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天影 > 第三十七章 抽丝剥茧

第三十七章 抽丝剥茧

        不过就在6尘离开片刻之后,忽然间,叮当似乎若有所觉,转身向龙湖方向望去,便只见远处湖畔边一块大石背后,忽然转出了一个人影来。

        叮当的嘴角顿时露出了一丝欢喜的笑意,将火折子往怀中一揣,便迈开脚步向那边大步走去了。

        茶山与清水塘村,只是南松山千秋门势力下的一个不起眼的村落;而千秋门本身,其实在中土大6强盛无比的修真界里,同样也只是一个并不起眼的小门派而已。浩瀚广袤的中土大6上,亿万生灵无数人族强大的修真门派和修士们,便如夜空中的繁星一般熠熠生辉。

        在如今的人族修真界里,真仙盟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势力,因为它并不是单独的一门一派,事实上真仙盟是由成百上千个强大的修真门派组合而成的联盟组织,凡是在中土大6上能够叫上名号,实力能够上得了台面的,除了像三界神教这样异端的存在,其余的几乎都是真仙盟的成员。

        这个庞然大物的历史已经十分悠久,而在漫长的岁月中,这个特殊的巨大组织还形成了一个与所有修真门派所不同的基业,那便是“仙城”。天底下多数的修真门派,不论大小,几乎都和千秋门一样,占了一处洞天福地供派中弟子修炼,然后在灵地之侧自然而然地展出一个山下城来;而真仙盟却并没有如此,这个组织直接在中土大6最肥沃广袤的“四河平原”上,建立起了一座巨大的城池。经过多年的扩建修葺,仙城已是中土大6上最繁华最强盛也是最令人向往的一座巨城,而真仙盟所有的重要堂口组织,也都座落在这座城池中。

        庞大而古老的城池里,生存着无数人,熙熙攘攘,来来去去,光暗交错间不知上演了多少悲欢离合。有光明,也有黑暗,便如日升日落一般,永无休止地轮回着。

        巨城之中,某一个极隐秘的所在,看上去像是一间密室,却又十分宽大。房间里摆放着一个圆环状的大圆桌,中间部位是空的,此刻正燃烧着一团火焰,无声无息中火苗摇曳不停,但若是仔细看去,便会现在那火光之下,当作燃料的却是一堆奇异的骨骸,似兽非兽,看上去狰狞可怖,甚至有点像是古老传说中恶鬼的脸孔。

        除此之外,房间里那足足摆了十一张座位的大圆桌旁,此刻却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影子,坐在一个高背铁椅上。那是个全身笼罩在一件黑红色衣袍中的人,后背还有一个带着兜帽的披风,将头脖子都盖住了,而在脸孔的前方,他甚至还带着一个金色面具,等于说,除了一双眼睛,这个人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肌肤。

        金色的面具上雕刻的是一个可怕恐怖的恶鬼面容,看上去竟有几分像是桌子中心部位那燃烧的骨骸,也给这个人影增添了几分阴森森的气息。整间密室里一片寂静,这个神秘的蒙面人就这样安静地坐在那里,目光盯着那一团燃烧的火焰,许久都未动一下。

        火光熊熊燃烧着,倒映在他的瞳孔中,像是也有两团火焰在他的眼底深处灼烧。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从这间密室的某一个角落里突然传来一声轻响,紧接着,从那个阴影中出现了一扇门扉,然后一个人推门走了进来。

        那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子,面容平凡,看上去就好像是每天都能在街头见到的那种人,包括衣着也十分普通,不会吸引任何人的注意。这个男子的目光在密室中扫了一遍,很快就落在那张奇异圆桌边的神秘人物身上。

        他脸色紧了一下,眼底深处有一丝细微的紧张掠过,但面上神情并没有太多变化,很快走了过来,隔着一张桌子,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陈壑拜见长老。”

        那戴着金色恶鬼面具的人头颅微微动了一下,随即向他看了过来,片刻之后,一个奇异的声音响起,沙哑低沉,又似如金石交错,竟是一时间分不清男女,只觉得耳鼓都隐隐作痛,道:“拷问得如何了?”

        陈壑深吸了一口气,头微微低垂着,道:“那厮挨不过刑罚,已经死了。不过从临死前的话语看,应该不晓得昔年的黑狼。”

        密室中的那团火焰,突然猛地向上窜了一下,如同沉寂可怕的恶鬼,陡然咆哮了一声,令人毛骨悚然。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猛然降落在这间昏暗的密室里,那个叫做陈壑的男子如标枪一般站立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大气都不敢喘。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那燃烧的火焰渐渐恢复了平静,金色的恐怖面具也再次抬起头来,奇异而嘶哑的声音再度响起,道:“荒谷之战的那些漏网之鱼几乎都查过了,还是一无所获。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陈壑默然片刻,随即道:“十年前那一场祸事之后,那叛徒便消失无踪,虽然我们苦苦追查,但往往每找到些许线索,不是被人掐断,就是惊动了真仙盟内的某些势力,动辄反噬。由此可知,在真仙盟中当有一股极强大的势力正在保护那个叛徒。”

        金色的恶鬼面具后,仿佛传来了一声充满了厌憎恶毒的冷哼声,道:“你继续说。”

        陈壑沉声道:“属下以为,只怕那叛徒如今并不在仙城之中,或许是被某个大人物藏在天下某个角落,甚至是随便在哪个小门派里充当一个人畜无害般的小人物,借此躲避我等的追杀。”

        面具之后并无声音接话。

        陈壑顿了顿后,又道:“所以依属下看来,或许咱们该当换一种法子了。”

        “嗯?是什么?”那金色面具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动。

        “这十年来种种苗头都表明,真仙盟与昔日荒谷一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我们若想找到黑狼那个叛徒,也应该在真仙盟里多下功夫,之前广铺撒网一般在众多修真门派中寻觅的法子,实在是太难了。”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616/124111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