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相声大师 > 第九章 跪下

第九章 跪下

        在寿宴主桌那里,他见到了石家老太太,是个头发苍白满脸皱纹的老人,但很慈祥,脸上总有笑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老太太拉着何向东坐在身边问起了何向东的情况,何向东也一一作答,待听到何向东从小就没有父母,只是跟着师父学艺,老太太又心疼地长吁短叹的。

        石老三也劝“妈,你让人家孩子歇歇吧,人家说半天相声也累了。”

        石家老太太这才放开何向东,何向东也抬头看石家这位顶梁柱,石老三大概三十来岁,短寸平头,看起来比石家老大沉稳多了,当然身上那股子生意人的精明气也是十分明显的。

        石老三从怀里拿出一个红包,对何向东说道“这是你今天的酬金,感谢你来救场。”

        “您客气。”何向东伸出手背,接过了石老三手上的红包。艺人接钱从来没有掌心朝上的,他们是卖艺,不是乞讨。

        以前评书艺人卖艺打钱的时候,都是撑开扇子用扇子去接钱,或者找个笸箩来,是不用手碰的。这种习惯后来也被相声艺人所学习,在茶社表演打钱的时候,相声演员也是拿着笸箩去接钱的,非要用手的情况下也是手背朝上,这是规矩。

        天色渐晚,慢慢黑下来了,寿宴也结束了,那时候自家摆宴席晚宴都是吃到天黑就截止的,没有说吃到半夜的,吃太晚你根本回不去,小县城路灯也是才装了一点点,像他们这里的郊区农村边上晚上更是乌漆墨黑一片。

        出了石家门,何向东就迫不及待打开红包看了,这一看,眼珠子都差点快瞪出来了,红包里面整整放着20块钱。

        这可是笔巨款啊。

        那个时候农村匠人给东家做工,一天也才一块钱,20块钱都是人家一个月的收入了。

        何向东心脏砰砰不争气地跳起来了,作为只有几分钱零花钱的小孩哪里见过这么多钱啊。他已经开始浮想联翩了,就算是师父出去卖艺也挣不了这么多钱,他等会把钱交给师父,师父还指不定怎么夸他呢。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何向东一边唱着京剧《空城计》,一边使京剧的身段,来了一个起霸,云手、踢腿、弓箭步、骑马蹲裆式、跨腿、整袖、正冠、紧甲一整条连贯动作做出,来了一个提甲亮相式,嘚瑟完了才走。

        “喵呜,喵呜……汪汪汪……”

        不一会儿,田佳妮就跑出来了,这是何向东和田佳妮约定的暗号,猫狗大战声音一响,两人就偷偷出来见面。

        何向东现在就躲在田佳妮家的围墙外面。田佳妮看见何向东有些惊讶,问道“你这么晚叫我出来干嘛?”

        何向东神秘兮兮从他的大袋子里面掏出一个用塑料袋包好的烧鸡,递了过去,道“给你带了点好东西。”

        “咕咚。”田佳妮不争气地狂咽口水,眼睛再离不开手上的烧鸡了,她问“你这是哪里弄来的。”

        “当然是凭本事卖艺了。”何向东得意洋洋地把今天的故事一说,着重介绍他临危救场,技惊四座的绝妙本事。

        听的田佳妮目光是异彩涟涟,看何向东的眼神都带上崇拜的色彩了。

        何向东表示很享受。

        田佳妮艳羡道“哇,你真的好厉害啊,要是让我在那么多人面前表演我肯定不敢,你……你真的好厉害啊。”

        “那是,看见没,这事人家给的酬金,整整二十块钱呢。”何向东又拿钱出来嘚瑟。

        田佳妮眼冒精光,佩服不已。

        何向东却故意淡然道“嗨,这不算什么,得,你赶紧吃吧,再不吃就凉透了。”

        尽管已经咽了好几斤口水了,田佳妮还是强忍住吃肉的冲动,说道“我要先拿给师父吃。”

        何向东问道“你师父早上还说你来着,你不怪他啊。”

        田佳妮小脸很是严肃道“那是我师父,他说我是为我好,我怎么可以怪他呢。”

        “好孩子。”何向东赞了一声,道“行了,你快吃吧,我也给你师父准备了,那也是我师叔,我能不想着他嘛。”说着,何向东又从大袋子里面拿出一只烧鸡。

        “哇,你真棒,我得赶紧给师父送去。”田佳妮夺过何向东手上的烧鸡,一溜小跑回家去了,留下何向东一人在风中凌乱。

        半晌,何向东哭笑不得,打开自己的大袋子,里面还有一个蹄髈和一瓶白酒,是他准备孝敬自己师父的。田佳妮的师父为了保护嗓子是从不喝酒的,何向东的师父早年间也不喝,现在年纪大了,也就随性了,偶尔也喝上一点。

        何向东扛上几样吃食就回家了,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漆黑,屋里还亮着昏黄的灯光,老式的白炽灯,20瓦的,光线不强。

        “师父,我回来了。”何向东在门口便已经兴冲冲喊出声了,直接小跑进去,推开大门便看见师父独自坐在凳子上。

        今晚的方文岐倒是有些吓人,一个人阴沉沉的坐在凳子上,两只眼睛审视地盯着何向东,直看的何向东心里有些发毛。

        何向东站在门口怯生生的,也不敢上前去。

        “你今天干嘛去了。”方文岐沉声问道。

        问到这里,何向东松了口气,略带得意说道“师父,我今天去给人家说相声了。石家,石家您知道吧,就是那个万元户,他家摆寿宴,台上缺人手,是我给他们救的场子。他们还给我钱呢,20块钱呢,还有这些吃……”

        “砰。”还不等何向东说完,方文岐便已拍了桌子。

        何向东吓一跳,呆呆地看着师父。

        方文岐脸色更是阴沉,怒道“是谁让你出去说相声的,谁!”最后一个字是呵斥出来的。

        何向东已经是彻底呆住了,也被吓住了,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他不明白,明明自己表现的很好,还挣来了钱,可是师父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给我跪下。”方文岐怒喝一声。

        何向东跪了下来,委屈地眼泪也终于落了下来。

        方文岐怒气未消“哭,你还好意思哭,看看你自己干的是什么事。还有这些东西,你拿来干什么,啊。”

        方文岐把何向东特地带来孝敬他的蹄髈和白酒远远扔了出去。

        何向东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瘦弱的身躯在微微颤抖着,但他还是强忍着不敢哭出声来。

        “你跪在这里好好反省。”丢下这一句,方文岐转身回了卧房。

        ps多收藏,多推荐哟,亲!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8/28372/127385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