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相声大师 > 第四章 童年趣伴

第四章 童年趣伴

        田佳妮道“还算得准?唱的真不要脸,还说我嫁……哼……嫁……”

        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细弱蚊蝇,小姑娘也羞红了脸。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何向东却道“有话好好说,不要一言不合就嫁我。”

        “你……”田佳妮都气懵了。

        何向东一脸不情愿道“咱们有怨的报怨,有仇的报仇,说好的可不能这么糟践我啊。”

        “你……”田佳妮又要被气哭了。

        一看要坏,何向东赶紧认怂“妮儿,别哭别哭,我错了,我嘴贱,我这不是逗你一乐嘛,我错了好不好。”

        “哼。”田佳妮扭头不看何向东。

        何向东挠着头,腆着脸上前,这小子打小脸皮就厚,他伸出手来,道“妮儿,要不你咬我一口呗,就当我给你道歉了。”

        田佳妮倒是一点不客气,拉过何向东的手就一口啃了下去,痛的何向东龇牙咧嘴的。

        好一会儿,田佳妮才松口,何向东一看右手腕上留下一排细小的牙印,深嵌在肉里。

        何向东捂着手腕,悲催地看着田佳妮,道“你属狗的啊,咬这么狠。”

        田佳妮道“什么呀,我这是送你一块手表。”

        说着,田佳妮拿出一只笔,在她咬的牙印上面标好时间,时针分针秒针,还补上表带,看起来还真有那么几分意思。那个年代的小孩子都爱玩这个。

        “怎么样?”田佳妮笑着问道。

        何向东道“还行,要不我也送你一块表呗。”

        “恩……行吧。”田佳妮闭着眼睛把小手伸过来,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何向东却摇头道“手表已经表达不了我的感激之情了,我送你一块怀表吧。”

        “啊,怀表?”田佳妮一愣,然后低头一看,突然双手抱在胸前,红着脸大骂“你这个流氓。”

        何向东一本正经道“这怎么能是流氓呢,我师父说送人怀表,手有余香。”

        田佳妮捂着脸道“你师父就教你这个啊,两师徒都是流氓。”

        想了一会似乎觉得这样说自己的长辈有点不合适,又改口道“我方大爷才不是流氓,就你是,哼,小流氓。”

        何向东一脸黑线,八十年代那时候流氓可不是什么好词儿,刑法上面都是有流氓罪的,尤其是83年的严打,因为流氓罪被枪毙的人可不是少数。

        见何向东不说话了,田佳妮还以为他生气了,小姑娘心善,小心翼翼问道“你生气了?”

        何向东点头。

        田佳妮哄他“啊,你别生气了,是我不好,我不说你是小流氓了好不好?”

        何向东掉着脸道“你哄我。”

        田佳妮也不懂,问道“怎么哄你啊?”

        “那……你就喊我孙大圣吧。”84年这会儿西游记就已经在全国走红了,孙悟空也已经成为孩子心中的偶像。

        田佳妮道“那好吧……恩……孙大圣。”

        何向东一回头,右手一指做出一个非常潇洒的姿势,大声应道“爷爷在此。”

        田佳妮追着何向东打。

        闹够了之后,两个小孩并排坐在门前的石阶上面,田佳妮问道“你师父找我师父到底什么事儿啊?”

        何向东道“没有啊,我师父没找你师父啊,我骗他的啊。”

        田佳妮惊愕道“啊,你骗人啊,你怎么骗人啊,那回去你师父不揍你吗?”

        何向东无所谓道“嗨,这不为你嘛,看你都快哭了,我只能把你师父给骗走了呗。“

        田佳妮感动道“为了我你都愿意挨揍啊?”

        何向东道“我还能为你而死呢。”

        田佳妮满眼星星道“真的啊。”

        “那当然,瞧好。”说着,何向东就伸出小拇指往耳朵里面伸去。

        田佳妮小拳头往何向东身上招呼,还骂道“小混蛋,还喂我耳屎,你去死吧,你。”

        待闹够了之后,何向东估摸着柏强也快回来了,为避免等会挨批评,他就准备走了,还约好改天带着田佳妮出去玩。

        出了门,何向东在街上瞎逛,这也是个闲不住的主儿,看着街上的各种小吃,天津麻花,嘎巴菜,煎饼果子,耳朵眼炸糕……

        何向东馋的口水都下来了,这年头的孩子肚子里都没油水,尤其是何向东他们家也不富裕,靠着师父出门卖艺也仅仅只能挣个温饱钱罢了。

        “花二百钱买一小猪儿,吱儿吱儿喝水,嘎巴嘎巴吃豆,解墙头扔过去,吱的一声,您猜怎么着……死了。”相声前辈高德明先生曾经说过相声艺人有几段话必须得说的利索,这句就是其中之一。

        相声艺人的嘴里是不能闲着的,在学艺的时候嘴里总要念叨些什么,比如绕口令,顺口溜,小曲小段儿啊。

        正所谓得道容易养道难,戏曲演员每天早上都得吊嗓子,相声演员也要每天锻炼嘴皮子、练身段、练嗓子,三五天不练一身功夫就得废咯。

        “哎呀……”何向东擦擦口水,实在是忍不了了,连练功都练不下去,他站在一家国营饭店厨房门口,正是中午饭点,飘出来阵阵香气,受不了。

        “打南边来个瘸子,担了一挑子茄子,手里拿着个碟子,地下钉着木头橛子。没留神那橛子绊倒了瘸子,弄撒了瘸子茄子,砸了瘸子碟子,瘸子毛腰拾茄子。北边来个醉老爷子,腰里掖着烟袋别子,过来要买瘸子茄子,瘸子不卖给醉老爷子茄子,老爷子一生气抢了瘸子茄子,瘸子毛腰捡茄子拾碟子,拔橛子,追老爷子,老爷子一生气,不给瘸子茄子,拿起烟袋别子,也不知老爷子的烟袋别子打了瘸子茄子,也不知道这玩意多好吃,哎呀……”

        今个儿何向东的练功是进行不下去了,馋的不行不行了,他算是赖在人家厨房门口过干瘾了,鼻翼连连煽动,吸人家油烟跟抽大烟似得。

        厨房窗口钻出一个胖大厨出来,对何向东道“小孩儿,馋了吧。”

        何向东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小脑袋网上一扬道“撑得住。”

        胖大厨看的也好笑,道“馋了也没用,吃的东西都是公家的,我也没辙给你。想吃东西就去石老三家看看,人家今天摆寿宴,吃流水席,你小孩过去说几句吉祥话,别的不敢说让你开开荤腥还是可以的。”

        何向东却道“手艺人不沾乞来钱,想吃东西都得靠自己本事,要靠祖师爷赏饭吃,讨东西吃我们可丢不起那人。”

        胖大厨问道“你使什么手艺啊?”

        “说相声的。”何向东扭头大步向前走。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8/28372/127385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