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相声大师 > 第十三章 吃鸡

第十三章 吃鸡

        方文岐和柏强在不远处已经看了很久了,柏强对方文岐说“你这徒弟可真够坏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方文岐背着手往远处走去,也不去打扰那几个小鬼,柏强拉着自行车跟上。

        “过几天,咱们几个老艺人有个小聚,你要不把小东子也带上吧,也让他见见世面。”柏强又来了一句。

        方文岐问道“哪几个艺人啊?”

        柏强道“就那几个啊,你都不用想,你这辈子又没朋友,想瞎了心也就那几个人。”

        方文岐一脸无语。

        柏强继续道“我说小东子这野性子你得管管了,偷偷出去卖艺我就不说他了,现在还在那里骗人,你就不管管了啊?不怕这孩子学坏啊?”

        方文岐却半点不在意,道“有什么好管的,你说他坏,我还怕他不够坏呢,他要是成了一个温顺的谦谦公子,我还真怕他以后应付不了相声门内的事情。”

        柏强一愣沉默了,他和方文岐是老友,相交多年,对方文岐当年经历过的事情也很清楚,数度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最后也只是默默叹了一口气。

        方文岐继续边走边说“我也老了,也没精力应对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想把我会的传统相声都传给小东子,他是一个罕见的好苗子,我活了六十多年了从没见过这么灵醒的孩子,他足够继承我的衣钵。传统相声不能断了传承,那么多老先生百多年来的努力可不能毁在我们这辈人手上。”

        柏强道“你也不必太悲观,现在相声不是很火么,电视演出上都是说相声的,我们这些传统的老艺术现在过得最好就是你们相声了。”

        方文岐不屑笑了一声“电视上,电视上的那能叫相声?人家上电视都是奔着出名挣钱去的,有几个是真正爱相声的?那些个相声演员基本功有几个是过关的,相声最基本的四门功课,说学逗唱都学不全,连太平歌词都不会唱,这能是说相声的?”

        “传统相声说细了有十二门功课,年轻一辈有几个学全的?我们这辈人要是都死了,年轻人有几个能挑梁的?还有你不要看现在电视上相声挺火的,我敢和你赌,出不了十年就再没人听相声了,你信还是不信?”

        柏强也被方文岐这斩钉截铁的论断吓了一跳,道“不会吧,不至于这样吧。”

        方文岐道“怎么不会,电视是个好东西,一场晚会就可以让一个相声演员一夜成名。也正因如此,谁还愿意下苦功夫去学相声的基本功去啊,去讨好几个导演电视台领导不比什么都强啊。上几个节目,成名了之后,这儿慰问那儿演出,中国那么大,他能用一个段子糊弄一辈子。这是相声吗,观众会听这个吗?”

        说完,方文岐还是有些气,背着手走的很快,脚步踏得很重。

        柏强推着车,停在当场,有些呆呆地看着自己这位老大哥离去的背影,心情有些复杂,也有些沉重……

        何向东是不知道这些的,这货现在也正忙呢,从家里拿来了盐,葱,还有浸了几张干的荷叶,现在入秋了,新鲜荷叶是找不到了,只能用干得凑合一下。

        小胖子回来的很快,一手拎着一只拔干净毛的三黄大肥鸡,别看胖,动作倒是不慢,跑起来煞是威武。

        何向东笑得很开心,嘴都快咧到耳朵根后头了。

        小胖子跑到何向东跟前,两只手往前一摆,笑道“给,鸡我也你找来了。”

        “好样的。”何向东不失时机地大肆表扬了一番,直夸得小胖子满脸不好意思,最后何向东给小胖子一把铁锹,说道“去,挖点泥过来。”

        小胖子有些不情愿,说道“干嘛让我去啊?”

        何向东道“我得把这两只鸡处理了啊,我不弄你吃什么啊。”

        听何向东说的在理,小胖子又把目光投向坐在一旁的田佳妮,田佳妮也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

        何向东挤兑道“你好意思让人家女孩子干这体力活?”

        “我去。”小胖子下了决心,拎了铁锹就跑开了。

        何向东也笑笑,把两只鸡分好,用盐在鸡身上抹了一层,然后轻轻揉捏,让盐味可以渗入进去。

        田佳妮在旁问道“你做的这个鸡真的好吃吗?”

        何向东头也没抬,道“那当然,这可是传说中的珍珠翡翠白玉鸡,味道能差的了么。”

        田佳妮皱着眉头道“你刚才明明说的就是盖世无双叫花鸡。”

        何向东一愣,然后认真道“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田佳妮“……”

        小胖子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就铲了一大堆泥过来。何向东也忙活的差不多了,把葱打结放在鸡的肚子里面,然后再小心地用荷叶一层层包好,最后把泥和水了,弄成粘稠的样子,再包在荷叶外面。

        做完了准备工作,几个小孩开始生火,就在小溪这边,何向东从家里带了柴火出来。对于农村长大的孩子,生个火根本没难度,不一小会儿,火便烧得很旺。

        三个小鬼眼巴巴盯着。

        “这盖世无双叫花鸡到底什么时候熟啊。”小胖子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田佳妮也看了过来。

        “待我算上一算。”何向东装模作样掐了掐手指,张嘴便唱“文王八卦算阴阳……”

        “行了,别唱了,也没个正形。”田佳妮赶紧打断何向东的无脑演唱。

        何向东也只是笑笑。

        小胖子依然是一副不明觉厉的样子。

        过了十几分钟,湿泥土都干了,又过了五分钟,何向东突然暴起,站起身来大喝一声“呔,它熟了。”

        小胖子也很激动,飞起一脚边把烧着的柴火踢的满天飞,这身段姿势别提有多潇洒了,跟他身材完全不符。

        何向东赶紧上前用棍子把裹着黄泥的叫花鸡扒拉出来,用脚轻轻一踩,黄泥就裂开了,一股诱人的香气缓缓飘出。

        几个小鬼哈喇子流个不停。

        何向东也顾不得烫,用手扒开泥土,烫的自己龇牙咧嘴的,然后两只手抱着鸡迅速往旁边一放,田佳妮早拿了一个海碗等着了,两人配合很默契,鸡进了海碗。

        田佳妮小心地剥开荷叶,露出一只黄澄澄的叫花鸡,肉香扑鼻,很是诱人。何向东上前直接扭了一只鸡腿下来,递给了石磊,说“鸡是你拿来的,你先吃鸡腿吧。”

        小胖子笑嘻嘻地就接过来,大啃起来。

        何向东又把另一只鸡腿给了田佳妮,自己扭下一只鸡翅大嚼了起来。还有一只叫花鸡,两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动,这只是留给他们俩的师父的。

        鸡肉很嫩,很香,田佳妮和何向东吃的满嘴都是油,皆露出满足幸福的笑容。这时,小胖子却问道“这也没有那么好吃啊,曹操要派百万大军抢鸡吃吗?”

        何向东向他解释“你看曹操是聪明人吧,这盖世无双的叫花鸡只有聪明人才懂得吃,笨的人都吃不出它的美味来。”

        小胖子把茫然的目光看向田佳妮。

        田佳妮用无辜地眼神看他,然后诚恳地点了点头。

        小胖子又嚼了一口鸡肉,满脸放光,激动道“果然好吃多了。”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8/28372/127385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