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三十章 票友啊,混蛋!

第四百三十章 票友啊,混蛋!

        滑稽大鼓是清末的一位京韵大鼓名家张允芳先生所创立的,其实他的京韵大鼓唱的极好,但却比不上刘宝全白云鹏这几位宗师,所以这位爷就另辟蹊径,独创了一个新的流派,唱腔虽然还是京韵的唱腔,但曲目还有表演方式却变了。

        滑稽大鼓的表演出语滑稽,动作发噱,神情甚是可笑,使人见而捧腹。每次演出的时候,观众都是先欣赏表演,再琢磨唱词,演出每每都能惹来哄堂大笑的效果,所以被称之为滑稽大鼓。

        滑稽大鼓是京韵大鼓里面很小很小的一个分支,张允芳也只有四个传人,老倭瓜,大茄子,架冬瓜,山药蛋,你看这几个倒霉名字。

        这门艺术本来就是很小一个分支,而且随着时间的发展,观众就渐渐不喜欢了,滑稽大鼓也没有办法继续往下传了,所以这门艺术马上就要失传了。

        张文海就是架冬瓜的传人,他会滑稽大鼓,何向东的滑稽大鼓就是跟他的。

        今天唱的这一段就是老倭瓜的《醒世金铎》,何向东继续打着板,滑稽大鼓打板不是太正经,有些时候要有板的时候成心没板有时候用坠板,比较好玩。

        当年京津一带的观众特别喜欢听京韵大鼓,观众听多了也成了票友了,也就能分得出好赖对错了,所以滑稽大鼓这种处理方式会被当时的观众觉得有意思。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哪里还有观众听大鼓啊,你演员就算在台上胡乱唱忘情水,底下也分不出来对错啊。

        其实在旧社会在京津一带唱京韵大鼓的艺人地位是比较高的,那年间的表演场所叫杂耍园子,为什么叫杂耍园子呢,因为曲艺是建国后的叫法,以前叫十样杂耍。

        逗唱吹拉弹打变练,十种,这是按照表演的形式来分的,所以那年间的演出场所叫杂耍园子。

        园子里面的杂耍很多,相声啊,口技啊,变戏法的啊,唱大鼓的啊,而按照老规矩来,最后攒底的演员一定是唱京韵大鼓的,不能是别的艺人。

        这种规矩就让其他行当艺人觉得很不舒服了,相声行里面也有一位艺人觉得接受不了,这人的名字叫做侯宝林。

        那时候的侯宝林可不是后世的相声大师,相声行当的当家人,他在那时候还只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相声艺人罢了。

        但是他还是觉得这种老规矩不合理,按照这种规矩也就是自己就算艺术水平再高,观众再支持,也就顶多能排到倒二,这不公平啊,再攒底的比倒二的份子钱多一倍呢。

        在旧社会艺人的地位很低,尤其侯宝林那时候的腕儿也不大,他也没办法也没能力和园子老板掰扯这些事情。

        经过他的不屑努力,他终于演到了倒二的位置了,但是攒底的依旧是雷打不动京韵大鼓的艺人。

        终于有一天那位艺人生病了,来不了了,园子里面临时缺人。然后园子老板就让倒二的侯宝林顶上去了,年轻的侯宝林意识到机会终于来了。

        那一晚的那一场演出,老侯爷和他的搭档两人是卖了死力气演出了,现场观众的气氛也极度火爆,底下观众给的赏钱也是一摞一摞的。

        老侯爷终于放心地笑了,这一晚他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把他放在最后攒底的位置是能帮园子挣更多的钱,按理老板为了钱也该把老侯爷他们放在最后攒底了。

        可惜啊,第二天老板继续让老侯爷做倒二,最后攒底的还是那位京韵大鼓的艺人,老侯爷郁闷地快吐血了。

        唉,这位老板也是性情中人啊。

        现在时过境迁,相声的发展早在很多年前就超过京韵大鼓了,现在传统曲艺集体都没落了,大鼓更是沦落到没人听的地步了,唉……

        何向东打着板继续唱着,脸上的表情很丰富,他本就是相声艺人出身,对幽默是理解到骨子里面的,现在唱滑稽大鼓更是把里面滑稽幽默的地方发挥到了极致。

        “我这哀了又哀呀,前清皇族性情弱,怕只怕那阳奉阴违信口开河,喜怒忧思悲恐惊了把那欲图就全都搁了,我这没事就把大鼓,鞠躬时又把帽脱。”

        面前几位评委脸上都带着笑意,都觉得听得挺有意思的,眼前这人唱的很有味道,嗓功是一绝。现在虽然没有滑稽大鼓的演出了,但是眼前这几位都是大鼓界的大腕儿,见识很广,像柏强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他就曾经在现场多次见过滑稽大鼓艺人的演出。

        现在听了何向东的演唱,他们敢这就是滑稽大鼓,而且是相当出色的滑稽大鼓,完全不输那几位名家,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功底,简直是让人惊骇啊。他们先前还饶有趣味的,可是现在是越听心中却越是震惊。

        几位评委目光沉沉,心中早已掀起了巨浪。见到如此出色大鼓艺人,他们都不禁下意识地扪心自问,如果是自己上台,真的能唱的过这个年轻的艺人吗?

        稍微一思索,他们就不敢再往下想了,这玩意儿越想越吓人。

        最后一音落下,何向东唱罢,手执板对着几人恭敬地鞠了一躬。

        木纯生没有什么话,按照规定也不许他什么,他微微一顿,深深地看了何向东一眼,伸伸手道:“请离开比试场。”

        何向东也没什么,对着几人微笑点头,然后看了一眼黑着脸的柏强,他也闹不懂老爷子怎么这么生气,也不知道是谁惹了他,他也没敢多问,就直接出了门了。

        他走之后,木纯生才深深吐出了一口气,感慨道:“真是个奇才啊,年纪轻轻竟然就有如此功力,他绝对是年轻一辈的第一人,甚至不输我们这些老人啊,唉,真不知道是那位大师竟能调教出如此弟子。”

        旁边的人也子啊感慨:“是啊,我看此子将来一定能扛起我们大鼓界的大旗,成为新一代的大角儿,难得这人还这么爱大鼓,连观众不看了的滑稽大鼓都愿意习,我想他肯定也会别的流派的大鼓,这位年轻人了不得了。”

        “我大鼓界后继有人啊,哈哈,真是幸事一件。”

        “唉,我周某人虽然没有什么大本事,但是还是愿意提携一下优秀的后辈的,这人虽然不是我徒弟,但是我还是愿意去捧一捧他。”

        木纯生朗声笑着:“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老周一人专美于前呢,算上我一个,我看这年轻人绝对是我们大鼓界的未来之星,不定他还能振兴我们的大鼓呢,哈哈,哎,柏老师您可是出了名的爱提携后辈,想必您这一次肯定也会不遗余力的吧。诶?柏老师您不舒服吗?脸怎么这么黑啊。”

        柏强想死的心都有了,一头老血都涌到喉咙头了。

        大鼓界的未来之星,未来你妈啊,这王八蛋是相声,妈的,这他妈就是一个票友啊。混蛋!!!(未完待续。)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8/28372/146528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