些东西干嘛?”吴缘翻了翻张叫花买到的物品。

        “别乱翻,这些东西我有用呢。”张叫花连忙说道。

        “你不是说你要当医生给人治病?怎么又买这些东西?难道你准备跳大神啊?”吴缘不解地问道。

        “我治病的方便跟别人不一样。你在京城认识的人多,给我去拉几个病人来吧。头三个免费。”张叫花说道。

        “你会治什么病?”吴缘将信将疑地问道。

        “什么病都可以试一试。反正不会把人给治坏了。”张叫花笑了笑。

        “那我哪里敢把熟人介绍给你啊?你也太不靠谱了。”吴缘连连摇头。

        “你又能靠谱到哪里去?还在胡同里打劫呢。对了,让你去给我找病人,我真是糊涂了,你这么不靠谱的人,哪里有人会听你的。怕是还没开张,就把我的招牌给砸了。”张叫花抓了抓脑壳,有些懊悔地说道。

        “张叫花,我跟你讲真话,人我肯定是能够叫过来。我之前虽然做事有些不靠谱,但是你去胡同里问问,胖爷干过坑害胡同乡亲的事情么?”吴缘有些急了。

        “那你把人叫过来。有没有效果,试试不就晓得了。要不我先给你试试,我给了下几针,能够让你瘦几斤。你信不信?”张叫花说道。

        吴缘连忙摇头,“我身上的肉是我唯一的财富。你说我会随意把我的财富减掉么?”

        “哈哈,这是你的财富?你这财富会让你讨不到婆娘。”张叫花哈哈大笑。

        吴缘死活不答应,最后才老老实实地说了真话。原来他从小就怕打针,严重的时候,甚至会晕针。

        两个人走到轱辘把胡同的时候,正好遇到了曾雷。曾雷的左手绑着绷带,已然是个伤残人士。

        “曾哥,你怎么了?负伤了?你们派出所也有这么危险的案子么?”吴缘关切地走上去问道。

        曾雷脸上一红,“今天碰到个寻短见的。石板房胡同那边,我正好在那边出勤,上去救人的时候,不小心摔到了,没什么大事,就是脱了臼。”

        “那你小心点,别碰到了,这要是不小心,以后就容易变成习惯性脱臼的。”吴缘连忙说道。

        “小心有个屁用。在派出所上班,一不小心就脱臼了。你要是相信我的话,我让你的左右分分钟就好了。”张叫花说道。

        “你还会医术?”曾雷奇怪地问道。

        “会一点,接个手什么的,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脱个臼算是什么大问题么?”张叫花轻描淡写地说道。

        “那……”曾雷自然想让张叫花试试。

        “曾哥,我看你还是听医院的医生的吧。也就是几天功夫。万一他没试好,你可就倒大霉了。他可不是什么医生。连个医师资格证都没有的。”吴缘连忙打断了曾雷的话,将曾雷拉到一边。

        “随便,反正头三个我也不打算收钱。你要是信我呢,说不定马上就可以把绷带解了。”张叫花还真是不在乎。梅山水师什么时候会低声下气求着给别人治病的?

        “那我就试试。胖子,你到一边去。”曾雷还真是好奇心来了。(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46268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