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唐朝好地主 > 第二十七章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第二十七章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有了暖炕,晚上睡的香甜,被子依然还薄,可却能温暖的一觉到天亮,?25??不会一晚上冻醒好几次了。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一个炕上睡了六个人,六个老少爷们大被同眠,这个感觉可不怎么样。

        天微微亮,老爹就把张超叫醒了。

        “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要想练出真本事,首先就得勤快。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不勤就学不出真本事。”

        老爹没有对张超什么溺爱,他原先制定的晨练计划也不打算中断。

        三十记枪刺,二十记刀劈,三十次拉弦,这都是硬标准。

        打了个哈欠,张超无奈的离开舒适的暖炕,穿好衣服。从缸里打了盆冷水然后到门口洗脸漱口。没有牙刷,只有柳条枝,也没有牙膏,连青盐都没。含了口水漱漱,然后就拿着柳条枝当牙刷,艰难的捅了半天。

        看老爹他们都是用柳枝刷牙,可张超真用起来才发现这玩意很坑爹啊。一不小心,就弄的满嘴血。扔掉柳枝,张超心中暗道,回头一定得做几把牙刷子。

        冷水洗过脸,原本还有些迷糊的他,立即就精神起来了。

        “老爹,我们今天不是还得去长安嘛,要不今天就先不练了?”

        “别找借口,马上开始。”老爹这个时候很无情的拒绝了张超。

        三十记枪刺,看似很少,但老爹却是极严格的,每一记铁枪刺出,都必须是达到标准,要半点偷奸耍滑,就得重来。

        站好步伐,摆好姿势,用力的刺出一记铁枪,同时口中大吼一声,一记枪出,必尽全力。前十枪,张超勉强还完成的不错,可后面就比较艰难了,尤其是最后十枪,每一枪刺出,间隔时间都越来越长。

        寒冷的冬月早晨里,三十枪刺完,张超都已经浑身冒汗了,头上甚至升腾着一股白气。可老爹却没叫停,接着三十记横刀劈砍和三十记硬弓开弦,一下都不能少。

        张超努力的坚持着的时候,王叔赵叔两府兵以及柯小八和柯十三四人,也都各拎着一根长矛在反复的刺出。王叔和赵叔两府兵的枪刺的都很老道,就连小八和十三也比张超练的有板有眼,很有些气势。

        张超其实很想说,我并不打算将来去当府兵,更不打算上战场。可看老爹那严肃的样子,也只能咽下这话努力的坚持。

        好不容易晨练的项目做完,张超已经手脚酸软,几乎虚脱了。

        “去把里面衣服换下,不要着凉了。”练完后,老爹倒是又十分体贴起来。

        把汗湿的内衣换下,张超也缓过来了。

        柯七娘子带着莲娘和兰娘两姑娘过来,跟张老爹说今天要卖的黄馍馍都已经蒸好装筐了。

        “按三郎的要求,今天一共蒸了一万两千个。”

        柯七娘子不但过来说明这个,还带来了一些黄馍馍过来,这是给张超他们做早餐的。

        练了半天功耗了很多力,张超今早上食量特别好,一口气吃了六个黄馍馍。虽然比不过柯山柯五他们一人吃十个二十的饭量,但也是增加许多了。

        “咱们就按昨天安排好的,十个销售员每人带二百个黄馍馍出去,到长安以及其它附近县乡去找酒楼饭店谈销售,其它的二十个配送员则每人带五百个馍,往之前已经谈好的地方送馍。”

        “家里也不要停下,今天比昨天增加两千,做一万四。”

        张超和老爹今天也闲不住,得亲自去长安东市福满楼跟崔掌柜的谈配方出售买卖,准备完成交易。

        十个销售员二十个配送员,一共是一万两千黄馍馍,另外张超和老爹也带了一千。这一千是不在那一万二数量里的,主要是准备送给崔旅帅,以及药铺的,另外张超也打算和崔掌柜谈完后,再到东西市那边推销下自家的馍。

        刚吃完早饭,天还很早,崔旅帅家的车夫就来了。昨天他送张超爷俩回来,张超让他带了二百个馍回去。今天崔车夫早早过来,看来崔家很满意那馍,今天特意早点来拿馍,顺带着捎他爷俩进城了。

        老爹让赵叔负责继续收购粮食,让柯七娘子帮忙管理家里做馍的妇人。而张超则让柯山柯正两个带着五个工程组开始正式的开工干活,盘炕垒灶了。另一边,则请村正负责张家新窑洞的开工。

        三管齐下。

        柯七娘子给老爹拿了两副狗皮手套,“天冷,别冻着手,你和三郎一人一副。”

        老爹点了点头,“谢了。”

        “谢啥。”七娘子看老爹的眼神里满是温柔,乡上的那个小面馆,七娘已经让她的哥哥和嫂子去经营了,现在也主打卖黄馍馍,直接从张家这里进。张超做主,给的是四文一个的进价。

        有崔家的马车可坐,这一路可就比昨天轻松的多了。马车还是有厢顶的,车里甚至还备了个小火炉,不但吹不到冷风还能烤火取暖,虽然还是很颠簸,但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享受了。

        “你为啥要卖掉秘方咧?”

        车厢里,除了几大筐黄馍馍,就只有爷俩。

        老爹对于张超把黄馍馍秘方卖掉了一直还觉得没法接受。五百贯钱可不算多,如果是太平年月,五百贯不算少。但问题是如今各种物价极高,钱并不那么值钱。

        一个馍馍最便宜也卖五文钱,而按张超说的一个馍馍的纯利都能达到近两文钱。而他们如果能一天卖一万个馍,就能赚二十贯,五百贯钱,不过是二十五天的利润而已。

        张超的想法则要简单一些,适当的技术出让,是为了能够快速的套现资金。固然如果每天能稳定卖出一万个馍,他有二十贯钱收入。可张超还是觉得迅速变现没有什么不划算的,把黄馍馍配方卖给福满楼,他们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垄断黄馍馍的买卖,他们依然还是可以继续做这生意的。

        而且,张超卖福满楼黄馍馍配方,也是想进一步卖面碱给福满楼。

        张家沟人只有这么多,一天做一万个馍已经接近饱和了,就算再增加些人手,估计也难超过两万的日销售额。这点产销能力,还不足整个市场的一个零星。但如果福满楼也做这生意,他们的产量肯定更大,销量大自然对面碱的需求就大,张超到时只要严格的控制着这个秘方,那么他就牢牢把握住了最赚钱的那个部份。

        说到底,张超并不打算靠做黄馍馍发财,他是想做面碱来发财,就好比那些做手机的,你做手机壳做手机玻璃手机电池手机组装,肯定不如手机芯片的赚钱啊。

        张老爹疑惑,“福满楼买的配方不包括那个面碱秘方吗?”

        “当然不包括。”张超回道,五百贯就想买面碱的配方,这怎么可能。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585/123761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