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相声大师 > 第八章 劝人方

第八章 劝人方

        说完一段,何向东正正经经站好,拱手抱拳道“今天也是石家老太太的七十大寿,学徒何向东恭祝石家老太太福寿绵长,万事如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何向东再鞠一躬。

        “好。”台下鼓掌,石家老太太也笑的合不拢嘴,坐在一旁的石老三也满意点头,这孩子有理有据的,也把场子撑起来了,可算是帮了他们大忙了。

        何向东笑道“这样吧,我唱一段太平歌词给老太太贺寿怎么样?”

        “好。”台下鼓掌欢迎。

        何向东拿起桌子上的折扇,敲在桌子打着节拍,嘴里唱。

        “那庄公闲游出趟城西,

        看见了人家骑马我就骑着驴。

        扭项回头瞅见一个推小车的汉,

        要比上不足也比下有余。

        打墙的板翻上下,

        谁又是那十个穷九个富的。

        若是要饱还是您的家常饭,

        要暖还是这件粗布衣。

        那座烟花柳巷君莫去,

        有知疼着热是结发的妻。

        人要到了难中拉他一把,

        人要到了急处别把他来欺。”

        ……

        《劝人方》也叫《庄公打马》,名如其意,是劝导人方正,劝人向善的,用唱曲的方式,用简答易懂的话语,唱出朴实的价值观,还是非常有意义的。正所谓“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路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相声里面所有唱的部分都叫“柳活儿”,柳活里面又有正唱和歪唱之分,正唱就是正儿八经地唱,以展示唱功为主。歪唱就是在唱里面加入逗乐的东西,就如唱文王卦的时候会加入一些逗乐的元素,传统相声里面也有歪唱太平歌词的老段子,行话叫“柳里含春”。

        何向东唱的也好,鼻音悠然,嗓音清亮,非常有味,台下观众也爱听,和何向东敲桌子一样的节奏拍掌应和着。

        “天为宝盖地为池,人生世界上混水的鱼。

        那父母养儿鱼拴着子,有孝子贤孙水养鱼。

        弟兄们要相和鱼儿帮着水,妯娌们要和美水帮着鱼。

        您要生了一个孝顺的子,你叫他往东他不往西。

        您要生了一个忤逆子,你叫他打狗他去追鸡……”

        听着台上那小孩在唱,石老三也很是感慨,父母像水,子女像鱼,父母一直包容子女肆意折腾,不管鱼儿变得怎么样,水总是能包容它,从生到死。

        他又想起小时候父亲走的早,是母亲拉扯他们几个兄弟长大,又当爹又当妈,遭了罪也没处说去。尽管他现在是富裕了,也是别人眼里的孝子贤孙,可是他还是感觉亏欠母亲许多,想到这里他眼眶都湿了,攥紧了身旁老母亲的手。

        石家老太太只是笑,轻声说道“都好,都好。”

        “那位阎王爷比做打鱼的汉,也不定来早与来迟。

        今天脱去了您的鞋和袜,不知到了明日清晨提不提。

        那花棺彩木量人的斗,死后哪怕半领席。

        空见那孝子灵前奠了三杯酒,怎能见那死后的亡人把酒吃。

        您就空着手儿来就空着手儿去。纵剩下万贯家财拿不的。

        若是趁着胸前有口气儿在,

        您得吃点儿喝点儿乐点儿行点儿好、积点儿德、为点儿人,

        那是赚的。”

        唱罢,何向东静了几秒,然后抱拳拱手道“谢诸位捧场,学徒何向东谢过诸位。”

        “好……”观众爆发了热烈的掌声,叫好声连连。石老三也站起身来,给何向东鼓掌。石家老大更是把手掌都拍红了,真给他长脸啊。

        何向东再三鞠躬,他师父是民间艺人,他也是,都保留着老派艺人的观念,观众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他们对观众是十分客气和感恩的。何向东学艺的第一课,师父教的就是如何感谢观众和感恩观众。

        表演完毕,何向东脱下大褂,撤下表演用的桌子等物品。石家人也专门为他们这些表演的人开了一桌宴席,何向东也丝毫不客气,走过去打个招呼,就坐了下来。

        虽然他年纪还小,但也是表演的艺人,既然卖了力气了,那自然是有资格坐下来吃饭的,这一点所有艺人都是有共识的。

        何向东倒是一点不矜持,抱着一只肥硕黄澄澄的大鸡腿就啃个不停,满嘴流油,这年头大家肚子里都缺油水,很难得吃顿肉的。

        前面表演评剧的王美凤看到何向东这副样子也很是心疼,她倒了碗水放到何向东面前,道“慢点吃,不着急啊。”

        “嗯……恩恩……”何向东含糊不清应道。

        王美凤叹了一声“真是可怜,这孩子是多久没吃肉了。”

        王美凤的老公是和王美凤搭档唱小借年的,他道“我看这小孩挺厉害的,小小年纪就会这么多,会说相声,还会唱太平歌词。劝人方我也就是在小时候听有人唱过,后来就再没听过了,现在听到真是……唉……”

        王美凤老公抽着烟,抬头看天,目光萧瑟,做出一副文艺老青年的模样。

        王美凤摸着何向东的小脑袋,说道“我看这小孩挺有出息的,将来肯定是个大角儿。”

        何向东好不容易把鸡腿咽了下去,也顾不得脏,就直接用袖子擦了擦嘴上的油,然后一脸严肃对王美凤说“您说这话,我就得批评你了。”

        王美凤和老公面面相觑,一脸愕然。

        何向东继续一本正经道“你怎么可以把实话说出来呢。”

        “哎哟喂。”王美凤哭笑不得。

        王美凤老公也是苦笑连连。

        何向东笑笑,然后又夹过来一大块肥猪肉,埋头吃了起来。那个时候,排骨啊,筒骨啊之类的骨头肉是不被老百姓喜欢的,因为没肉啊。

        所以谁家摆酒席要是放一碗骨头肉,那肯定是要被客人骂小气了,大方的主家都是放一大盆肥猪肉,让宾客吃个满嘴流油。

        那时候肥肉可是个好东西,又能熬猪油,油渣还能做饼包饺子,深受老百姓喜爱。瘦肉地位都还次,仅仅比骨头肉好一点,一直到后来大家生活条件都好了,三种肉类的地位才颠倒过来。

        正当何向东吃的正欢的时候,后背被人推了一把,脸都差点撅碗里。

        “嘿,好小子,真长脸啊,你那太平歌词唱的是真有味啊,哈哈哈……”后面传来石家老大的笑声。

        何向东苦笑回头,道“您客气,您捧我了。”

        石家老大道“我这可不是捧你啊,你唱的是真好,今天要是没有你来救场,我们这宴会就要闹出笑话了,我得谢你啊。”

        何向东年纪虽小,但是非常知情识趣“您客气,救场如救火,这是我们作艺的人的艺德。”

        石家老大又伸出手拉何向东,道“老太太想看你呢,跟我过去给老太太拜个寿吧。”

        “好嘞,您请。”何向东便跟着石家老大过去。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8/28372/127385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