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天影 > 第四十九章 管它呢

第四十九章 管它呢

        春天的桃花盛开之后,终要凋零,从枝头掉下落入风尘,化作泥土尘埃,于是再不相见。

        犹如人生,留不住你青春笑颜,美丽风姿。

        我们终须离别。

        当山风吹过,湖水涟漪,美丽却憔悴的女子靠在他的胸膛,等待着最后的别离。如春风不在,桃花将逝,就这样黯然凋落。

        她微微转了转头,看了一眼远处那个跌倒在地的李季,眼神中似有几分复杂情绪,然后收回目光,落在了6尘身上。她的脸色越来越是苍白,但神情却渐渐平静了,像是终于接受了这最后的结局。

        她甚至还低声勉强地笑了一下,不知是笑什么,6尘、李季,又或是她自己?

        “喂!”叮当声音轻细得几乎模糊不清,对着6尘道,“你啊,有没有喜欢过我呀?”

        6尘看着叮当,想了想,道:“应该有吧。”

        叮当笑了起来,虽然中间剧烈咳嗽了两下,低声道:“又骗人!喜欢的人怎么会说应该不应该呢?”

        6尘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听着。

        叮当叹了口气,无力地靠在他的胸膛上,然后道:“我喜欢那个人呢,可惜看错了他啊。”

        6尘道:“别说话了,休息一下吧。”

        叮当没理会他,轻轻喘息了一会,然后道:“6尘,我快死了啊,你答应我一件事行不行?”

        6尘看了她一眼,道:“你说。”

        叮当有些凄凉地笑着,然后转头再一次看向李季,看着那个面上带着惊惧之色的男子此刻已然不复原有的潇洒模样,可她眼中却还是浮起一丝温柔,然后低声道:“求你放过他吧。”

        6尘定定地看着叮当,过了片刻,道:“是他把你害成这样的,他看不起你,他还……”

        叮当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辩驳,只是说了一句话:“我还是喜欢他。”

        6尘的话音戛然而止,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沉默地看着怀中的这个女人,最后轻声道:“值得么?”

        叮当抓住他衣襟的手慢慢松开了,仿佛最后的气力都在逐渐消失,可是她好像看起来轻松了很多,脸上有温柔的笑意,就好像她当年最美丽的年纪,最温柔的梦想终于实现有一个心爱的人共度一生,神仙眷属,逍遥自在。

        她笑着对6尘说,带着刺眼的鲜血与生死之间惊心动魄的绝望的美丽:“管它呢……”

        她的头开始慢慢低垂,但目光仍是望着6尘,温柔中有恳求之意。6尘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了,我答应你。”

        叮当笑了起来,仿佛卸下了最后一点重担,她不再去看这身边的两个男子,她的目光望向龙湖那边,看着那青山绿水、湖光山色,有风吹来,浮动她的秀在风中微微飘扬着,异样的温柔。

        “好美的湖啊。”叮当低声说道,然后闭上了眼睛。

        茶山之上,龙湖湖畔。

        一片静寂。

        也不知过了多久时候,6尘将叮当渐渐变冷的身体轻轻放了下来,然后站起身,向李季走了过来。

        李季手按着大腿上的伤口,有些惊恐地向后退缩。他本是出身豪门世家的公子,从小就没吃过苦,哪怕后来家道中落,还是比大多数凡人过的要好得多。至于后来拜入了千秋门修炼,也因为时日太短,并没有真正去尝试着进行些修士间的斗法与厮杀。

        他会在狂怒中杀人,却也会在痛苦鲜血下恐惧。

        “你、你别过来,别忘了,你答应过叮当不杀我的!”李季大声地喊道。

        在他的喊声中,6尘走到他的面前,看了他一眼,然后一言不地忽然一掌打在他的后颈处。

        李季的叫声戛然而止,白眼一翻,身子向前扑倒,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

        等李季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现周围光线暗了下来,再看看天色,却已经是黄昏了。

        他的脑后兀自有种火辣辣的痛楚感传来,让李季龇牙咧嘴地痛哼了一声,当他坐起来后,立刻就现了自己此时最害怕的那个人并没有离开。

        6尘仍然还站在龙湖湖畔,只不过此刻他一身衣服上,除了原本沾染的叮当的鲜血外,还多了不少的泥土尘埃。在6尘的身前,龙湖湖畔的土地上,已经多了一座新建的孤坟。

        没有墓碑,没有松柏,只有一抷新土,静静地盖着那个已经永眠的女子。坟头向湖,面山望水,如一个女子寄情这如画山水间,笑而不语。

        6尘转过身来,大步走到李季身前,李季立刻向后躲去,不知为何,恐惧控制了他的身子,明明他之前还看不起此人不过是个凡人,此刻却根本生不出抵抗之心,口中只是喊着:“别杀我,别杀我!”

        6尘一把抓住他胸口衣襟,然后直接拖到了那新坟前,将他摔在地上,冷冷地道:“磕三个头。”

        “我磕!我磕!”李季连忙一迭声地应道,同时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既然让自己磕头,那便是看在叮当份上,饶了自己一命了。

        他重重地磕头下去,咚咚咚三声,磕得实在,任谁也说不出什么不是来。然后才直起身子,道:“这样可以了罢,放我走……”

        话才说到一半,突然一道黑光在他眼角余光中掠过,而他的声音猛然被堵在了喉咙里面。那一刻,李季的心脏突然收缩起来,他难以置信地盯着6尘,全身颤抖。

        似来自黑暗最深处的那柄黑剑,握在6尘的手中,无情而凶狠地刺入了他的身子。

        血肉割裂,血花四溅。

        李季大叫一声,哀嚎着翻滚着身子,想要向旁边逃去,但在他身后的6尘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眼瞳中闪过诡异的光芒,那是黑色的火光,如九幽黄泉燃起的火焰,以魂魄为食,狰狞地睥睨着人间。

        一只手抓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抓着黑色短剑,如手提猪狗,面笼杀气,手起而剑落,一次又一次地狠狠刺了下去。

        一剑!一剑!一剑!

        一剑!一剑!一剑!

        他如地狱重生的恶鬼,残忍无情地出现在这世上,带着一丝疯狂与可怕的黑暗,在黑色的焰火熊熊燃烧中,用黑色的短剑不停地刺入李季的身躯,直到将他所有的鲜血与生命都榨干碾碎。

        鲜血飞洒在半空,将6尘的衣衫尽数染红,那黑火在鲜血中狂野焚烧着,似一场癫狂的盛宴。

        “你……答应了……放过我……的……”

        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的李季,在生命最后的弥留时刻,绝望地向6尘说着这颤抖的话语。

        而此刻一身染血如同恶魔的6尘,握紧了短剑后退了一步,直视着这个将死之人的双眼,面色冷漠如冰,冷冷地看着他痛苦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然后他慢慢走到了湖边的那座新坟边。

        他坐了下来,望着这一片湖水山峰,像是对自己,又像是对着身边坟冢中的那个人,低声说道:“管它呢……”

        第一卷终

        总算把第一卷写完了,明天开始新的一卷。我码字比较慢,这个大家也是知道的,我尽力每天多写一些,也希望大家投票多一些吧,毕竟起点这个平台真的是第一次书,有时候会看着成绩忐忑。书评区的讨论我都有关注,不过我只能说:我码字,你们投票,其他的事咋不去想,管它呢!!!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616/124380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