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明末工程师 > 第五十一章 任职交接

第五十一章 任职交接

        一个小小的管队百户,尤化可以随便踩上一脚,但如果对方是巡抚的私人,这就大不一样了。巡抚的私人,那下来当百户只是来锻炼的,迟早要升上去。稍微得罪,可能就要引来巡抚的雷霆报复!这样的人尤化巴结还来不及呢,哪里还敢托大?

        “在下正是李植!”

        李植正要行跪礼,却被尤化抢了先。

        “我是尤化!”尤化在李植面前上官的架子也不摆了,他上前一步,抓住李植的手,亲切说道:“管队官好年轻,容我叫你一声贤弟。贤弟,里面请!”

        李植毕竟少年人脸皮薄,见识了这尤化的变脸功夫,倒是有些尴尬了。他咳嗽了一声,不着痕迹地从尤化手里把手抽出来,淡淡说道:“上官,这是在下的一点见面薄礼,不成敬意!”

        尤化愣了愣,这才看到李植家丁手上挂着的箱子盒子。

        李植的家丁赶紧走上去,打开箱子盒子,把里面的绸缎人参展示给尤化看。那尤化看到这份重礼,脸上的笑意就更盛了,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看向李植的眼神里满是和蔼,大声说道:“贤弟真是客气,真是客气!”

        他一挥手,让身后的随从们接了礼物,又朝李植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又说道:“贤弟里面请!”

        李植见尤化这般作态,料想他也是一个贪腐势利的小官,倒是失了结交他的心思。李植懒得进千户官厅和他胡扯,就说道:“在下有些急事,就不叨扰长官了!来日一定再备礼物来拜访长官!”

        听到李植的话,尤化有些失望。他还想好好招待招待李植,结交一番,等以后李植升迁时候自己也沾些福气呢!但李植毕竟是巡抚的私人,那是以后的大官苗子,又哪里会有时间和自己一个小小防守官,静海所千户结交?来给自己送重礼,那已经是给足自己面子了!所以李植说要走时候,尤化也并不惊讶,反而更加殷勤地答道:

        “无妨,我便等贤弟下次来!”顿了顿,尤化又说道:“贤弟在范家庄有什么不如意,需要愚兄帮忙的,尽管开口!”

        说完这话,他就站在那里,一副要目送李植离开的架势。

        李植暗道这巡抚的宝马还真好用,一上来就帮自己摆平了上官。这尤化哪里像上官,简直像是自己的下属嘛!李植打了个哈哈,不再停留,便和家丁们跨上马,朝范家庄骑去。

        从运坊里到李植的范家庄不过二十里,李植骑了大半个时辰,就到了范家庄。

        范家庄距离海河两里路,不大,是个围着围墙的狭长村庄,东西长三十步,南北长一百四十步,墙高二丈未包砖,仅在南面开着一个门。李植早已经让两家丁打先进庄报信,等到李植到了庄门前,庄子里的大小官吏七、八个人已经站在庄门前迎接。

        等李植进了庄门,这些人杂乱地喊叫道:

        “见过管队大人!”

        “管队大人好!”

        这些人以两个正七品的总旗为,都殷勤地和李植打招呼。李植点了点头,随着这些迎接的官吏们骑进了范家庄。

        范家庄里面的情况,可让李植十分失望。

        那庄子里面十分破败,小小的主干道两边到处都堆着垃圾粪便。此时正是夏季,气温很高,整个庄子里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庄子里不少空房子无人居住维护,窗檐破败砖瓦缺失,青草都长进了屋子。李植猜测这些空屋子是逃亡的军户留下的屋子。庄子里看不到几匹牛马,为数不多的军户们也十分穷困,一个个骨瘦嶙峋,身上穿着破旧的短衣,站在肮脏的道路两侧看着新上任的李植,神情迷茫。

        和这些军户比起来,李植的十个家丁就显得身形矫健神采奕奕了。

        李植一直骑到庄子中间的百户官厅,这才跳下马来。在官厅正堂上,李植见到了即将离任的上一任管队官。

        老管队官叫做严越,三十多岁,正要平级调到“流河里”去担任贴队官,只等李植来交接了。和李植稍事寒暄后,他就把范家堡的黄册账簿交给李植,又带李植查验了各处军械仓库和米粒粮仓。

        “庄中含匠户、军户在内,合计有六十一户,口三百七十一,其中男子二百一十一口,成丁一百五十七口,不成丁五十四口。女子一百六十口,其中壮女一百零四口,幼女五十六口。”

        李植一路听着,收下了黄册账簿,严越便带李植去校场点验守庄庄兵。

        严越让几个总旗小旗分头去召唤庄兵们,自己和李植在校场旁边的一间空屋子里等待。开始李植还不明白严越为什么躲进破屋子里,后来李植站了半个小时就明白了:外面烈日炎炎,不站在屋子里等是要中暑的。李植站在不通风的破屋子里等得汗流浃背,那些庄兵才慢慢集合起来。

        庄兵们穿得破破烂烂,手上拿着生锈的刀剑长枪。李植一眼望过去,估计来的兵丁还不到三十个。而且其中大多数都是老弱病残,根本没有战斗力,一看就是从军户中抓来凑数的。估计大多数凑数的兵丁根本拿不到军饷,难怪对集合命令拖拖拉拉。

        两个总旗穿得好一些,站在队伍前面。只是这两个军官看上去也疏于武艺,只感觉吃得好一些不是那么瘦弱。

        庄里唯一有战斗力的恐怕是严越的六个家丁。不过这些家丁属于严越的私人武装,并不属于庄内的庄兵。

        李植翻了翻黄册,向严越问道:“账上不是说有庄兵五十七人么?”

        严越翻了个白眼,似乎在心里骂了李植一句明知故问,这才说道:“有逃额!”

        李植心里嘀咕:这拉了这么多军屯余丁上来凑数都只能凑三十个不到,那实际的逃兵情况得有多严重。李植又瞥了严越一眼,暗道这军官拉了这么多余丁来凑数,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空饷。天津镇的营兵月饷是二两银子,这严越光吃空饷一项上一个月就要贪墨好几十两银子。

        不过李植又想,估计不光严越要吃空饷,严越的上级对军饷也要雁过拔毛,严越可能也贪不了那么多。而且他还要养家丁。想到这里,李植朝严越问道:“每个月下来的月饷,能有几成?”

        严越似乎对李植的追问极为不满,哼了一声,答道:“下来你便知道了!”

        见他这种态度,李植也不再多问。

        交接完毕,严越拍了拍手,便带着家丁骑马走了。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8/28044/126561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