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相声大师 > 第十九章 八扇屏

第十九章 八扇屏

        方文岐也有些头疼了,刚才这老板的做法在行内也是有说法的,叫做“点买卖”,就是观众给钱要求某个艺人说相声,或者是说某一段相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种情况以前在茶社小剧场里面比较普遍,现在在大剧场表演反而没有了,因为你都是买票进场的,节目也都是艺人在后台排好的,观众基本是管不了的。

        像何向东他们这样露天演出的,客人点了买卖的,按照行规,艺人在场是必须要出来表演的,戏比天大,这是艺德也是规矩。

        就算有急事,也得演完了戏才能去处理,就是你爸爸死了,那也得演完了戏才能回家奔丧去。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一句玩笑话,行规如此,戏比天大,你今天有演出,就算是天塌下来,你得演完了。

        在旧社会一旦有艺人坏了规矩,会受到所有同行排斥的,任何剧场茶馆都不会要你这样的艺人,不通人情吗?或许是的,但行规如此。

        新中国成立之后,各行各业都经历过改造,江湖气都消失了,曲艺类还算是稍稍保留了一点下来,像方文岐这样的从旧社会撂地出身的民间老派艺人,身上江湖气是很重的。

        黄华在一旁轻声问道“小东子才九岁,他行吗?不会演砸了吧。”

        方文岐却道“戏比天大,他既然唱了门柳儿(开场小唱),那就是演出的演员,观众点他,咱也没话说。给小东子一个机会,让他试试看吧。”

        黄华皱着眉头,虽然点头表示同意了,但是他心里还是怀疑何向东的能力的,毕竟这才是一个九岁的孩子,太小了啊,人家观众都是真金白银给钱的,他真的能表演好吗?

        方文岐倒是对何向东信心颇足,抱拳拱手道“既然众位这么捧我徒弟,那下面就让我和我徒弟来给大家伙说一段相声,小徒年纪小,您诸位多担待。”

        “好。”

        “来一段。”

        观众很捧场,叫好声连连。

        何向东反而懵了,怎么着就他要上台表演了,他到现在都还没学相声的正经活呢,就昨天师父教他了八扇屏的垫话儿,隔一天就上台也太草率了吧。

        方文岐在前面一招手,说道“东子,快过来。”

        何向东赶紧小跑到方文岐身边。

        方文岐轻声对何向东说“东子,下面咱们说《八扇屏》,里面的贯口活你练了好几年了,熟得很,垫话儿我昨天也教你了,你照着使就是了。师父给你捧哏,别害怕,尽管说,不管你说什么师父都兜得住你。”

        “诶。”何向东应承了一声,他是个天生的场上演员,一个活儿都不会就敢去人家寿宴上演出,现在又怎么会怕这种场景。

        刚开始有点懵,现在何向东已经调整好了,赶紧走到逗哏站的位置上,捧逗演员的位置是不同的,逗哏在右边,捧哏在左边。在观众的视角上起来,逗哏在左边,捧哏在右边。

        方文岐也在桌子后头站好了,斜着身子看着何向东。

        何向东左手压右手,抱拳行礼“学徒何向东。”

        方文岐也看观众,抱拳行礼“相声艺人方文岐。”

        “向我们的衣食父母致敬,谢谢诸位捧场。”

        鞠躬,掌声起。

        介绍相声演员的时候,都是先介绍逗哏,再介绍捧哏,这是老祖传下的规矩,所以方文岐辈分比何向东高,但还是先介绍何向东。

        何向东看着观众,半点不露怯,台风很潇洒,道“感谢诸位的捧场,这么捧我这个一个小孩子,诚惶诚恐啊,有说的不好的地方,您诸位多担待。”

        掌声再起,观众很给力。

        何向东继续说道“刚才是我的师叔黄华给诸位唱了一段快板书,《哪吒闹海》。”

        方文岐道“诶,对。”

        何向东道“要说我这师叔的本事好啊,这快板书说的多好啊,这人家为什么艺术水平这么高呢?”

