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天影 > 第二百八十五章 蛮族之战

第二百八十五章 蛮族之战

        勉强避开了混沌渊的可怕火雨,陆尘和阿土可谓是死里逃生,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的,他们就离开了这片区域。大雪山那边也是不能去的,能和混沌渊并列的凶险绝地,想来就算去了那边,也是九死一生。

        至于剩下的路,便没有多少选择了,一边是那片广袤不见边际的荒漠,另一边则是顺着乱石滩原路走回,往这条大河的上游去看看。

        反复思索过后,陆尘最后还是决定回头往大河上游这条路走,如果这条河就是龙川大河的话,或许还有一点希望能找到回去的路。

        至于那片看起来广阔的荒原,实在是太容易让人联想到与混沌渊、大雪山并列的那片破灵沙海,虽然陆尘现在也不能肯定就是那个地方,但混沌渊和大雪山都出现的话,似乎破灵沙海再出现也没什么奇怪的了。

        在这片诡异难测的地域里,实在是危机四伏,如果想要活下去,一切都要小心谨慎。而且就算是这样,陆尘此刻的心里其实也并没有太大的把握能够真的走出这片凶险之地。

        他们慢慢靠近了大河边,然后开始逆流而上,同时,陆尘小心地与那条大河也保持了一段距离,只有在需要捕食那河中的鱼类充饥时才会靠近河流。就这样,一连走了数日,居然也没遇到什么意外。

        虽然这是一件好事,不过陆尘心里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奇怪,大雪山那边没去不好说,但是他见过的混沌渊那里确实是一个无比诡异凶险的天险凶地,很是符合传说中迷乱之地核心地带的那种情景。

        但传说中还说了,迷乱之地这里凶险到了“三步一险五步一杀机”的地步,别说一般人了,就是元婴真人过来都要提起全部精神应对。但他在这里走了好几天,居然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这就有些奇怪了。

        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

        这段时间突然处在这个危险的地方,自然是因为当日躲进种子后不知如何被河水冲到了这里。陆尘本以为往上游走上几天大概就能找到一些回去的线索,但现在他发现,自己也许还是想错了。

        虽然印象中在那个神秘树洞里呆的天数并没有特别漫长,至少有阿土这个贪吃鬼在的时候,食物根本撑不了那么久。但现在陆尘走了数天,却发现周围的景物似乎根本没什么变化,依然是一条大河与荒凉平原。

        仔细想来,大概也只有当初在龙川河底时,也许有各种湍急的激流速度极快,将这颗微小的种子瞬间冲出很远很远吧,然后才能在这段日子里来到了混沌渊这里。

        抱着这种不能肯定的猜测,陆尘和阿土又走了好几天,大约是从混沌渊离开的第九天后,他们终于发现了一丝异常。

        大河滔滔,没有变化,广阔荒原也没有变化,但在前路一处黄沙中,陆尘看到了一具风化腐朽得不成样子的尸骸。

        那个掩埋在黄沙中的骷髅看起来有些可怕,但发现了这个以后,陆尘却是精神一振,大为欣喜。不管怎样,有骸骨出现,就说明曾经有人来过这里,对着此刻的他来说等于是一个再及时不过的消息。

        骸骨腐朽至极,大部分都风化成沙,就连最坚硬的颅骨也朽坏了不少地方。但在陆尘仔细观察过后,他还是很快皱起了眉头,眼中掠过一丝异色。

        这个不知何时死去的骸骨看起来是个人类,但是陆尘看到了在颌骨附近地方有一根破损不堪的獠牙,心中顿时一惊,因为人族不可能会有这个。

        这个死人是一个蛮人。

        阿土走到陆尘的身边,抬头看了看他,陆尘站直身子,默然片刻后,低声对阿土说道:“走吧,我们再往前看看。希望……我心里猜的是错的吧。”

        ※※※

        陆尘心里此刻正在猜测的是什么,他没说,阿土也没办法问,当然了,阿土如今虽然是圣兽了,但还是不会人语,也问不出来。

        他们两个跨过这具尸骨继续向前走去,干燥的风从荒原上吹来,又吹起一片黄沙,将这个狰狞的尸骨淹没过去。

        发现这具尸骸之后,像是一个分水岭,从这一天起,陆尘和阿土的前进方向上开始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变化。草和树开始在这片土地上出现了,虽然只是寥寥零落不成林的样子,但显然情况在慢慢变好,生命的气息开始在这片土地上变得浓烈起来。

        再后来,陆尘居然在荒漠中看到了一小片树林组成的小绿洲,里面有一些小动物,不过都并非妖兽,外形有些奇怪,似乎与中土神州那边的生物差别很大,但至少在这个地方上的一些兽类看起来很弱。

