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天影 > 第七章 幻梦光阴

第七章 幻梦光阴

        黑狼在如此恐怖且可怕的酷烈黑焰中,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依旧没有倒下。他嘶吼着,嚎叫着,却仍然站直着身躯,然后一步一步向着山谷外头走去。

        他身上的血肉看起来仿佛都在燃烧、消融,那黑焰烧进了他的魂魄,让他的脑海里开始变得空白而迷茫,但是这个身陷地狱的男子仍然一步步走去。

        山谷之外,这时已经传来了一片喊杀打斗的声音,似乎正在生一场激烈无比的厮杀。

        没过多久,就在他快要走到那山谷入口时,突然从前方山道上闪过一道身影,却是一个美丽女子飞掠而至,正是云小晴。她一眼就看到了黑狼,瞬间大惊失色,扑了过来,口中惊骇叫道:“黑狼,黑狼,你、你这是怎么了……”

        黑狼的双眼此刻已经几乎完全失去了光彩,似乎已被那可怕的痛苦完全烧尽了感觉,或许只是木然,又或许早已有了本能,他靠向了云小晴。

        云小晴惊慌地喊着,双手张开想要去抱他扶他,但是突然,黑狼的右手抬起,那柄仍然紧握在他手中的黑剑,刺进了她的胸膛。

        云小晴的声音戛然而止,她美丽的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惊骇地看着这个被黑焰焚身的男子,她的嘴巴张了两下,却没有任何声音出,然后仰天倒了下去。

        她瞪大了美丽的眼眸,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她胸口的鲜血飞洒而去,染红了她身边地面的一朵红色合欢花。

        就这么一会功夫,白影泛起,却是云剑从谷外冲了进来,大声喝道:“有强敌攻入,人数极多,实力极强,父亲……啊!出了什么事,黑狼,你怎么了?”

        黑狼靠了过去,云剑这时已经看清了他被黑焰焚身且一身焦黑、血肉模糊的可怕情景,一时几乎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正是目瞪口呆的时候。突然间,他也看到了一柄黑色的剑刃出现在他眼前,在那可怕的火光里,一剑刺入了他的胸口。

        两个身躯,猛地抱紧在一起,贴在一起。

        鲜血喷涌而出,云剑身躯僵直,脸上兀自有不可思议的神色,而那团恐怖的黑焰,虽然还在燃烧着,却仍然没有丝毫灼烧到云剑的身躯,它似乎永远都只是在黑狼的血肉上燃烧。

        灼热的鲜血再一次染红了黑狼的身子,让他彻头彻尾地成了一个血人,再加上那可怖的黑焰,此刻黑狼就像是一个从地狱走来的恶鬼一样。

        云剑捂着胸口,无力地倒下,在临死之前,他猛然看到了倒在不远处的地面上的云小晴,在那一刻,他忽然间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对黑狼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怒吼道:“你……你竟然连她也杀……”

        话音未落,那柄追魂夺命的黑剑忽然从黑暗中飞了过来,嗖的一声,残忍无情地直接穿过了他的喉咙,将云剑剩下的话语声都压了回去。云剑缓缓低头,似乎还有些艰难地摇了摇头,然后就此死去。

        黑剑倒飞而回,带着凄厉的血色。

        黑狼对着黑暗的天穹,再一次出了凄厉而惨烈的嚎叫声,那痛苦仿佛已将他所有的神智焚烧殆尽,但是不知为何,他仍然没有停下脚步,就这样化作一个恶鬼的身影般,踉踉跄跄地在这个黑暗的山谷中奔走着,渐渐没入了黑暗之中,就此消失不见。

        在那残留的脚印里,一步一血,步步鲜红,在这黑暗夜色中,在狂野的火光下,最后只有那殷红的合欢花如血一般,迎风颤抖着。

        黑色的火焰疯狂地燃烧着,烧灼着一切,整个世界一片黑暗,似乎只有疯狂的嘶嚎声,还有那片片血肉被烧干的惨不忍睹的模样……

        “啊!”

        一声低吼,6尘从睡梦中猛然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息着,额头上的汗水都渗了出来。盖在身上的薄被滑落下去,露出他完全没有遮掩且强健的上半身,他也没有在意,只是粗重地呼吸着,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突然觉得有些陌生的床。

        窗外有微光,已是清晨时分。

        这时在他的身边,一只白嫩丰腴的手臂从一旁伸了过来,轻轻擦去他额上的汗珠,然后有个声音柔声道:“怎么,又做噩梦了?”

        6尘转头看去,便看见身边同一张薄被下,躺着一个相貌颇美的女子,此刻的她经过了一宿安眠,似还有几分倦意,带了一丝慵懒。秀如云,披洒在她白皙光滑的肩头,薄被横在她胸口,露出了一抹诱人而丰满的肌肤。

        6尘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那女子的手指如白玉一般,轻轻点触在6尘那张脸上,抚摸过他的鬓边又到下巴的肌肤,再落在他的肩膀上。强壮贲起的肌肉与她细嫩的手指仿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她的声音在这一刻,在这个清晨的时分,就像一场仍未醒来迷惘的梦境一样,带着几分飘忽与异样的温柔,道:“你这人,就是爱逞强呀。时候还早,你不如再……”

        6尘忽然回头对她笑道:“叮当,我今天身上只剩下一块灵石了。”

        那女子的手指猛地一顿,然后抬眼向6尘看去。

        6尘依旧呵呵笑着,笑容温和且真挚。

        蓦地,叮当身上的薄被突然一动,却是在那被子底下重重踢了6尘一脚,露出了几分雪白肌肤,然后柳眉皱起,恨恨地道:“臭男人,就你废话多,怎么还不滚呀!”

        6尘哈哈大笑,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从掉落在地上狼藉一地的衣物中找到了自己的衣服裤子,手脚麻利地穿上,随手又把一堆肚兜、罗裙之类的丢给还赖在床上的叮当,笑道:“起床了起床了。我说你也别这么懒了好吧,我看今天天气不错,大好晨光,出去走走不好么?”

        “呸!大清早的,本姑娘吃饱了撑的去外头闲逛。这时候在外面的,大概也就是那些傻不拉几辛苦劳作一个月,也换不来几块灵石的笨蛋了罢。”叮当一把扯过薄被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好看的脸庞出来,然后没好气地啐道。

        新的一周,求推荐票!!!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616/123994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