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立地蛮太岁 > 第001章 告别过去,迎接未来

第001章 告别过去,迎接未来

        “牛哥,早上好!”

        “牛哥,早啊!”

        ……

        在一片后辈们的热情招呼声中,一个浓眉大眼的壮汉微笑着回应着。

        脸上是挂着笑,心里格外的沉重,因为他即将告别他奋斗多年的运动项目,在这个春节还没过去几天的日子里。

        汗水、泪水甚至还有血,多年的付出却不得不无奈告别,但这就是竞技体育的残酷。

        一个身穿教练服的秃发老头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内,他重重的抽了几口烟,然后将烟灰弹进玻璃做的烟灰缸。但他自己都没发觉,大多数的烟都弹到了缸外面。

        他等待着自己的爱徒的到来,却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好。

        “师傅,我来了!”年轻壮汉没有敲门就直接进了教练的办公室。

        但教练也没有任何不满的意思,只是示意他先坐下再说。

        老头终于将手里的烟抽完了,然后狠狠得将烟蒂压在了烟灰缸里。然后从身前的抽屉里掏出了一份文件,拍在了徒弟的面前。

        “哎!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前一周我就把所有的可能都和你说清楚了,你自己看看,给我最后的选择吧!有什么要求尽量提,队里尽量满足你!”

        老头无奈的话语没有让壮汉意外,他认真看起了手中的文件。

        不过,没多久他就撇嘴笑道:“直接就把我划到非奥项目中去了,要玩龙舟,我回乡里去就行了,也用不着去省队这么专业的地方。”

        老头摸了摸光的发亮的头皮,用商量的语气对爱徒劝慰道:“二牛,可这好歹是个容身之所,你做了这么多年的体操运动员,也没多少的文化水平,难道真要回乡里伺候庄稼?”

        名为二牛的壮汉笑着说道:“师傅,伺候庄稼也没想象的这么惨。再说,我爸现在开了间小超市,日子过得还是可以的。”

        老头摇头说道:“就你爸那间不足200平米的小超市真能留住你的心,你小子是个什么人我不了解吗?说吧,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想出国去投奔我哥!反正我是不会去划龙舟的,整天就划呀划呀划的,有什么意思?”二牛一边比划着动作,一边夸张的做着喊号子的表情包。

        一脸冷峻的老头瞬间被这小子给逗笑了。这个世界总有人会用这样常人看来很二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大多数人都不希望自己是这样,但却很渴望自己身边有这样的朋友。

        “大牛这小伙子,我是知道的,乡里面第一个本科生,读的还是水木,后来又去了米国。话说你小子怎么就没有你哥半点的聪明,整天不着四六的。”

        说完,还轻轻拍了拍二牛的脑袋。

        二牛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道:“这要问我爸妈啊!我小妹也是个尖子,凭什么一家人就我一个又蠢又笨的?”

        老头笑道:“你哪里是又蠢又笨,分明是又懒又馋,不然怎么能长这么大的个子?其实,有时候想想,如果你真能踏上国际赛场,估计那帮评委的24K钛合金狗眼也肯定要亮瞎了!”

        二牛连忙比了个大拇指道:“哟,师傅,不容易啊,你连‘亮瞎狗眼’这个梗都知道。”

        老头摆手说道:“去去去,你以为就你们年轻人会上网啊?对了,差点被你小子耽误了正事。喏,这里是你的离队证明,你以后可就不是省队的人,再问你最后一次,真的不愿意服从分配?”

        看着老头真挚的眼神,二牛咬咬牙说道:“我还是想自己去闯闯看,我好歹也是拿过国青赛第三名的国家一级运动员,再不济将来到了别的城市,也能做个教体操的体育老师吧?”

        老头宠溺的揉了揉弟子的头发,撇嘴说道:“就你这身板,看着不像(体操运动员)啊!”

        说完,师徒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笑着笑着两人又抱在一起,轻声哭起来了。

        ……

        那年的老吴头上还有着稀稀落落的头发。

        那年的阮二牛又矮又皮,灵活的像只猴子一样在树林里窜来窜去。

        是老吴把这个皮猴子拉进了体操队。

        当时,阮二牛家也确实不宽裕,至少全家的希望和财富都寄托来了读书出色的老大身上。至于这个不爱学习的老二,自然是学个一技傍身的好。

        一个瘦弱的少年渐渐强壮起来,让人崩溃的训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参加一次次比赛,获得一个个荣誉。

        苦痛、欢乐、泪水、掌声。

        在最应该辉煌的时候没有迎来绽放,真得可以用一句青春无悔一带而过吗?

        情同父子的师徒恐怕谁都说不明白。

        但是生活还要继续,也只能用一个拥抱作为结局了。

        ……

        带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出了体管中心的宿舍,在和自己的体操队的朋友一一惜别之后,二牛同学踏上了返回家乡的路程。

        不过,家乡也不是阮二牛的终点。

        在父亲的小超市做了两天临时的收银员之后,他终于踏上了前往米国的征程。

        “去了那边不要给你哥添麻烦,好好做人,听你哥的话!”阮爸在儿子远行前叮嘱道。

        “爸,就没别的话要我带给我哥了?譬如,早点给我找个嫂子,尽快给阮家传宗接代什么的?”二牛笑着说道。

        阮爸虽然是个农民,却有着不同于老一辈的开明,苦笑着说道:“你们一个个都远走他乡,过年都经常回不来,我就算说了又有什么用?儿孙自有儿孙福啊,老头子我想管也管不啦啊!”

        托着行李提前2小时赶到机场的阮二牛坐在都北国际机场的大厅里,一边啃着刚买的汉堡,一边用大哥给自己买的新款IPOD的耳机听着音乐。

        要说他一点都不紧张那肯定是假话,他毕竟是个16岁的少年。虽然太平洋的另一头有着自己的亲人照应自己,但那毕竟是异国他乡的土地。

        忙忙碌碌的人们从他身边走过,由于他壮硕的体型,不时也有人投来或羡慕或嫉妒的眼光。

        此刻的阮二牛还不知道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

        他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的体操运动员生涯结束了,前路还很迷茫。

        他不知道的是,属于他的传奇正在上演。

        而在大洋彼岸的米国人民同样不会想到,一个来自天朝乡村的大男孩将会彻底颠覆他们的固有思维。

        旧的故事终将结束,新的传说已经开始!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9/29951/131808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