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天影 > 第四章 忠心弟子

第四章 忠心弟子

        说着,胖长老第一个迫不及待地便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云守阳与瘦长老对望一眼,也是坐了回去。

        篝火熊熊燃烧着,火光照亮了周围,也让这位蛮人老者脸上那些深刻的皱纹、疤痕以及奇异的图腾、刺青都显露出来。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苍老的野兽,眼底深处仿佛永远隐藏着一丝警惕。

        他的目光扫过那三位长老,然后慢慢地走到火堆边,在那最后一个位置上坐了下来,在这中间他还喘息了几下,粗重的呼吸声听起来就好像某种野兽的哀鸣,似乎年老的身躯已经有些不堪重负。

        云守阳耐心地等待着这位“火之萨满”坐下,然后沉声道:“这便开始罢……”

        “且慢!”突然,一个低沉粗重的声音打断了云守阳的话。

        三界神教的三位长老同时抬眼向火之萨满看去,只见那个蛮人老头慢慢地抬起一根手指,却是指向云守阳的身边,道:“这个人,让他走!”

        胖、瘦两位长老同时皱起了眉头,云守阳则是哼了一声,道:“黑狼是我的心腹,并且修有秘法能凝结血魄晶,那东西对降神咒有什么用处,尊者你不会不懂吧?”

        火之萨满那双苍老的眼眸中倒映着身前的火光,在沧桑的气息里却仿佛异常的明亮,就好像两团火焰是从他身体里燃烧出来的一样,只听他缓缓地说道:“我不相信他!”

        云守阳眉头一挑,眼中掠过一丝怒色,随即冷冷地道:“根据我神教古籍所载,降神咒施法时,若有血魄燃晶秘法从旁协助,至少可以提升一成的把握,却不知尊者对此还有意见么?”

        “一成!”胖长老与瘦长老二人同时动容,显然这看似不起眼的一成几率对他们来说却是意义极大,只是不知那降神咒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令他们如此身份的人都倍感艰难。在听到云守阳这般解释后,他们二人脸上都是有欣喜之色,胖长老还忍不住对云守阳低声抱怨了一句,道:“有这等好处,之前你为何不对我和瘦子说清楚了?”

        云守阳对他微微颔,目光又落在坐在火堆对面的火之萨满身上,目光炯炯,正要开口再说什么的时候,却忽然只听那蛮人老头嘶哑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是又重复了一句:“我不相信他!”

        这一下,连胖、瘦两位长老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他们在中土神州中也是地位极高的人物,此刻眼光都是冷了下来。

        云守阳皱眉道:“那你到底想要怎样?”

        “让他走!”火之萨满嘶哑的声音回荡在这片空寂的谷地中,似垂死的兽王,苍老却仍带着旧日的威严:“若是一定要留他下来,就必须在他身上种下我的黑焰诅咒,立下重誓绝不对降神咒此事不利,否则便受黑焰反噬焚身,烧干血肉,灼断魂魄,自此不入轮回,永世受这烈焰焚灼之苦。这样……我才放心。”

        云守阳勃然大怒,霍然起身,怒目注视着火之萨满,喝道:“你竟想将那等妖邪鬼术放在我弟子身上!”

        火之萨满冷冷一笑,眼角微垂,对云守阳的怒意丝毫不在意,在他苍老的眼睛里似乎早已看过了这世间太多的沧桑,到如今,只剩下了那熊熊燃烧的火焰。

        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从云守阳的身边,却传来了另一个声音,正是那位瘦削枯槁的瘦长老,只听他淡淡地道:“尊者的话,似乎也并没有什么错处。”

        云守阳猛地一转头,带了一丝惊讶与怒意盯着瘦长老,但瘦长老却并无畏惧之色,只是坦然看着他。

        而在另一侧,火之萨满则是口中出嘶哑怪异的低笑声,如鬼怪般刺耳,向这边看了过来。

        云守阳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向胖长老,刚要开口说话,却只见胖长老轻轻咳嗽了一声,随后向他看来,道:“云兄,我也觉得为了以防万一,尊者的话似乎也不无道理。”说着大概是因为平日里他和云守阳关系不错,所以在沉吟片刻后,他又追着多说了几句,打了个圆场,道:“再说了,咱们也都知道那黑焰魔咒虽然阴狠毒辣,但说到底也算是誓咒的一种,只要那小家伙不违逆誓言,这毒咒自然便不触,也没什么大碍的。”

        云守阳显然想不到连胖长老都如此说,脸色一时变幻不定,以他的身份和阅历见识,对黑焰魔咒当然知晓一二,虽说大体上胖长老说得并没有太多错处,但这种源于南疆大6深处蛮人部族中神秘诡异的魔咒,却绝不是那么简单的。

        正当他几番思量,想着干脆就让黑狼离开这里算了的时候,忽然只听背后传来黑狼的声音,道:“师父,弟子愿意。”

        此言一出,火堆边一时寂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那个一身黑衣的年轻人。包括那位火之萨满,沧桑且睿智的目光也落在黑狼的脸上。

        云守阳皱了皱眉,道:“这其中的风险……”

        黑狼跪坐于地,身子挺直如标枪,面无表情地道:“一切以师父大事为重,弟子些许险阻,不足挂齿。”

        云守阳深深凝视着他那张年轻的脸,沉默片刻后,忽然深吸了一口气,道:“好!你果然是我的好弟子,我没有看错你。”

        黑狼垂不语。

        云守阳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沉声道:“你过去罢。”

        黑狼答应一声,便起身绕过篝火,走到了火之萨满的身前,然后如同刚才一样,安静地跪坐在这个蛮人老头的一侧。

        火之萨满那苍老的目光扫过这个人族年轻男子的身上,哪怕是他这般年纪这样地位的老人,此刻似乎也忍不住从眼中透出几分欣赏之色,但是显然,这一点欣赏并不会对他的心志和决定有任何的影响。

        在三界神教其他三位长老的注视下,一场简短但诡异的仪式很快展开了火之萨满先是将手直接伸进了那燃烧的篝火中,停顿片刻后再收回时,掌心中便有一朵燃烧的火苗。他的血肉在火焰灼烧下似乎没有任何的反应,然后众人便听到了他低声吟诵起一段古老而神秘的咒语。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616/123994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