        方文岐也问“是啊,为什么呢?”

        何向东解释道“这是因为人家长了一张大.屁.股脸,诸位您看看我这师叔的脸,这竖着拉一刀就是一个大.屁.股啊。”

        方文岐赶紧拦他“去,胡说什么呢,你以为横着拉就不是屁.股了啊。”

        何向东自己都乐了。

        台下观众也笑,黄华在场下还愣了一下,突然笑了出来,心里顿时也放松不少,没露怯就是个好现象。

        何向东笑了笑,用手指了指方文岐,说道“站在我身边这位,是我的师父,方文岐。”

        方文岐也笑,昨天没白教,自己徒弟会接话儿了,他也应道“对,是我。”

        何向东继续介绍“我师父是位老艺人,艺术水平非常之高。”

        方文岐笑道“哎哟,可不敢当,你捧我了。”

        何向东“没有捧,这不大家都是您是青年曲艺老艺术家嘛。”

        方文岐惊奇道“这个名号听起来好清新脱俗哟。”

        何向东道“那是,您给大伙儿说说您是在曲艺里面干哪一行的?”

        方文岐面相观众,道“我呀,是说相声的。”

        何向东理了理领子,又道“那您猜猜我是干嘛的?”

        方文岐摇头道“这我还真猜不出来。”

        何向东道“我是个文人啊,宝贝,您怎么了。”

        方文岐一推他,斥道“叫谁宝贝呢,没大没小。”

        观众在下面也看的热闹。

        方文岐又道“你说你是个文人,那你具体都干嘛啊?”

        何向东道“我呀,我平时就是读读书,看看报,练练字,弹弹琴,尿尿炕……”

        方文岐赶紧打断他“你刚才说什么?”

        “额……”何向东辩解道“对对子,对春联,说秃噜嘴了。”

        方文岐笑道“好嘛,差点把实话说出来。”

        何向东笑了一下,看了眼观众,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一个笑得都没有,这包袱瘟了。

        相声表演尤其是街头卖艺的,是非常讲究看菜下饭,你要清楚你的观众想听的是什么,爱听的是什么,你再给人家说什么。

        就像人家爱吃辣的,你却非要给人家上一盘甜的,人家能乐意听吗。八扇屏这个传统老段子也是取材于评书,文学气息比较高,属于文哏类型的,在乡下表演并不合适,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何向东昨天才学的垫话儿,今天就表演,太快了,根本掌握不好。

        方文岐自然也看出来这个问题,但既然上台表演,就绝对不能被观众轰下去,方文岐看着何向东的眼睛,冲他微微点头。

        何向东心中稍稍安定,继续往下说“刚才说到对对子,我们这些文人墨客都爱对个对子,我出个对子您给对对成不成?”

        方文岐也道“行啊,你给出个上联吧。”

        何向东道“我的上联是,风吹水面层层浪。”

        方文岐迟疑道“这……这我还真对不出来,您给说说下联呗。”

        何向东嫌弃道“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

        方文岐道“对,我是不懂,你教教我呗。”

        何向东道“风吹水面啊,这风是在上面的……”

        方文岐打断他,道“不,我想知道这下联儿。”

        何向东却继续道“水面啊,水面有浪,一层层。”

        方文岐再次打断他“我想知道的是这下联。”

        “哦,下联啊。”何向东像是这才听到,然后一摊手道,很光棍道“那我哪儿知道啊。”

        方文岐道“好嘛。”

        何向东再看一眼观众,这包袱又瘟了,还有几个观众都转身走了,窃窃私语的也有不少,给钱的那个老板也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场下,黄华也把眉头皱起来了。

        何向东心里顿时一紧,也暗暗焦急起来,接连两个包袱没响,就说明垫话儿的路子带的不好,这相声八成要瘟。

        “不行,不能再这么说下去了。”何向东暗暗下了一个疯狂的决定。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8/28372/127386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