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相声大师 > 第十二章 坑蒙拐骗

第十二章 坑蒙拐骗

        何向东无所谓地耸耸肩,他虽然没上过学,但学问绝对比这些小学生深得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艺人的肚就是杂货铺,什么都得懂,什么都得会,尤其是相声演员,肚子里的学问一定不能浅了。

        传统相声里面的八扇屏讲的是历史,歪批三国讲的是文学,地理图讲的是地理,戏曲杂谈说的是戏曲,五红学说的是哲学……这学问浅了可来不了,演的出形,演不出神。

        在清末的时候,相声还有清门和浑门之分,清门是那些拿旗饷不事生产的八旗子弟,也就是所谓的旗籍票友,这帮人学问素养比较高,平时表演也是在各个达官贵族府邸演出,不为钱,只是为了交情和爱好,所以相声里面的文化含量高一点,多文哽作品。

        浑门指的是那些出自于市井的相声艺人,在露天撂地演出,艺人文化水平不高,观众也是如此,所以他们的相声荤素不忌,咸淡皆行。

        在民国二年,民国政府断了八旗子弟的旗饷之后,这些人没有饭辙了,原先的票友纷纷下海演出,清门浑门开始合流。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在曲艺界、梨园行、还有老北京各种老手艺行当往上翻几辈家谱,就都能看见这帮八旗子弟的身影。

        方文岐为了拓宽何向东的戏路,所以平时对何向东的要求也非常严格,每天都必须让他花一段时间在补充文学知识上面,而且还学武,学诗,京评越黄梆子,各类戏曲一点没落下。

        所以别看何向东只是一个小屁孩,懂的东西可一点都不少。

        小胖子石磊见自己没什么可显摆的了,挠着头看了看何向东,又看了看田佳妮,最后从自己口袋里面抓出一把糖,说“你俩陪我玩呗,我给你们糖吃。”

        何向东倒是也大方,直接从石磊手里接过糖,说道“行吧,说玩什么吧。”

        小胖子很认真地想了想,说“不知道啊,你说玩什么吧,我都行。”

        何向东道“这样吧,咱仨玩放屁崩坑吧,看到这片沙子地了吧,咱们放屁来崩它,看看谁崩的坑大。”

        田佳妮捂着脸,崩溃了。

        小胖子想了想,说道“好像很好玩诶,那我要脱裤子吗,脱了裤子崩的坑比较大。”

        说着,小胖子就开始脱裤子。

        “啊……”田佳妮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赶紧跑开。

        何向东赶紧上前拦他,这孩子真实诚“哎呦,哥,我叫你哥成不,你还真脱啊?”

        小胖子还一脸纳闷呢“脱啊,不脱坑崩不大,你别拦着我。”

        何向东急忙道“哎哟哟,哥,哥,你赢了,你赢了好不?”

        小胖子一脸懵逼“这就赢了啊,哇,好简单啊。”随即欢呼雀跃。

        何向东和田佳妮面面相觑,这孩子没治了。

        小胖子很兴奋,脸上的肥肉一颤颤的,他说道“跟你们玩真有意思,我们接下来玩什么啊?”

        何向东一想到昨晚那个大肘子就心疼不已,现在看这个人傻钱多的小胖子怎么能放过,就立马换上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听说过盖世无双叫花鸡吗?”

        小胖子一脸茫然,说“没有啊。”

        何向东捂着心口,做出一副锥心痛首的样子,满脸恨铁不成钢,仿佛小胖子不知道叫花鸡是什么大罪过似的,悲愤道“你怎么可以不知道呢。”

        小胖子倒是吓一跳,呆呆道“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田佳妮在一旁无语地看着这两个活宝。

        何向东用手捂着脑袋,长叹一口气道“枉你是堂堂石家大少爷,见多识广,连盖世无双叫花鸡都没吃过,你,唉……”

        小胖子这才明白过来,恍然大悟道“噢,原来是鸡,吃的啊,嗨,我还以为什么呢。”

        何向东却不干了,质问道“鸡?你以为这是普通的鸡吗?啊?这是盖世无双叫花鸡。”

        小胖子还是没明白,问道“这有什么厉害的?”

        “有什么厉害的,哼,我告诉你这来头可大着呢。”何向东一拍大腿,道“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后汉三国有一位莽撞人。自从桃园结义以来,大爷姓刘名备字玄德,家住大树楼桑。二弟姓关名羽字云长,家住山西蒲州解梁县。三弟姓张名飞字翼德,家住涿州范阳郡。后续四弟,姓赵名云字子龙,家住镇定府常山县,百战百胜,后封为常胜将军……”

        何向东使起活来,那叫一个眉飞色舞,十分投入。在旁的田佳妮听得是目瞪口呆,这段是八扇屏里面的莽撞人,平时净听何向东清晨练功说这个了,可是这跟叫花鸡有什么关系啊。

        可惜小胖子石磊没听过,这小子正长大着嘴呆呆看着何向东,一副不明觉厉的样子。

        “曹操急忙传令‘令出山摇动,三军听分明,我要活赵云,不要死子龙。倘有一兵一将伤损赵将军之性命,八十三万人马五十一员战将,与他一人抵命。’众将闻听不敢前进,只有后退。”说道这里,何向东却是一顿,看着石磊问道“你知道这曹操为何不让他的大军上前?”

        “不知道啊。”小胖子茫然摇头。

        何向东一本正经道“因为这赵子龙身上有一宝物,曹操怕伤了那宝物。”

        小胖子好奇问道“什么宝物。”

        何向东道“便是那盖世无双叫花鸡。”

        “噗。”田佳妮笑喷出来。

        何向东也不理她。

        小胖子倒是一脸惊讶“这么厉害啊。”

        “那当然,可惜啊,这盖世无双叫花鸡的做法后来就失传了,到现在也就传了一支下来。”何向东竖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一副得意的样子。

        小胖子咽了咽口水,说道“这东西有那么好吃吗?”

        何向东道“这不废话么,不好吃人家曹操至于派百万兵马去抢么。这样说吧,你在这边吃盖世无双的叫花鸡,另一边在枪毙你爸爸,你一点不心疼。”

        “有什么说话的么?”田佳妮翻起了白眼。

        小胖子却震惊道“我的天,真的这么好吃啊。”

        这孩子没治了,田佳妮白眼再翻。

        何向东道“对嘛,可惜啊,现在是没有鸡,不然一定让你尝尝这个盖世无双叫花鸡,啧啧,保证让你投三辈子胎都忘不了这味儿。”

        “我家有鸡啊,昨天我奶奶过寿,家里买了好多鸡,还有好几只宰了没做的呢,我去给你拿。”小胖子倒是很积极。

        何向东却道“拿你家东西不太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我这就回去拿,你等我啊。”这小胖子还是个急性子,刺溜溜跑的飞快。

        田佳妮一脸鄙视看着何向东。何向东却仰头看天,说道“相声四门功课,坑蒙拐骗啊。”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8/28372/127385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