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相声大师 > 第二十四章 小胖子的烦恼

第二十四章 小胖子的烦恼

        “树叶~”

        “树枝~”

        “河水~”

        “小鱼儿~”

        嗓音清越,穿透力极强,何向东在小溪边上练功,相声艺人练功有很多法子,像这种看见说什么的也是一种,主要是为了亮嗓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说完一阵,何向东又拿起放在身边的两个酒瓶子当做金锤挥舞了起来,上下翻飞,煞是威武,耍出不少像模像样的好把式。

        练了半个多小时,出一脑门汗,把酒瓶子放好。何向东又唱起了小曲儿,依旧是太平歌词,他自己也特爱唱,是劝人方和韩信算卦。

        日上三竿头,流水潺潺而过,清风徐徐而来,很舒适,尤其是躺在大石头上的何向东更是舒适。

        “喂,这大白天的你就这样躺着啊?”田佳妮也来到小溪边找何向东完了。

        何向东眼睛都没睁,惬意道“躺着多舒服啊?”

        田佳妮瞪起了眼珠子,不满道“你是舒服了,人家大石头受得了吗?”

        大石头在何向东底下说道“还行,东子也不重,压上来刚刚好。”

        田佳妮对这两个活宝也是无语了,赶紧小跑过去把两个人拉开了,何向东起身坐到一旁,小胖子也起来坐在他身边。

        大石头就是石磊那小胖子,因为名字里面有四个石头,所以何向东和田佳妮都坚决要求叫他大石头,反对票无效。

        何向东问道“大石头,你今天怎么没去上课啊?”

        小胖子憨憨地说道“今天放假?”

        何向东惊讶道“你们校长死了啊?”

        小胖子还纳闷呢,惊愕道“我怎么不知道这事儿啊?”

        何向东却反问他“要不然这没节没假的,你放的哪门子假啊?”

        见谎话被戳穿,小胖子胖脸微红,也不好意思说话了。

        田佳妮在一旁也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你这么不想去上学?”

        小胖子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我上课都学不会,都听不懂。”

        何向东道“什么课啊,这么厉害,连我们石家大少爷都听不懂。”

        小胖子低声羞恼道“什么课都听不懂。”

        何向东摇头感叹道“人才难得啊,你们校长肯定特想弄死你吧。”

        小胖子听得却连连摆手,连道“没有,没有,我们校长人很好的,我们老师也很好,就是,就是经常家访和我爸说我学习的事儿,我爸经常揍我,学习同学也笑我笨,我不想上学,我想和你们一样学艺可以吗?”

        说着,小胖子用非常渴求的眼神看何向东。

        何向东和田佳妮互看一眼,两人都笑了,何向东无奈道“你以为我们学艺就不用读书了?”

        小胖子反倒是很惊讶,问道“要吗?”

        何向东道“废话,我们每天都要学,我们看的书都不知道有多少了,我们师父都是一手棍子一手书把我们这样教出来的。”

        “也要念书啊?”小胖子瞬间兴致不高。

        何向东语重心长道“书还是要读的,人不学不知义,孔子不是说过嘛,不读书你都吃不上嘎巴菜。”

        田佳妮被何向东逗笑了,道“讲的真是在理啊。”

        小胖子倒是一脸认真,问道“这孔子是谁啊,是你的好朋友吗?”

        何向东和田佳妮对他瞬间观为天人,何向东也很认真说道“他们家是卖嘎巴菜的,孔记。”

        “那有机会真的要去吃吃看了。”小胖子一脸若有所思,外加馋嘴。

        “什么乱起八糟的。”田佳妮忍不住吐槽这两个家伙。

        何向东也笑笑,问道“你什么课啊,明天我陪你去上课得了,我倒是要看看有多难。”

        “真的啊?”小胖子两眼瞬间发亮。

        “当然啊。”何向东从来没上过学,他的知识都是师父教的,作为他这个岁数的孩子再怎么成熟都不可能不对学校感兴趣的。

        不是有那么句话嘛,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没上过学的天天想进去,在上学的却天天想逃跑,也是无奈。

        “你真的要去啊?”田佳妮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何向东回答道“是啊,你要不要一起去。”

        小胖子也看向田佳妮。

        田佳妮摇头道“算了吧,我明天还要学艺,师父要给我配弦,我不去了。”

        何向东问道“那行吧,就我和大石头去吧,哎,大石头,我能进你们学校上课吗?你们老师会不会把我赶出来啊?”

        小胖子道“不会的,你可以去旁听几节课的,我们老师一般不管的,到时候跟教导主任说一声就好了,说你是我家亲戚就好了。”

        “哦,那就好。”何向东应承了一声,内心却隐隐有些激动起来。

        80年代的小学并不像后世那样封闭式教学,进出相对还是比较宽松的,而且那个时候教学环境都很淳朴,算是真正做到了有教无类。

        你一个小孩去人家学校听几节课一点问题都没有,老师也很乐意教你,教的肯定也是非常认真的,不像后世连门都不让进。

        那个年代的老师的工作态度是相当认真的,基本上所有老师都会经常家访和家长探讨孩子学习,一趟又一趟,不厌其烦。

        甚至还有老师每天会在学生的作业上写上评语,让学生拿回去给家长签字并写上反馈意见,再拿回来,这都是额外付出,不求回报的,这年代的老师都是园丁,不像后世某些老师换个座位都要你塞红包。

        “明天都是什么课啊?”何向东又问了一句。

        小胖子响了一会儿,道“明天是语文,数学,音乐,还有体育,四门课。”

        “好嘞,瞧好吧您呐。”何向东很是兴奋地应了一声。

        两人又商量了一下上课的地点还有上课时间,到中午饭点,这几人也就各自回家了。

        午饭后,何向东又在学相声的正活儿,还是八扇屏,他还没有学熟,依然和师父在练习。方文岐也告诉何向东了,说是过几天他们老哥几个有个小聚,还有一个远来的贵客,会带何向东一起过去见见世面,也会在场上表演节目,让他好好准备。

        何向东也应承下来了,然后继续练功,这一练就到了晚上。拖着满身疲惫的身躯倒在了床上,眯上了眼,开始憧憬起了明天的第一次校园之旅。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8/28372/127386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