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480章 悲催的练武

第480章 悲催的练武

        “那这需要治疗多久?”曾雷问道。

        张叫花抓了抓脑壳,“我也不晓得。”

        老人笑了笑,“不急不急,只是来来回回不是很方便。”

        吴缘倒是机智,“那就住我家里。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们家房子拾掇拾掇,还是能住的。”

        “没事,我最近事情不多,我每天来接送就是了。”曾雷担心老人不习惯。

        “张医生要是方便的话,我就住这里。这条件挺好。比起当年打仗风餐露宿强多了。我也没那么精贵。”老人说道。

        “这个你别问我。这房子又不是我的。我也是租住户。胖子同意了那就行。”张叫花说道。

        “张医生,那医药费你看得多少。我先把医药费交了。”老人猛然想起病都治了,钱还一分钱没付。

        “我之前说过,前面三个病人免费。他用了一个名额,你是第二个。但是你吃住什么的,我可不管。”张叫花看了曾雷一眼。

        “那怎么行?看病怎么能够不给医药费?张医生,你别担心,我这老家伙还是能够支付医药费的。我现在退休了,有公费医疗,有退休工资,不差钱。”老人连忙说道。

        “但我也不能说话不算话啊。”张叫花笑道。

        “这样,今天你已经给我治疗了一次了,这次算是免费,以后的治疗费用我还是得付。不然我也不能心安啊?”老人说道。

        “对啊,张医生,老爷子这一辈子最不喜欢欠别人的,你要是不收他的医药费,他会心里有愧的。”曾雷也附和道。

        张叫花笑了笑,“你们非要给我钱那还不好?行,从明天开始收钱。”

        吴缘也曾雷当天就将其余的房间全部收拾好了,又去买齐了生活用品,这一次还给吴缘买了一套新的。

        “胖子,老爷子在这里住的这一段时间,我可将他托付给你照顾了。你以后也别到处晃荡了,终究不是个事。你现在已经二十多了,还不抓紧找个正经门路,以后别想娶媳妇了。”曾雷说道。

        “你别说我,你都快三十了呢,还没见你找个嫂子。”吴缘在这方面可一点都不甘落于下风。

        “死胖子,你愣是要跟我作对是吧?你看着吧,过年的时候,我就会给你把嫂子带回来。到时候羡慕死你。”曾雷说道。

        “等我把这二百多斤肉给减下来了,啥样的媳妇娶不到啊?”吴缘唾沫四溅。

        第二天一大早吴缘就被张叫花拿着一根木棍子从床上赶了起来。

        “叫花,叫花,别打别打,你就让我再睡半个小时,不十分钟。哪怕一分钟也行啊!”吴缘穿着一个大裤衩,身上白花花的肥肉如同波涛滚动。

        张叫花下手贼狠,专门打最痛的地方,打上去,就是一条鲜红的血印子。

        “别打了,别打了,我不学了,好不好?”吴缘被打得要哭了,他抱着脑袋在房间里乱窜。

        “我昨天跟你说了的,你自己也是答应了的。现在你想后悔就难啰!”张叫花嘿嘿笑道。

        “我昨天没说让你拿棍子打我的呀!”吴缘真是哭笑不得。

        “那我不管。你要跟我学梅山功夫,就得经过考验,考验一旦开始了除非你死掉了,否则考验必须继续。”张叫花手中的棍子又已经到了吴缘的身上。

        “哎哟啊!痛死我了。别打了,我去站桩还不行么?”吴缘慌忙往门外跑,像兔子一样,飞快地蹿上梅花桩,做了一个很不标准的马步。结果自然又挨了张叫花一棍子,“哎呀,我不是已经开始了么?怎么还打我啊?”

        “挺胸,收腹,手伸直。保持这个姿势,否则别怪我手中的棍子吃肉啊!”张叫花将棍子打得呼呼作响。

        听到院子里的响声,那个来看腿的老人也撑着拐杖走了出来。

        “老爷子,你怎么出来了?”张叫花奇怪地问道。

        “听到你们在院子里这么热闹,出来瞧瞧。你们这是在练功夫?”老人问道。

        “胖子缠着要跟我练武,我现在要教他了,他还偷懒,像他这种懒鬼就得拿棍子打。我练武的时候,我师父打得比这还……”张叫花说到这里猛然停住了,他哪里来的师父啊?那是都是承道的记忆。

        “那以后打他,别打那么重,你看胖子身上都没有一块好肉了。”老人说道。

        “是啊,我现在全身上下都被你打伤了,你这哪里是教功夫啊,分明是想要我的命。”吴缘听到老人的话,差点没感动地流出眼泪来。

        “闭嘴!人是孬种不打不中。像胖子这种懒人,你不下手狠一点,他根本不可能练出真正的武艺。再说了,待会我给他擦点药,保准他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其实练武不光是练打。挨打也同样是功夫。”张叫花手里拿着棍子,又在胖子身上打了一下。

        “哎哟哟!”胖子惨呼起来,身体却是不敢动了。

        老人摇摇头,只能回了屋。

        “老爷子,你的腿脚不好,要什么等我完成了任务,我给你去跑。”吴缘大声喊道。

        “好好好。你还是小心一点,别再挨打了。”老人心疼胖子挨打。

        “张医生,老爷子怎么能够出来了?”吴缘不解地问道。

        “他本来就不是瘸子,不过是因为风湿,脚太痛,才走不得路。现在脚不那么痛了,虽然走路有些不便,却不是完全不能行走。”张叫花见胖子保持了姿势,也没继续再打。

        “这么说,你昨天给老爷子的治疗还是很有效的。”吴缘说道。

        这个时候,曾雷骑着自行车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提着油条豆浆之类的早餐。

        “咦?胖子,难得啊。第一次看到你起这么早。”曾雷对吴缘身上的伤痕直接视而不见。

        “我是被逼的啊。你没看到我身上伤痕累累啊?人民公安,你快来解救我啊!”吴缘对曾雷的熟视无睹极其不满。

        “活该。你以为练武是请客吃饭啊。我要是当初有个张医生这么厉害的师父,肯定能够完成任务,就不用灰溜溜地跑回来了。”曾雷说到这里,脸色变得有些阴沉。(未完待续。)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289/146526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