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天影 > 第四十八章 红颜生死

第四十八章 红颜生死

        李季的拳头再一次握紧了,他的脸一片铁青,却是半晌没说出一句话来。

        叮当哀哀地看着他,眼神中渐渐被一股绝望之色所淹没,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她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山风吹来,她的衣裳迎风飞舞,粉色的衣裙就像是春天时候的桃花,艳丽而娇嫩。她的手轻轻拂过自己的脸颊,擦去了泪痕却擦不干净,葱白的手指拈起落下的秀放在鬓边耳旁,让自己更整齐些,更好看些。

        阳光下的桃花般的女子,在风中微微颤抖着,一如凋谢前最美又凄凉的感觉。

        她轻声说道:“李郎,你嫌弃我了么?”

        李季没有说话。

        叮当怔怔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后,她慢慢低下了头,道:“我知道了。”

        李季哼了一声,忽然道:“别装作那可怜样子,之前你在山顶那边突然点亮一个火把,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吗?山下是不是有你的姘头,你在叫他上来?这些日子来,你是不是已经给我戴了不知多少的绿帽子!”说到后来,他脸色又变得愤怒无比,死死地盯着叮当。

        叮当摇了摇头,面色苍白地道:“我没有对不起你。但是如果你一定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你不要我,我、我……”她仿佛心痛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但过了一会后,还是咬了咬牙,道,“若是没有你,我还是想要去修仙,你把灵石还我吧,大不了我们从此成为陌路之人。”

        李季怒道:“我刚才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么,现在没有,一千灵石不是个小数目,你且等我一段时日,最迟一年以后,我就还你。”

        叮当手抚胸口,凄然笑道:“你也知道不是个小数目么,等你一年,我又怎么等得起,那时候你不知又是怎样了。总之吧,求你给我一条生路,要么接引我上山,要么还我灵石,我自去走一遭鉴仙镜。”

        “没有!”

        叮当咬了咬牙,道:“若是这样,我就豁出去走一遭南松山了。”

        李季悚然一惊,脸色大变,喝道:“贱人!你想做什么?你这是要故意让我成为满门笑柄,从此之后抬不起头来吗?”

        叮当看着李季,嘴唇蠕动了几下,末了终究还是惘然一笑,转身向山道那边走去。

        李季一个箭步冲过来,抓住叮当的肩膀,怒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疯了吗?为何一定要如此逼我?”

        “我没逼你!”叮当甩开他继续向前走去,哭着哽咽道,“我、我只是平凡女子,我想不了那么多,就只想着要……”

        话音未落,忽地叮当全身一僵,突然身子顿住了。

        龙湖湖畔,一下子猛然安静了下来,仿佛连一丝吹拂过的山风,也陡然消失了。

        叮当慢慢地垂下头,向自己身子看上去。

        一截带血的刀锋,从她的腹部穿了出来。殷红的血滴,从刀刃上缓缓滴落,坠落在脚下的泥土地上,与污浊的淤泥混杂在一起,成为黑暗的颜色。

        剧痛,从小腹上如潮水般涌来,仿佛正在撕裂她娇嫩的身躯,碾碎了她的心,她慢慢转过头,带着一丝绝望与难以置信的悲凉,看着身后的那个男子。

        “你……”她指着李季,低声痛苦地喊着。

        李季低吼一声,拔出了刀刃,顿时血花四溅,叮当哀鸣一声,身躯颤抖才要歪斜,忽又被李季抓住臂膀,右手如修罗恶鬼般一挥,那冰冷的刀刃再次插进了叮当的胸膛。

        “呃……”叮当整个身子都缩了起来,仿佛是怕疼的孩子,苍白着毫无血色的脸庞,绝望地看着身边的这个男人。李季再一次抽出了刀刃,向后退了一步,鲜血泉涌,瞬间染红了叮当的半边身子。

        叮当慢慢地倒了下去,脸上兀自有难以置信的神情,只是到了最后的时候,她脸上却慢慢平和下来,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的李季,眼中泛起的是如悲悯一般的忧愁与缠绵。

        忽有风声,忽有怒吼,忽有那一道身影从山间冲出,瞬间冲到跟前,一下子将李季从叮当身边撞飞了出去。

        李季人在半空悚然一惊,但随即反手便是将那带血的利刃直接刺向这冲来的人影。

        此时冲出的人正是6尘,迎着刀刃,他侧身一让,一拳便向李季脸上打去。

        李季此时已经拜在千秋门门下修炼了一段时日,虽然还说不上什么道行小成,但勉强算是在修行境界最低的炼气境上稍有收获,怎么说还是比常人强上一些。是以当他一眼看出来人乃是山下清水塘村里那个村民时,顿时便是冷笑一声,沉身稳住,手臂向上一抬,只要格挡住这偷袭的一拳,接下来他杀这毫无道行的凡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然而就在此刻,他忽然只觉得右脚大腿处突然一阵剧痛,瞬间如撕裂身躯般的痛苦猛然传来,李季一声大叫,惊恐无比地向后退去,低头一看,却只见是刚才6尘在一拳向他面门打来的时候,另一只手上不知何时,竟是阴毒无比地又抓着一把黑色短剑,而且奇诡无比悄无声息地避开了他所有感知,直接插进了他的大腿处,随即还凶残无比地立刻向旁边一拉,恶狠狠地割出了一道触目惊心的巨大伤口。

        这等手段,如此凶恶,当真是他闻所未闻的恶人,明明看过去并没有什么道行,只是个普通人,但实际上却是在瞬间便几乎就击溃了他。李季站立不稳,直接摔倒在地,一时间眼中看着6尘手中那柄如恶魔般的黑色短剑,竟有几分恐惧之色。

        6尘还要上前,忽然却从背后听到叮当的叫声:“6尘……”

        6尘的脚步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惊恐的李季,随即收起短剑走到叮当身边,抱住了她的身子。

        鲜血转眼间涌了过来,沾染上他胸口的衣服。6尘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了看叮当的身子,他的目光扫过这个女子血肉模糊的小腹,再看了一眼她胸膛上穿心的伤口。

        叮当颤抖了一下。

        6尘默默地将她抱得紧了些。

        叮当有些吃力地看了他一眼,低声道:“我的伤……你、你还能救我么?”

        6尘抱着她,沉默了片刻后,缓缓摇了摇头。

        叮当哭了起来。她哀伤地哭着,眼泪如珍珠般滑落,落在她带血的身躯,过了片刻后,她泪眼朦胧地看着6尘,仿佛天真的孩子带着最后的希望,伸出她满是鲜血的双手,轻轻而无力地抓住6尘的衣襟,把头靠在他的胸口,哭着哽咽着,连声音都颤抖着道:

        “我、我要死了吗?”

        6尘抱紧了她,迎着她的目光,再一次沉默过后,低声道:“是。”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616/124374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