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黑暗王者 > 第六十三章:不死的狩猎者

第六十三章:不死的狩猎者

        拜恩眉头一动,悄步靠近过去,缓缓推开这间布满植被的办公室,房门没有锁上,发出轻微地吱呀声响。拜恩侧头望去,只见自己的箭射落在房间里的一个木桌上,钉在上面。

        他微微皱眉,就在这时,徒然听见背后的另一间对立的办公室中,传出隐秘的细微动静。

        他眼中精光暴闪,蓦然回头搭箭射去,搭箭的速度在零点两秒间完成,箭矢瞬间破空飞出,从那间办公室的窗户中射入,里面顿时传来一声压抑着的低声痛哼。

        “小杂种!”拜恩微微冷笑,收起弓箭,反手拔出绑腿处的匕首,一步一步地走向这间办公室,一脚踹开半掩的房门,嘭地一声,房门顿时脱落倒下,光线混浊的房间里的事物尽数呈现在他的视线中,立刻看见其中一张办公桌旁,杜迪安趴在那里,弓箭似乎从他另一侧的肋骨处穿透,将他钉在了桌上。

        拜恩眼中露出嗜血之色,他对自己的弓箭极有自信,就算是坚硬的石头都能射穿,何况是拾荒者的薄弱软甲。

        “小杂种,挣扎吧,是不是很绝望?”拜恩舔了舔嘴唇,一步步地靠近。

        杜迪安满头大汗,惊恐地看着他,道:“别,别过来。”

        “叫,继续叫。”拜恩眼底闪着寒意,“破坏我好事的小子,没有一点价值的小畜生,我会把你剥皮,剔骨!”

        随着他的靠近,杜迪安脸上的惧意越来越浓,然而,就在拜恩靠近到四五米外的一张办公桌前时,杜迪安脸上的惊恐徒然一收,仿佛换了一张脸孔,露出狠辣坚毅的杀意,趴着的身体蓦然直起,一直藏在胸口下的手臂蓦然甩出一个黑影,是他的短剑!

        如此突然地袭击,让拜恩愣了一下,但他毕竟是狩猎者,在生死边缘的身经百战,让他本能地抬起手中匕首,叮地一声,将那笔直射来的短剑挡开。

        这时,拜恩才看清自己的弓箭并没有射中杜迪安,而是钉在了木桌上,先前杜迪安故意用腋下夹住箭矢,造成的错位效果让他误以为自己射中。

        “小畜生!!”拜恩彻底愤怒了,既是被杜迪安的袭击激怒,也是为自己落入一个拾荒者圈套而感到愤怒,他狰狞地道:“我会拧下你的脑袋,挤爆你的眼球,该死的小杂种!!”咆哮间身体飞速冲出,迅捷如豹,先前四五米的距离,眨眼间逼近。

        然而,杜迪安却没有慌张,在投掷出短剑时,便跟着搬起桌上的键盘,液晶屏幕,以及水杯,相框和枯萎的花盆等物,砸向拜恩。

        这些东西虽然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却能阻拦对方。

        拜恩知道他的用意,有过先前被算计的耻辱,哪还会让杜迪安如意,抬手将投向脸部的一物打翻,至于其他的水杯和花盆,他看都没看一眼,任由它们砸在身上,以他身上的软甲坚硬度,就算是被石头砸中都不会有什么损伤,在无视这些东西的同时,他迅速追到了杜迪安面前。

        就在这时,杜迪安徒然甩出一团布料

        这布料先前就在桌上,此刻跟着其他的东西一起投出,似乎是仓惶中胡乱抓到的东西。

        在投掷的刹那,杜迪安不禁回头望去。

        嘭地一声,拜恩却徒然出手,一脚将这个布团踢飞,他冷笑道:“小鬼头,你以为我还会吃两次亏么,其他东西上面都布满灰尘和青苔种子,你这布料上面却明显有被翻动的痕迹,里面是不是藏着什么东西?”

        杜迪安瞳孔微缩,自己还是低估了狩猎者的可怕,强悍的体质只是他们的手段之一,真正可怕的是那丰富的战斗经验,或许在狩猎怪物时,制造陷阱的诸多手法,早就被他们用尽了!

        “我低估你了。”杜迪安微微喘息,冷冷盯着他道。

        拜恩冷笑一声,“狩猎者不是你这种靠点鬼主意就能杀死的,既然让另外三只小畜生逃掉了,你就代替他们承受我的愤怒吧!”

        杜迪安同样冷笑一声,道:“你也低估我了,蠢货!”说完,猛地蹲下身子。

        拜恩一怔,徒然,他余光瞥见自己旁边一个桌子下面的金属机器中,似乎隐隐有火光透出,下一刻,这火光瞬间膨胀,吞噬了他!

        轰!!!

        一声巨响,仿佛整个房间都在摇晃,天花板上的孔灯都被震得脱落下来。

        杜迪安虽然躲的及时,而且是靠在一张办公桌后面,但爆炸的瞬间,他还是感觉全身都像飞起来一般,然后狠狠撞在一个凹凸硬物上,这硬物很快破碎,他深深砸在地上,剧痛瞬间从手臂和肋骨,侧腹等处传遍全身,他紧紧咬着牙,感觉耳朵中嗡嗡作响,头脑阵阵眩晕。

        他努力地睁开眼睛,视线中混浊的光线映射下的办公室,却出现层层重影,而且不断旋转摇晃,他紧紧咬住牙,抬起手,拍打着自己的脸。

        连续抽打两三下,才感觉视线渐渐恢复,连忙挣扎着坐起,抬头望向先前爆炸的地方,那里,正是他先前趴着的位置!

        先前制造的动静,并非只是单纯引这位狩猎者进来,而是将点燃的炸药藏到那办公桌下面的主机中。用火镰点燃的布料焚烧着黑火药管外面的糙纸,糙纸的浆只是简单过滤,木屑杂物极多,燃烧起来的速度极慢,而布料上累积的灰尘太厚,尽管被短剑划成条状,也燃烧的极慢,他故意趴在那里,除了伪装中箭外,真正的目的,是遮住下面的火药!

        毕竟,这一管黑火药的分量极多,虽然杀伤力大,但想炸到狩猎者这样警惕心极强的存在,却非常困难,所以才不得不冒险。

        若是布料燃烧的超出他预料的快,他将第一个被炸死。

        若是燃烧途中熄灭,他将被对方杀死!

        这是一个绝境中的死局,他只能拼,只能赌!

        杜迪安感觉自己累坏了,靠在墙上大口地喘息起来,同时抓起被对方踢飞到墙边的布团包袱,解开结,里面是被布料卷着的十几颗深蓝圆球,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然而下一刻,全身顿时僵住。

        只见前方爆炸地方,那位狩猎者的身体挣扎着,缓缓地站了起来,全身血流如注,靠近炸弹那侧的右臂被炸断,但依然顽强地站了起来,手里紧紧攥着匕首,满脸疯狂狰狞地看着他。

        竟然……没炸死?!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9/29655/132710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