        陆尘抓了两只看起来和野兔有些相似的兽类,算是给自己和阿土改善一下伙食。

        不知是不是长久没人过来这里,这些孱弱的兽类几乎都没有什么反抗之力。不过阿土似乎对这种弱小的兽肉毫无兴趣,用嘴巴扯着陆尘的衣服直往大河那边拖,看起来是还想吃那河里的鱼的意思。

        陆尘也是无奈,最后只得又帮它抓了两只应付过去。

        接着又往前走,陆尘有种感觉,前方或许就有自己想找的变化了。不过这变化来得确实很快,也很大,以至于让陆尘都有些措手不及。

        在他离开那个小绿洲的第二天早上,他和阿土还在一片荒凉的废土中向大河上游行走时,便突然听到在远处荒漠中猛然有一阵奇异的喧嚣声传了过来。

        那声音异常的苍凉悲壮,音调苍茫,仿佛是正对着天地苍穹缅怀古老的史诗,但陆尘的脸色却是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因为他听着这声音感觉有点耳熟。

        在回想片刻后,他感觉这声音与当日在恶蟒谷边上那个山岭中的蛮人部落一战里,自己听到的那个老祭司的声音差不多。

        这个发现让他面色有些凝重起来,跟阿土打了个招呼,然后悄悄地往那声音传来处跑去。

        前方百来丈处有个不小的沙丘,陆尘和阿土就向那边跑去,随着他们的接近,更多的声音也随之传了过来。

        如同野兽般的呼嚎声,令人热血贲张的战鼓声,疯狂的吼叫、咆哮声,像是杂乱却又夹杂着几分雄壮。

        他们爬了上去,然后在爬到沙丘顶上时悄悄探出了头。

        一个战场出现在他们眼前,一场激烈的,足有数百人参加的厮杀,激烈而血腥,疯狂且暴虐,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在眼前展现出来。

        在沙丘下方百丈开外的地方,战场上所有的战士全部都是高大魁梧、长有獠牙的蛮族勇士,他们大多**着上身,并且手持巨大石头所制的武器,狂暴地正厮杀在一起。

        这一场战斗似乎已进行了一半,正到了最激烈的时候,双方都已是杀红了眼,鲜血横流,尸首遍地,不知有多少蛮人身首异处、残肢断手,场景异常血腥。

        阿土口中发出低声的咆哮声,看起来似乎有些紧张,陆尘用手轻轻摸了一下它的脑袋,但自己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他回头看看来时的路,还有那条仿佛异常绵长宽阔的大河,一时间也是无言以对。如此规模的激烈蛮人厮杀,必定是属于两个大部落间的战争,而在迷乱之地那么危险的环境里,是不可能有这种情况发生的。

        他暗自苦笑了一下,带了几分自嘲,低声自言自语地道:“居然被冲到南疆荒原来了么……”

        是的,眼下的陆尘和阿土有极大可能就是身处在只有蛮族人生活的南疆荒原,他看到的大雪山和混沌渊都是真的,只不过与他之前所想不同的是,他和阿土此刻所在的是迷乱之地最危险地带的另一边。

        或许,他是几千上万年来,第一个踏足南疆荒原的人族?

        ※※※

        这当然并非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被迷乱之地隔开了上千年的蛮族南疆,几乎是看不到人族的,而且如果传说里说的都是真的话,有不少蛮族人还有吃人肉的恶劣习性。

        同样的,这里是南疆荒原的话,也终于可以解释了为什么此地五行灵力异常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几乎令陆尘道行全废,反而是在陆尘体内的那种黑焰力量丝毫无损,那是因为这种力量本身就发源于这个地方吧。

        心中苦笑着,也头痛着日后该如何生存下去,但随着一声高亢的吼叫,陆尘的注意力还是很快地被那场战争吸引了过去。

        只见,在某一方蛮人部族的后方,似乎终于是有人对这种血腥但不分胜负、渐渐变得纯粹只是消耗认命的战争有所不满,然后,一个全身黑衣的祭司模样的蛮人走了出来。

        他双手高举向天,口中大声念诵着咒语,片刻之后,从他手中多了一件法器,似乎是一根土黄色的木头。

        然后,随着他咒语念得越来越快,这根黄色木头上开始亮起了符纹,一股强大的灵力开始弥漫出来。

        图腾之力?

        陆尘的脸色顿时凝重了几分,这情景和当日他在迷乱之地中所看到的那个蛮族部落时可是十分相似的,就是不知道这个祭司施法后,效果是不是和当日那个老祭司一样了。

        陆尘紧盯着那边,眼神炯炯。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7/27616/145857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