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一言通天 > 第1734章 金蝉脱壳

第1734章 金蝉脱壳

  “顺心而行,就是自在……”

  破落的道府里,盘坐的曲九歌低语出千年前从他师兄口中听来的教诲。

  他的师兄说,顺心而行,是自在。

  他的师兄也的确给了他自在的机会,飞天的手段。

  所以他始终遵守着自己的承诺。

  “只要我在,道府就在!”

  曲九歌的眼神越发暗淡,他的生机早已耗尽,这些年来所消耗的是他的元神之力,可是就连元神,都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五百年的守护,让这位渡劫巅峰的强者即将灰飞烟灭……

  呼。

  幽静的别院里,曲九歌的分身轻呼出一口气,如果本体消散,这道分身也就消散了。

  冷风涌动,道子一夜白头。

  “这一天早晚会来,真希望来得晚一些,师兄,你的转世之身,是他么……”

  幽幽的低语,夹杂着无法确定的语气,他曾怀疑过师兄神魂未灭,只是无法真正的确定。

  ……

  北州,树神冠,魔帝城。

  关闭了两年多的大殿外,雪孤晴脸色低沉的站在门口,在她的感知中,大殿里盘坐的家伙,竟是生机消失,好似死去了一样。

  “金蝉脱壳……徐三!”

  忍无可忍的雪孤晴,破门而入,还以为徐言当真在闭关,可是时间一久,雪孤晴就觉得不对劲了。

  休整而已,一年半年足够,多说两年也够了,这都两年多的时间,必定出现了意外。

  没想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都能被人用出金蝉脱壳的手段,雪孤晴大意之下不由得心中懊恼,要知道自从徐言闭关,她甚至暗中派遣了暗修罗监视,却丝毫不知人家是如何离开的魔帝城。

  “强闯别人的闭关地,被击杀都不算意外,两年不见,雪大人的脾气越来越大了。”

  本该是一副傀儡之身的身影,忽然间睁开了双眼,口吐人言,惊得雪孤晴脚步一顿,失声道:“你没走?”

  “当然没走,我在这里闭关调整修为,准备前往魔花殿,为什么要走呢。”徐言反问了一句,倒是没有生气,道:“正好状态已经达到了不错的程度,可以动身了,下次记得敲门啊雪姑娘。”

  走过雪孤晴身边的时候,徐言笑吟吟的说道:“如果我要是强闯你的闺阁,想必你也不会高兴吧,呵呵。”

  看着对方走出大殿,雪孤晴依旧在惊讶不已,暗道:“傀儡之身,怎么又成了本体,他用的什么手段……”

  雪孤晴的诧异,是徐言神出鬼没的手段。

  其实这份手法简单得很,只需要一个木人魔作为分身替代自己即可,以徐言木灵的本源之力,在万阳木的枝干上遁行堪称随心所欲,别说暗修罗监视,来个魔王也没用。

  精湛的风遁,加上本源相同,魔帝城又是建在盘天枝树神冠,这样一来徐言跟在自家后花园一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劫掠了一番北洲域,徐言自己留下了不少好东西,剩下的材料之类大多留在炎魔洞交给翼人。

  这次的收获之丰,不亚于在吞海鲸鱼腹里的收获,不止得到了繁多的宝物,还将北州搅动得不得安宁,在徐言与雪孤晴第二次走进魔花殿的同时,申屠冰魇暴跳如雷,派遣了须魔与天钩返回北州,搜捕四处作恶的家伙。

  大批的物资被劫掠,即便魔子也受不了,刚刚出征就遭遇了这种损失,申屠冰魇怎能不怒。

  可惜他派出的两位实在粗心,仗着自己的速度到处乱飞而已,根本找不到劫掠物资的罪魁祸首。

  其实怪不得须魔与天钩,就算申屠冰魇派遣个心细的也查不出是谁,只要手脚干净利索不留痕迹,就没人能查得出来,因为魔族的各类物资不存在登记入册这一环,而且在平常的时候各族之间发生劫掠更司空见惯,甚至已经没人知道丢失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能找到罪魁祸首才叫有鬼。

  不提懊恼的诸位魔子,徐言再次来到魔花殿的时候,提着的小心并不比当年差多少。

  因为邪灵实在恐怖,没人能预料邪灵的状态,一旦邪灵处在没有神智的暴躁状态,即便有同源之力,徐言也得退避。

  再次走上花心路,徐言的脚步很慢,一边走一边仔细感知邪灵的气息。

  “怎么,怕了?”

  雪孤晴跟在徐言身后,冷冷的说道:“怕了可以回去。”

  “我不怕,你要是怕了可以先走,等我修成就出去找你。”徐言随口说道。

  “你很狡猾,我不会在上当了,你在何处,我就陪你在何处,我倒要看看你这位化神强者是不是金蝉转生,能空留躯壳而遁走。”雪孤晴冷声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后悔,邪灵已经不远了。”徐言始终盯着通路尽头,耳边已经有若隐若现的吼声出现。

  两人一前一后,谨慎的走过了花心路,来到魔花之殿。

  大殿的中心,魔花合拢着花瓣,花瓣时而鼓动一下,好似心脏在缓慢的跳动。

  咕噜!咕噜!

  巨大的魔花蠕动得更快了几分,顶端冒出烟雾,紧接着一片巨大的花瓣落下,花瓣上刻着的印记再次出现。

  一片又一片,感知到外人接近的魔花,缓慢的盛开着,厉吼声越来越大,这时候徐言一把抓起雪孤晴,急急掠向大殿外围的小型祭坛。

  “黑魔幡只能在祭坛上才能震慑住邪灵,等会它出来你千万别动,我们守住这座小祭坛即可,只要将其挡在外面就算大功告成。”

  徐言一边盯着魔花的状态,一边凝重的叮嘱着,只是对方好像没听到一样,心不在焉的看着自己那只被对方抓住的玉手。

  雪罗刹的手,没被任何人碰过,偏偏被对方抓过了两次。

  雪孤晴的秀眉开始急跳,俏脸上时而红时而白,气愤懊恼与羞涩交织成了一种古怪的脸色。

  “听清了么,如果邪灵发狂突破黑魔幡,我去将它引走,你可别动,守住这里等我回来……”

  “松开!”

  徐言被耳边的惊呼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发现雪孤晴的俏脸阴晴不定,好像很是愤怒。

  急忙松开手,徐言不解的说道:“几百岁的罗刹,还在乎这个,又不是第一次了。”

  “闭嘴!以后再敢碰我,我会杀了你!”雪孤晴怒目而视,虽然语气很凶,比起魔花里传来的吼声实在不值一提,好似嗔怒的女儿家一样。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541/183705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