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相声大师 > 第二十章 砸挂

第二十章 砸挂

        “现场再砸一回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几乎是在电光火石之间,何向东下了一个疯狂的决定。

        何向东道“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这下联是什么吗,我这下联叫‘雨打沙滩点点坑’。”

        “对得好,好联。”方文岐目光微微一凝,自己这徒弟怎么突然把正确的下联说出来了,他到底要干嘛。

        黄华也霍然看来,眼睛睁得很大,这孩子要干嘛?

        何向东微微一笑“要说这学问啊,还得是您高,作协里面有您。”

        “倒是还真有。”方文岐虽然不知道何向东想干嘛,但还是依然捧着。

        何向东又道“上个月,您收到作协的来信,让您去开会,有这事吧。”

        方文岐道“有啊,我们作协经常开会。”

        何向东拿起桌子上的手绢,一打开,当做是一封信,念道“请方文岐老先生下周日到我司开会,请务必穿着领带。”

        方文岐道“这正式场合都得打领带啊。”

        “对啊,然后您就打着领带去了,扎的漂漂亮亮的。到那儿一看,哎呀,他们还穿着衬衫和裤子,哎呀。”说着,何向东用手捂着脸,趴在桌子上一脸悔恨。

        方文岐倒是吓一跳“嚯,我光着去的啊。”

        观众也笑。

        何向东心里顿时一松,包袱响了,继续道“这不可嘛,那街上的人都看疯了,嚯,这老鸟……”

        方文岐赶紧拦他,怒骂道“去去去,胡说什么呢,什么鸟。”

        “吁……”观众开始起哄,气氛热了起来。

        “嘿嘿。”何向东一笑,说道“去作协开会了呀,住宿是主办方安排的,住在大酒店里面,一人一间,独门独栋。”

        “诶,对,我们的待遇好。”方文岐继续捧着。

        何向东看观众,道“诸位,你们可能不知道啊,我师父虽然是个文学家,但是人家也是农村人,都没住过酒店。”

        方文岐道“这是第一次住。”

        何向东道“服务员把我师父带到房间里面,就关门出去了。正所谓人有三急啊,不一会儿我师父肚子就痛了,要上茅房。”

        “肚子疼了嘛,那也没辙。”

        何向东看那个老板,说道“像那位老板见多识广,住过大酒店肯定知道,人家酒店房间里面就有茅房。”

        那老板也笑笑点头。

        何向东继续道“但是我师父不知道啊,他还打算出去找茅房呢,可是这酒店的门他也不会开啊,关里头了,那怎么办呢,哎呀,肚子又疼。”

        方文岐也纳闷,问道“是啊,那怎么着啊。”

        何向东一拍手,道“我师父想出一个好办法。”

        “什么好办法。”

        “拉裤子里。”何向东一脸猥琐。

        观众爆笑。

        方文岐却赶紧拦他“我都没听说过,拉裤子里还是好主意啊?”

        何向东理所当然道“您可以把裤腿扎上,这样就掉不出来了。”

        “嚯……”方文岐吓一跳。

        观众都笑得不行了,掌声连连。

        何向东看现场反应这么热烈,他便放的更开了,道“我师父也犹豫啊,又看到墙角有一份报纸。”

        “有办法了。”方文岐笃定道。

        何向东却道“等会可以用它擦屁股。”

        “去去去,我是想瞎了心了吧,想出这好主意。”方文岐骂道。

        观众都笑得不行了,那油光发亮的老板更是笑得前俯后仰。

        何向东也笑笑,道“不开玩笑啊,最终我师父想了一个好招儿,拉报纸里面,哗,拉住五六斤来,各种形状都有,糖葫芦啊,大包子,还有那煎饼果子,那一尺来长的大果子……”

        方文岐见何向东越说越不像话,赶紧拦他“行了行了,你歇会吧,恶心不恶心啊,你等会让别人怎么吃饭啊。”

        旁边那几个卖吃食的小贩也黑了脸,这倒霉浪催的。

        何向东摸着肚子,一脸轻松地说道“啊呀,好舒坦,好舒服。正当我师父舒坦的时候,门被敲响了,服务员来了。”

        “来提供服务来了。”

        何向东急的团团转“怎么办呢,怎么办呢,这堆东西还在这儿呢,要是被人看见,我这老脸往哪儿搁。”

        “是啊,这可不能被人瞧见啊。”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诶,有主意了。”何向东认真看着地上,就像那里真的有一坨似得,然后突然爆喝一声“吓。”

        方文岐倒是被何向东吓一跳,急忙道“你吓唬它干嘛,它还能被你吓唬跑了啊?”

        观众都笑得不行了,掌声雷动。

        何向东又急了“怎么办呢,怎么办呢,哎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何向东捂住了眼。

        方文岐道“你捂住自己眼有什么用啊?”

        何向东又松开了,道“怎么办,敲门声越来越急促,这眼瞧着人马上就得进来了。”

        “是啊,怎么办呢。”

        何向东往地上一蹲,双手捧起一个东西来,脸上露出极端复杂的表情,悲愤、嫌弃、无奈、视死如归……

        观众也有搭茬的,都在喊“吃了,吃了,吃了它……”

        何向东都愣了,看着观众一脸惊讶,又转头对方文岐说“师父,你看他们,好恶心啊……”

        “哈哈……”观众都笑了。

        方文岐也笑,道“那你得赶紧想个招儿啊。”

        何向东又看着手上的那一堆,闭上了眼,嘴里也不知道念叨着什么,突然用手往旁边一扔,大叫一声“走你。”

        “糊墙上了啊。”方文岐惊叫道。

        何向东笑眯眯点头,道“然后再把那报纸扔到垃圾桶里面……”

        方文岐打断他,道“你等会吧,有垃圾桶啊?”

        何向东都愣了,一脸恍惚,最后来了一句“昂。”

        方文岐道“那我干嘛还糊墙上啊,我也是够缺心眼的。”

        何向东道“当时不是着急了嘛。话说这敲半天门的服务员拿钥匙开门进来,进来一说‘哎哟,哎哟,先生,我还以为您不在了,这才开了门,我们这……恩?”

        何向东目光凝视旁边,眼睛瞪得越来越大。

        方文岐道“你少来这套,看什么呢。”

        何向东道“看见了,服务员都看见了。要说我师父也聪明啊,立马从兜里面拿出十元钱来给服务员,让人家别把这事说出去。”

        “对,得给人家封口费。”

        何向东道“可人家服务员不要,人家还拿出20块钱来给我师父,说‘我给你20块,您再给我演示一遍您是怎么拉上去的呗,这简直是世间的奇迹啊。’”

        方文岐推何向东,一脸嫌弃道“去去去,什么奇迹啊,你别胡说八道了。”

        何向东也看方文岐,隐秘地努了努嘴,意思是可以入活儿了,因为这些垫话儿全都是何向东砸挂的,跟之前学的不一样,所以怎么入活两人也没商量。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8/28372/127386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