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相声大师 > 第十六章 韩信算卦

第十六章 韩信算卦

        “啊?”何向东吓一跳,连手上的白沙子都画散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来唱啊?”何向东很是惊讶,他开蒙阶段主攻柳活儿和贯口,每天练功也都有唱小曲小段、戏曲、太平歌词之类的,但是师父从没让他上场演出过。

        方文岐反问道“怎么,害怕了?”

        何向东赶紧道“没有,没有,我也是经历过上场考验的人,怎么会害怕呢?“

        “行了,别吹了,赶紧把衣服换上。”方文岐把青色大褂塞到何向东怀里。

        “好嘞。”何向东喜滋滋地套上了衣服,这衣服是去年师父亲手给他做的,很合身,看起来倒是也颇有几分儒雅传统的味道。

        方文岐做大褂也是一绝,传统的中式大褂是不能有肩缝的,要在一块整布上进行裁剪,同时要求领子、袖口等处要合身,口袋不仅要有暗口,还得斜切,所以制作难度比较大。

        尤其是在盘“疙瘩袢”上面,这绝对是个细致活。基本的粗坯完成后,还要用镊子一点一点地微调,既要盘实,又要圆润,还要每个袢鼻都对称,这没个十几年功夫是下不来的。

        黄华在一旁看的也眼馋,艳羡道“方老哥,你说你什么时候也给我做一套大褂呗,你看我求你这么久了。”

        方文岐却道“你就算了吧,连叠大褂都不会还好意思问我要大褂?”

        黄华道“不是,方老哥,我是野路子出身,又没有个正经师父教过,叠大褂这种基本功没学过啊,要不您教教我,我不就会了嘛。”

        方文岐笑道“想学啊,可惜我现在已经不收徒了,要不你跪地上,给小东子磕一个,拜他为师让他教你?”

        黄华不干了,道“那我还有辈没辈了?”

        他不干,何向东更加不干了,急着嚷嚷道“师父,你可不能这样糟践我啊。”

        黄华喝骂了一声“一边去。”

        换好了大褂的何向东,喜滋滋问方文岐“师父,我等会唱什么啊?”

        方文岐道“随你吧,你爱唱什么就唱什么?”

        黄华也搭茬“对,你要是实在不会唱,玩个杂耍,摆个倒立都行,只要能圆好沾子就都行。”

        何向东道“唱曲我还行,倒立不行,小师妹倒立那是一绝,黄叔你让你家菲菲穿上裙子,来个倒立,我保证沾子圆的比谁都好。”

        “小混蛋,你给我站住。”黄华脱下鞋子,满场追杀何向东。

        方文岐也是在那里笑,这叔侄两个人从来都是没大没小的瞎闹。

        挨完收拾的何向东准备开场了,方文岐和黄华站到旁边去垂着手看着,何向东自己走到锅里面。

        环顾了四周的人一眼,何向东从口袋里面拿出玉子板来,用右手拿好,先是打了一串花点。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板眼回归正常,何向东张嘴开场,嗓音清亮,鼻音悠然,韵味十足

        “汉高祖有道坐江山,有君正臣良万民安。

        有一位三齐贤王名叫韩信,他灭罢了楚国把社稷来安。

        这一日闲暇无事跨雕鞍在街前散逛,见一座卦棚摆在路南。

        卦棚里坐定了一位道长,他仙容道骨骨道非凡……”

        唱的是太平歌词《韩信算卦》。

        周围赶集买货的人也被这唱曲的小孩吸引了,一来二来倒是聚了不少人过来。

        “嘿,这小孩唱的是什么啊?真好听啊。”

        “好像是太平歌词,我听我爷爷哼过几段,这小孩唱的还真有味啊。”

        ……

        84年这会儿人民娱乐生活都很贫乏,虽说是电视开始走进千家万户,但走进的也仅仅是大城市里面那些有钱人家里面,像农村这边一个村子有一家有电视那可就了不得了,晚上全村的人都会围过去看,有电视的人家出门腰板都挺的比别人硬。

        在这个娱乐基本靠吹牛,听戏基本靠哼哼的农村来说,曲艺艺人来表演卖艺,还是非常受欢迎的。

        何向东自然唱的也好,台风很正,半点不露怯,不一会儿,这附近就聚起来不少人,沾子圆的非常好。

        “九梁道巾头上戴,八卦仙衣身上穿。水火丝绦腰中系,水袜云鞋二足穿。”唱到这里,何向东来了一句夹白“这老道没穿裤子,他甩镫离鞍下了马。”

        观众们也笑。

        何向东继续唱

        “进卦棚抽出来一根签,他未曾开言面带着笑。

        口尊声‘道长,要你听言,你算一算那万马营中谁能为首?

        帅字旗能立在谁的门前?

        谁能饮高皇三杯酒?黄金印能挂在谁的胸前?’

        老道闻听睁开慧眼,忙把那铜盒拿在手间……”

        《韩信算卦》讲的是韩信找一个老道算卦,老道算到他封侯挂帅,还能受到汉高祖的敬酒。但是其阳寿却只有三十三载,听得韩信大怒,质问老道为何如此。

        老道将韩信做的有损阳寿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摆了出来,道尽了善恶到头终有报的理念,也有劝道人向善的意思。

        “道长含笑忙站起,尊一声将军要你听言。

        你朝的张良会算不会破,听我把原由说个周全。

        一不该九里山前活埋你的母,老天爷损寿一个八年。

        二不该问路你把樵夫斩,老天爷损寿二个八年。

        三不该定下九龙埋伏计,老天爷损寿三个八年。

        四不该乌江岸上逼霸王拔剑自刎,老天爷损寿四个八年。

        五不该受了高皇二十单四拜,臣欺君损寿五个八年。

        五八损去四十年的寿,将军想你还能寿活多少年。

        算得一个三齐贤王长叹气,看起来争名夺利也是枉然。

        韩信抬头再一看,不见卦棚在哪边。

        一片青云飘飘去,那老道飘飘摇摇上了九天。”

        唱道末尾,何向东收起了玉子,向四周观众抱拳拱手,继续唱“我一言唱不尽韩信算卦,愿诸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好……”观众鼓掌叫好,场面颇为热烈。

        何向东向着四方鞠躬作揖,谢过观众,说道“学徒何向东谢过诸位衣食父母捧场,谢谢!一段韩信算卦,诉不尽善恶离愁,道不完世事沧桑。我年纪小,能力一般水平有限,唱的也不好,您诸位多捧了。”

        “唱的好。”

        “好。”

        “再来一个。”

        观众们倒是非常热情。

        何向东摆手道“我艺术水平比较次,那边有好的,下面让我的师父方文岐和我的师叔黄华给诸位说段相声,如何?”

        “好……”

        观众掌声再起,非常捧场。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8/28372/127386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