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相声大师 > 第二十九章 说一说我师父的事儿

第二十九章 说一说我师父的事儿

        京韵大鼓大鼓表演结束,轮到说相声的上场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方文岐招呼何向东,道“该咱爷俩了。”

        “好嘞。”何向东应了一声。

        两人这就开始换衣服,说相声的倒是也简单,换上大褂,找一块红布盖在桌子上,就可以说了。

        其实有没有大褂,有没有桌子都是这么说,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不过方文岐对这些却是非常看重,说相声必穿大褂。

        爷俩往前一站,就算是上台了,鞠躬致敬。

        掌声响起,尤其是田佳妮拍的最热烈,拍的手掌都红了。

        何向东道“刚才是我师叔和我的童养媳给大伙儿唱了一段京韵大鼓。”

        张玉树也笑,看了眼满脸羞红的田佳妮,柏强脸有点黑,这一老一少都没个正形,净瞎说。

        方文岐老脸上也露出笑容,道“你可别埋汰人家妮儿了。”

        何向东却不干了“师父,您四岁认我做师父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方文岐惊道“我呀?我四岁,你爷爷都不定生出来。”

        何向东也笑笑,没在这个问题多做纠缠,继续道“今天在坐都没外人,一个是我柏叔,一个我童养媳,还有一个是我张大妈。”

        张玉树苦笑。

        田佳妮却是笑个不停,她前面在场上就差点真的叫大妈了。

        方文岐这老货却笑了,道“知道你张大妈为什么笑得这么甜吗,因为我有糖尿病……”

        “噗……”张玉树和柏强顿时笑喷出来。

        何向东迷惑地看了师父一眼,又看了眼同样迷惑的田佳妮,他没懂什么意思。

        方文岐自然也看出来了,赶紧道“孩子,别瞎琢磨了,你想瞎了心都想不出来的,你还小,等你长大就明白了。”

        何向东一副不明觉厉的样子,也只能继续说道“我柏叔刚才的三弦弹得挺好的,说是人家当年在保加利亚弹过弦子。”

        方文岐道“去表演。”

        何向东接了一句“去要饭。”

        台下笑,衣冠楚楚,十分讲究的柏强竟然还要过饭,这孩子……

        方文岐惊问道“嚯,这事儿你是怎么知道。”

        何向东却道“这不是在抗美援朝的时候,人家柏叔在保加利亚怕被炸死,又逃到埃塞俄比亚去要饭,后来这还是我一个在南极挖煤的朋友告诉我的事儿嘛。”

        方文岐又问道“嚯,你这地理课是你们大队书记教的吧,这都挨着吗。再说南极还能挖煤啊?”

        何向东却理所当然道“这可不嘛,要不然北极的北极熊不得冻死啊?”

        方文岐竖起大拇指“好学问。”

        台下几人也笑,包袱都响了,没问题。

        何向东得意地笑道“那可不,名师出高徒,都是师父您教得好。”

        方文岐急忙摆手,赶紧解释“可别胡说,我是你师父,你可不能这样糟践我啊。”

        何向东笑笑,道“其实我和我师父这些年出去卖去,也挣了不少钱。”

        方文岐急了,赶紧打断他“你等会。”

        何向东也赶紧解释“我是说卖……”

        方文岐又道“什么叫这些年啊。”

        何向东都愣了。

        台下都乐了,田佳妮脸红红的,很好看。

        何向东也是真服了他师父了,这老油条功力真是强大,他也继续说道“要说我师父那人品艺德真是没话说,卖艺挣钱了,有钱了,他不像那些大老板去包个小蜜二奶,从来没有。”

        方文岐道“那是,咱不是那样的人。”

        何向东一脸嫌弃道“人家看不上他。”

        方文岐叫道“啊?”

        何向东道“师父,你再知道我这些年我看你我都,我都……呃……”

        方文岐瞪起眼珠子道“你都怎么着?”

        “嘿嘿。”何向东讨饶地笑笑,解释道“我师父虽然长得次点儿,但是人家品行好啊,像别人有钱了都是跟朋友胡吃海喝花天酒地吃喝嫖赌,我师父就从不这样。”

        方文岐脸色缓和了很多,道“那是的啊,不能够。”

        何向东摆手道“我师父根本就没朋友。”

        方文岐抓起桌子上的扇子作势要打何向东,何向东向旁边一闪,笑个不停。

        台下听相声那几位也笑的停不下来,还有几个连连起哄。柏强也在底下起哄,搭茬道“东子你这话没错,你师父这辈子就没朋友。”

        何向东却一指张玉树,争辩道“这不有我张大妈嘛。”

        张玉树英俊的老脸又是一黑,他算是倒霉在这上面了。

        田佳妮小脸红红地看着在台上挥洒自如的何向东,她在想她什么时候才能像东子这样自信这样诺诺大方啊,唉……

        方文岐也说道“我跟你张大妈感情是没话说的,瞧人家笑得多甜。”

        柏强再一次笑喷,张玉树脸都快黑成锅底了,现场只有两个小孩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作为一个专业的艺人,何向东自然不会在舞台上露怯,不明白就不明白吧,他说道“嗨,其实上面说的都是实话。”

        “还实话啊?”方文岐道。

        “嗯嗯嗯嗯。”何向东连连点头。

        “嘿,你这小子。”方文岐微怒道。

        何向东笑笑道“其实我也有一阵没说我师父的事了,今天我也给大伙儿在说上一回。”

        底下柏强在喊“快说一个。”

        何向东拱拱手表示感谢。

        方文岐道“你这是在作死啊。”

        “嘿嘿。”何向东一指柏强道“观众都要求说了,人家是咱衣食父母,不能不说啊。”

        “哼。”方文岐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道“倒是要看你能说出什么来?”

        何向东道“其实我师父是个特别有文化的人,人家特爱看书。”

        “呵呵。”方文岐似笑非笑地哼唧了两声。

        “好话,绝对是好话。”何向东赶紧宽慰师父那颗敏感的中老年之心。

        “说呗。”方文岐道。

        何向东道“我师父爱看名著,四大名著,红楼、水浒、三国、西游,是不是好话?”

        方文岐老脸上露出傲娇的样子,斩钉截铁道“什么好话?这就是事实。”

        何向东倒是吓一跳。

        何向东眼珠子骨碌一转,便道“您还爱看兵法,有这事吧?”

        方文岐不疑有他道“有啊,兵法最爱看了。”

        何向东道“在家里我经常看见我师父拿着一本老式的线装兵法书在看,我走过去一瞧,都看不懂。”

        方文岐接茬道“那是,兵法书都深奥。”

        何向东继续道“是啊,我就打算问啊,我刚喊了一声师父,谁知道我师父就不让我喊了。”

        “为什么呢?”方文岐问道。

        何向东解释道“我师父说了,他看了兵法,我就不能叫他师父了。”

        “那该叫什么啊?”方文岐也纳闷。

        何向东一拍胸脯道“请叫我孙子。”

        “去。”方文岐喝道。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8/28372/127386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